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六十一章 勒索
    第六十一章勒索

    徐清拿了一个陶罐,走到那头领跟前,说:“让我看看……”旁边众人哗然的看着徐清,他们虽然说起来身家都靠商队头领的本事,但也只是说起来如此,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是破产了,折本了,也比摊上人命好些。看到徐清上前,一些人悄悄离开了,连看都不想看,这可是羊癫疯啊,谁能医得好?不都靠着病人自己给撑过去么,撑过去也落个半身残疾,再也带不动商队了,看有什么用,还不如回去好好算计下一步怎么走呢。

    那年轻男子抬头看着徐清说道:“你是谁?”由于声音嘶哑,说的声音不是很大。徐清瞥了年轻男子,想到这应该就是商队头领的亲人吧,长得面白无须,眉眼间多情如女子。但徐清也没多想,也没回答,救人要紧。徐清把陶罐罩住倒下的头领,好让呼出的二氧化碳回流。众人十分奇怪,但是徐清身边两位护卫牛高马大的守着,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休管他人瓦上霜嘛。

    那年轻男子问道:

    “你……你……你这是做什么?”

    “救人……”徐清回答道。有转眼想了一下:“我以前救过这种病……”

    “真的吗?”年轻男子面色略有喜色,看来是不涉江湖的人,不然不会这么容易相信徐清的话。

    “嗤!这是羊癫疯,神仙才能救活!”旁边的看客们终于忍不住讥笑了,这种人哪里都不缺,先喷后看。

    可惜,呼吸性碱中毒只要治疗得当,几乎跟腰酸腿疼一样,揉揉就好。一泡大号的功夫,商队头领手脚也不抽搐了,白沫也不吐了,众人看到了变化,开始眼睛放光起来。年轻男子下巴都快掉了,忙用嘶哑的声音喊爹。又有了一盏茶功夫,商队头领的眼睛恢复清明,除了无力之外,仿佛无事一般。

    “这……这是巫术?”先前的喷子开始惊呼:“妖精啊,莫非是遇到了妖精?!”

    “大胆!这是……”听到有人骂徐清妖精,王山大怒道。

    “王山,算了。”徐清摆摆手。

    “谢谢……谢谢……”头领有气无力的说道:“恩人,我稍会儿就去拜谢你,现在……”徐清也没想要什么,救人本是随心而动,连说不要,带着护卫就要离开。

    “站住,走什么走,你还不能走!”一个牙尖嘴的男子拦在徐清面前说道。

    “怎么?”徐清见对方语气不善,也是没什么好脸色。

    “大家都知道,羊癫疯没人治得好,可你用个陶罐就治好我叔父了,这不合理啊?”牙尖嘴说道。徐清看了一眼这个人,拉住想揍人的牛吃草,说道:“那你说怎么不合理啊?”

    “侄儿,不可如此!他是恩人!”商队头领被扶了起来,斥责到。

    “叔父啊,你怎么这么糊涂,这是陷害啊!”牙尖嘴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与你说,你这急病,分明就是这小子下的毒!不然他怎么治得好这羊癫疯似的病!这是毒药,他想借机勒索你呢!”

    众人一看,这“戏”还没完,还有一截儿!于是重新回来当看客,人数还比之前多了,听完牙尖嘴的话之后,立马配合的远离徐清一步,仿佛徐清真会下毒一般。牙尖嘴见众人倒向他那边,得意地指着徐清道:“你有什么狡辩的吗?”

    “这不是羊癫疯,自然治得好,如你所说,确实中毒没错……”徐清“老老实实”说道,没错啊,这不是羊癫疯,是呼吸性碱中毒啊。

    “哈哈,你看,他都承认了!”牙尖嘴顿时乐了,他原本只想泼点脏水给徐清,掩饰自己在叔父犯病的时候却不问不顾的行为,顺便浑水摸鱼罢了。没想到徐清居然傻到坐实了他的话,牙尖嘴开始膨胀了,开始骄傲了,开始想着摸完这一票,要吃带臊子的汤饼了!

    “你,你以后别再叫我叔父了,气死我了……”头领是几十年的老人精了,怎么看不透牙尖嘴的心思。

    “叔父,你这是中了毒,糊涂了,他都自己承认了!”牙尖嘴指责起叔父来。

    “可是……天下的毒物多得很啊,你莫非被蚊子咬了也要怪我喽?这根本不是我下的毒,而且我为什么要勒索你啊?”徐清装作不解地问,而且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呼吸性碱中毒。

    “不是勒索我,是勒索我叔父,他是有名的游商领头人,你自然是看中了他的钱财喽~”牙尖嘴大大方方说道。

    “他的钱很多么?”徐清撇撇嘴,古代的商人,特别是宋朝之前,能和爵爷比有钱的还真不多,除了极个别有着极高天赋经商的和手里有垄断资源的人。其余的经营得好的,也最多比百姓家里要好过一些,因为经商算是旱涝保收的那种。

    “……”牙尖嘴愣住了,他偷偷打量了一下徐清,难道这小子还是特别有钱的那种?不像啊,除了两个护卫凶神恶煞毕竟威猛,哪有什么钱的样子,有钱人也好歹穿金戴玉的吧?

    “你管我叔父有没有钱,你莫非,莫非是想狮子大开口?对!你就是想狮子大开口!”牙尖嘴仿佛找到了很好的解释,嚷嚷叫到。

    “王山……”徐清不想逗他了,唤了王山一声。王山听到,立马会意到了,如一只弩箭射出去,一直拳就打到了牙尖嘴脸上,牙尖嘴往后一仰,三颗牙齿就调出来了,还不知道有没有咽下去的。

    “哈哈哈,爽,就喜欢这样……”王山大笑道,他早就受不了这牙尖嘴了。

    “你你你,你怎么打人呢?!”旁边的人一看打起来了,还是一边倒要人命那种,才想起这戏看不下去了。

    “狗急跳墙,这是狗急跳墙……”在地上打滚的牙尖嘴*到。

    “对对对,把他们围起来,别让他们走了!”

    “绑起来!扭送官府!”

    “先打断腿!”

    这些人只敢围着徐清,但是看见王山牛吃草手中的剑,却不敢上前,他们毕竟两手空空啊。

    “送官府?送官府就好了,你们全得挨板子!”牛吃草铿锵说道。

    “这位,是朝廷正五品的游击将军,进京面圣的!你说他会设计勒索你!?”王山朝着怒气冲冲的众人说道。

    朝廷命官?正五品?将军?面圣!哗……一众人的耳边嗡嗡的叫,呆若木鸡。

    “五品又怎么了?比七品县太爷还要大?他能给你面子啊……”牙尖嘴捂着嘴巴说道。这次众看客可不能不管了,一人一脚把他的嘴堵住。

    “他污蔑朝廷命官,怎的打不得!”牛吃草趁机上去补了一脚,王山那么爽打了一拳,他也要出气。

    “打得,打得……官打民,天经地义的……”

    “那你们还围着做什么?”

    “哦哦哦,不围了不围了……”

    众人作鸟兽散了,徐清终于清静了,长吁一口气,看着还在这里的商队头领,他羞愧与敬畏充满了整个面庞,还有他儿子,那个年轻男子扶着,地上打滚*的牙尖嘴。

    “恩人,不,大人……”头领小心翼翼的说道。

    “以后少吃酒,这是肝不好,以后遇到这病犯了,那罐子捂着呼吸就行……”徐清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副来无影去无踪的高人风范。可这高人风范吓坏了那头领,忙跑过来要赔罪,又摔了好一跤,徐清听见,又回去扶,好生安慰了一下他,才放心离开。

    至于地上那位嘛,徐清选择了无视,当然这在外人如商队头领看来,这是大大的好人,好官了。平时得罪官员,还不弄得你半身不遂,甚至家破人亡啊。掉两颗牙齿的事,反正他以后说话不利索不见得是坏事儿。

    因果循环的东西徐清是不信的,那七级浮屠塔也是没必要的,救人只是随心而动,说的玄乎一点,为了坚定“道心”吧。

    旅途劳累,一夜无话。

    第二天,那年轻男子找到了徐清,羞答答的递了一个玉佩一个簪子,红霞满天的跑了。徐清拿着玉佩,还不错,蓝田玉哩,可以自己带着。簪子是手工的,也吊了一个小玉坠,给荀雪儿吧。只是,那他送个礼物,羞什么?莫非喜欢上小哥我啦?呃,不不不……难道是男扮女装?狗血,原以为电视剧里的都是傻帽呢,男扮女装看不出,现在倒好……

    徐清回想了一下,昨天天色太暗,没能瞧出不同来,只是今天看她跑路的姿势,倒有些和小月相像。嗯,对,小月羞起来就是这样跑的,嘿嘿,话说为什么小月会羞得跑起来啊……徐清陷入了深深地沉思:啊……小月那丫头,原来是害羞啊?以后说话不能太现代了……

    第二天,继续赶路,一天到蓝田,游玩一日,感受一下玉乡的气氛。只是蓝田直立人没得看了,现在还没发现呢。第五天,到了灞桥,这是一个关中冲要,也是一个风景名胜啊。灞桥在唐朝时设有驿站,凡送别亲人与好友东去,多在这里分手,有的还折柳相赠,因此,此桥也曾叫做“**桥”,流传着“年年伤别,灞桥风雪”的词句。于是徐清再次游玩一日,倒也没想抄灞桥风雪的诗,毕竟还没下雪不是?

    第七天,正式到了关中,走着走着,一座寺庙出现在众人面前,走近前看——“悟真寺”。

    -----------------

    这章字多,先更这一章,有时间再更第二章

    多多支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