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二十八章 麦饭和炒米
    第二十八章麦饭和炒米

    徐清这一营的结构如下:三个队正,运粮队正简阳,就是那个自称没上过战场的老兵,统兵300人,五十辆车。前军队正胡九,也是上过很多次战场的老兵,统兵200,后军队正马金,统兵250人。前军探路,遇敌迂回包抄,后军押队,御敌和运粮队一起防守。另外还有游骑兵五组负责巡逻,算是斥候,徐清手下几个没打过仗的负责第二层巡逻,然后就是几个传令兵了。

    虽然是运粮队,但是也要一层层提高警惕,若是真像刘赞所说有人劫粮队呢?生命诚可贵,小命价更高,若为保命故,钱权皆可抛。何况只是费点心思安排一下呢?

    从后营洛宁出发,渡过黄河到达安阳大营,十天的路程,运粮时间是十五天。所以一路上可以慢慢的走,不要紧,徐清也下令缓行,没有得到前面探路的斥候报道,之前,后军及运粮车队都不得行动。当年诸葛亮一生唯谨慎,徐清也想学学他,虽然诸葛亮是为国操劳,举国器所以谨慎,而徐清只为保住一条小命。

    傍晚,太阳还有小半挂在山上, 徐清就把几个伙长队正叫到一起,商量怎么扎营,这些事情徐清不懂,所以问别人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作为一名后世来的大学生,讨论和征询建议是他下意识想到的办法。而那些伙长们却不是,他们见到徐清这样不耻下问,都觉得这就是他们的知遇之恩,一个个拿出十二分劲出来。

    他们原来都是被当做炮灰的老卒,从来没人问他们该怎样打仗,是啊,一个小卒子怎么会打仗!不然还要将军做什么?最大的智慧再人民,最强大的力量在人民,这两句话听起来不以为意,其实谁能说不是呢?

    扎好营寨,全营开始埋锅造饭。一条条的炊烟升起,蓝天白云,夕阳欲颓,看着还是挺舒心的。徐清所在一帐也开始造饭,徐清自己没带锅,也就和几个队正一起吃,不过四个“巨头”吃的也不怎样,一样的麦饭,最多是管饱,再者咸菜味道稍微好一点,这也算得上一点点福利了。

    不患寡而患不均,军中尤其是这样,试想历史上那些士兵吃草根,啃冷饭,而将领吃肉喝酒开席的部队有几个好下场。不过,今天三个队正的伙食改善了。

    “咕嘟……”简阳最先闻到一股炒米的清香,接着马金,胡九也闻到了,一大口口水吞得直响。马金转眼想到了什么,赶紧将帐布拉上,为的是不让别人闻到。徐清看几个人这般神情,不由得笑了,他闻着米香也只是有了一点胃口。

    出发到现在,徐清连吃了几天干的炒米,今天借了锅子,将炒米重新下锅,放了水,慢慢的煮开,做了一锅简单的米粥。徐清也不吝啬,连放了两斤。

    “徐大人啊,你这是什么米啊,怎的这么香?”胡九从锅里舀了一碗就吃,被烫了嘴,然后使劲吹粥

    “是咯是咯,平日里早上也煮小米粥,没有这么香……”马金也赶紧凑过来捞了一碗吃了道。

    “这不是小米,这是大米,还有黄豆子,还放了糖,还有盐?”简阳倒是吃的又慢又细,像个老人吃饭。

    “对的,简叔说的不错……”徐清肯定到。简阳顿时一脸骄傲看着其他两个人,仿佛在说,你们看,比你们厉害吧?

    “嘿嘿,简老头那你怎么不带这粮食来……”胡九反讽道。马金也跟着胡九说道:“对啊,有本事你说说怎么做出来的……”

    “我……”简阳又被压了一头。

    “这个啊,叫炒米,就是用大米加盐加饴糖,然后和黄豆一起炒熟,来不及埋锅,就可以直接吃,也可以用来煮粥,不用放盐直接下锅,熟的也快。”徐清忙出来解围。

    “你说说,这怎么想出来的?我以后再也不吃麦饭了……”胡九大咧咧说道,又捞了一碗。

    “对,到了安阳,我要把口粮全换了。”

    “是了,这东西比麦饭好多了,其他人的也要换了。”

    接着众人也不说话了,专心围攻一锅米粥,这锅粥加上水三四斤重,就这样没了,三个队正吃的走不动道,徐清在这种氛围之下也吃撑了肚子。

    晚饭吃完,月以高升,徐清安排好巡卫斥候,明哨暗哨,也就满是警惕的开始休息,不过满脑子是在使劲回忆这一战的胜负。

    在后世的徐清特别喜欢唐朝,因为唐诗美丽,因为唐朝的强大,所以他对唐朝的事情研究的比较多,特别是唐初。

    刘黑闼本是窦建德的部下,窦建德死后,刘黑闼于武德四年反唐,自号汉东王,很快占据河北大部郡县和河南部分地区,李神通,罗艺,李世绩一干名将先后都被打的大败。

    武德四年尾,李渊意识到了刘黑闼的威胁,命王牌中的王牌李世民出战,和齐王李元吉率兵讨伐刘黑闼,命李艺从幽州南下两面夹击,有一战而定河北的决心。

    五年正月,李世民率军到达获嘉,刘黑闼数战失利,遂弃相州,退守洺州。相州治于安阳,刘黑闼走后,李世民屯兵安阳,继而攻打洺州。

    洺州?“洺水?洺水之战!哈哈哈……”徐清笑了,洺水之战是可是著名的后发制人而取胜的战例,心道这次运气好,不仅小命有了保障,还真的能分一杯羹,嘿嘿……。想到这里,徐清不由得心稍稍安了一些,沉沉睡去。

    接连三天,一路顺风,再有一天就该见到黄河了。

    安阳大营秦王帐中:

    “这次负责押送粮草的人是谁?”秦王李世民面无表情问道。一旁侍立的人答道:“就是上次献硝石制冰法的人,刘赞念他一份情,提拔上来的,还是个中男,算不上谁的人。”

    “嗯,盯着他,三弟他们以往没使过绊子,不代表这次不会,对了,刘赞要去争取一下,千万别让他跟大哥好了……”

    “是……”

    “报!斥候传来报告,一股北来匪徒过了黄河,不知其目的……”

    “粮草!他们是刘黑闼派去劫粮的……”李世民黑着脸思索着对策,而一旁侍立的那位却道:“莫若让齐王领兵去救……”

    “妙计,妙计……辅机真是张子良在世啊。”李世民被一语点醒,劫粮的不一定是刘黑闼,也有可能是齐王李佑捣鬼。如果是刘黑闼的人,一切都简单,如果是齐王,那让齐王去救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计策。无论成败都是秦王得益,成则保粮道无忧,败则归罪于齐王,压他一头,而秦王只需要紧一紧裤腰带等下一批粮草就行。

    ------------------

    求打赏,求红包支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