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五十八章 黑河
    第五十八章 黑河

    自从隋末天下大乱之后,直到贞观二年,当时的华夏才真正统一起来。在贞观二年之前,或多或少,或大或小还有一些割据政权。隋乱之后,天下不仅出现了许许多多的草头王,各个大一点的诸侯还组建了许多的类似锦衣卫的特务机构。甚至还有的特务机构自成一股势力,明面的接单杀人。

    那些自成一个势力的,他们有的是原隋王朝无法控制了的情报机构,有的是新建的,有的是某些诸侯被消灭遗留下的,不一而足。这些势力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权进行管理和威慑,也没有一个什么信仰的,成为了社会上很大一个毒瘤。

    唐初,在稳定大部分地区之后,采取了许多招安和软化的政策,重新利用起来。对于顽固分子,则利用手中的特务进行抹杀,或者让他们自相残杀。几番计策下来,这些特务势力差不多被消灭的一干二净。除了少数,隐藏极深的,和那些 “化整为零”的。“黑河”,就是其中之一。

    话说徐清叫荀雪儿打完手.枪,额,就是火.枪哈,正打算回家的时候,听见不远处传来打斗喊杀声,还有刀剑互碰发出的“铿铿铿”的声音。徐清心里一阵慌乱,忙带着荀雪儿躲起来,又把火.枪都检查了一遍,装好弹,躲在暗处悄悄打量。

    徐清伸伸脑袋,趴在一个小坡上远远望去,之间远处有四五人在打斗。一个人被四个人追杀,哦,不对,是一个人追杀四个人!那追的一人双手持大剑,舞的虎虎生威,如猛虎下山驱赶群狼。而那被追的四个人却明显力有不支,手中的剑比那追的人要短尺余,仔细一看还有人受伤,也许就要被斩杀于此了。

    四个被追的边逃边打,不一会儿就到了徐清面前,徐清脸色一沉,拿了两把火枪给荀雪儿,自己手里拿两把,腰边还别着两把,准备随时对威胁到他和荀雪儿的人开火。只是被追的那四个人,体力跟不上了,一个人被大剑斩了一只手,倒在地上翻滚了两下,再也不动了。剩下的人见逃不掉了,分三个方向站开,准备决一死战。

    “蠢啊,都知道分开站了,怎么就不知道分开跑啊!”徐清在心里暗骂一声,听到那持大剑的男子说道:“跑啊,嘿嘿,不可一世的黑河,总算扫清了……”

    “宇文通!你这宇文家的狗!要打便打,要杀便杀,何必啰嗦……”三人中间一个为首的骂道。

    在小坡后面的徐清听得一清二楚,忍不住的惊讶,心想道:宇文家?怎么宇文家的人还有,叫宇文通?

    “打又打不过,跑也跑不赢,所谓的黑河还真哈哈哈哈……”持大剑男子

    “上!”为首的那男子不再废话,怒吼一句,三个人便集体扑向宇文通。不过这个战术刚才四个人都没起作用,现在三个人就更加不行了。稍微“铿铿”了几声,宇文通拿大剑逼退两人,然后一剑劈向那个为首的男子,直接从脖子旁边劈下来,劈开到胸腔的时候抽出来。鲜血撒了一地,剩下两个人朦了一下,就这一眨眼时间,两个人也被打倒在一旁,不知死活。

    “那后面的朋友,可以出来了吧。”

    “哪呢哪呢,我怎么没看见哪里还有人啊。额,莫非是看见我了?”徐清在坡后面碎碎念,然后被宇文通的觉察了惊到了。

    宇文通舔了一下大剑上的血,看得徐清胃里酸水直翻,不过跟让他不爽的是,宇文通走了过来:“既然请不出来,那就……”

    “宇文通,别来无恙啊~~”徐清装着深沉的声音说道。宇文通倒是被唬住了,脚步停下来了,微微思考这是哪一号人物的声音。

    “你在这待着,千万别看外面……”徐清低声对荀雪儿说道,他怕外面的残肢断臂吓到她。“嗯……”荀雪儿紧张的点点头,抱紧手中的两杆枪。

    “哼,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两个偷香的!”宇文通眼睛里冒出血光。

    “宇文通!你知道我是谁吗?”徐清站出来暴怒道,他在偷看时没有发现宇文通有远程武器,也就放心站出来了,反正手里有枪不是?

    “额,管你是谁?”宇文通不屑道,一个偷香的杀了就是,那女人嘛,那就要看姿色来决定要不要晚个把小时杀了。

    “我是开国县男,爵爷一个,你敢惹我?”徐清知道对方是穷凶极恶之徒,自己搬出爵位来并没抱什么期望对方会怕。只是这样一来,可以让宇文通更加接近自己,好开枪射击,而且也可以把自己表现的像靠爵位混饭吃的,让他降低戒备。

    宇文通听了此话果然中计,连上手握着的大剑也放下了一只手,不紧不慢的向徐清走来,大笑道:“哈哈哈,杨广活着的时候,老子还是侯爷呢!既然是李渊的功臣,那正好啊……”

    徐清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长长的袖子里面的手.枪已经紧紧地握住,只待开火了,徐清暗暗地数着他和宇文通的距离:“二十步,十五步,十步……”

    “砰!”到了十步以内,威力也大,火.枪精确到很高了,再近就不安全了,徐清果断地选择开火。火.枪打完浓烟滚滚,只见那宇文通的左肩被削去了一小半,这枪打歪了!

    “啊!我要杀……”宇文通又惊又怒,他不知道徐清用的什么武器,但是那种战斗的直觉突然告诉他到眼前这个男人有着无比的威胁。宇文通一只手举起大剑,就向徐清劈来,却又是一声枪响:

    “砰!”

    “……”

    “这次打中了吧?”徐清手里已经换下了一支腰间的枪,看着胸口一个大窟窿的宇文通,一后背的冷汗浸出来了。宇文通以一敌四的画面给了他巨大的震撼,上次战场上抢银甲盔有落下了阴影,徐清不敢轻易上前。

    十几息时间过去,他壮着胆子走到宇文通的面前,二话不说,“砰!”,朝着宇文通又开了一枪,把宇文通打得血肉四溅,然后把大剑踢开,把剩下的一把枪拿出来,才算把心放下。徐清定了定,捡了些柴火,打算把尸体给烧了,小心使得万年船,要是有人知道了徐清有这么一件大杀器,说不定就会动坏心思。

    过了一会儿,熊熊的大火燃烧起来,这一点点火是没办法做到毁尸灭迹的,但是掩盖火枪的威力应该还是可以的。尸体被烧的面目全非,而那被打倒的两个人却转醒过来,他们忍着全身十多处大大小小的伤口疼痛,挣扎着爬了起来,看着眼前的死的不能再死的宇文通,一脸的不敢置信。再看了一眼场中唯一站立的人,齐齐跪下道:

    “感谢壮士救命之恩,我俩愿做牛做马!”

    徐清微微一愣,他原本想一起杀人灭口的,不过心里却萌生了一个拥有自己暗势力的想法,说道:“我不收废人,三天后中午,在徐庄见面,在这之前,你们不能被人发现……”说完,拿了那把大剑,这大剑还是很不错的。回到小坡后面,和荀雪儿绕道离开了,留下还在熊熊燃烧的大火。

    ----------------

    凌晨三点左右停了电,热得睡不着,担心发不了文,吓个半死,幸好今天七点又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