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六十六章 送礼朱雀街
    第六十六章 送礼朱雀街(二合一)

    武德五年,唐朝的第一次科举开始举办,诞生了历史上第一个有名可考的状元孙伏伽。而创办科举的隋炀帝和他选拔的进士状元们只能被淹没在历史的浪潮里了,瑕不掩瑜,隋炀帝有很多尝试是值得肯定的。

    科举制,大运河,一系列举措从长远来看,都是有着不可估量的效果的。但是无论是大运河还是科举制,都或多或少冲击着一个传袭几百年的制度——九品中正制和其影响下的士族门阀制。士族们,才是反抗隋朝的中坚力量!他们想组织这一个冲击的扩大……

    但是,旧的制度,腐朽堕落的贵族,组织不了下层人民的崛起,组织不了寒门崛起!历史终究是不可避免地抛弃九品中正制,选择了科举制。

    在唐初的时候,科举制度还很粗糙,方法上基本承袭了隋制,连试卷的名字都不被封住。所以考试之前,有的考生想尽办法出名,因为这样就很容易被主考选中。徐清带着上官仪一起去朱雀拜访,也是正是出于这个考虑。朝中有人,聊胜于无吧。

    徐清带着一马车的烈酒,走向一众权贵的住处——朱雀街。昨天看了刘赞对烈酒的反应,说明这酒很是不错,至于贵重,嘿嘿,等他们知道这酒喝了就没了的话,就自然知道了。

    徐清看看坐在马车里的上官仪,叹口气,摇摇头,心道:今年就是武德五年啊,不就是今年有的科举么?这家伙年纪太小不说,第一年的科举,龙虎云集,这家伙的学识肯定也过不了关。

    “初六兄,怎么了?”上官仪也发现了徐清的不对了问到。

    “过不久就要有科举了,你怎么想?”徐清想了想说。

    “我想考进士,只是我还想游历几年呢,再说吧……”上官仪笑道,但是眉眼间却多有散漫颓废,像是不想上进,反而留恋烟尘柳巷。这可不行,徐清想到,以后还得靠着位呢!再说这也是我的小弟啊,不能让他堕落。于是徐清端起“我是第一才子,你屈居第二”的架子对上官仪说道:

    “再过几年好,进士重诗赋,游历增长见识是好的。但是熟读经典史籍,了解民间疾苦,知晓各行各业也是必须要的。其次,就要有能力将这些学识写成文章,就淘米做饭一般,要将这些“料”弄熟了。如果能写出有味有料的好文章出来,要作诗作诗,要写赋写赋,一鞭一条痕,一掴一掌血,不会差。”

    徐清将八股文的一些方法告诉上官仪,希望他收收心,实在的做些学问,戒浮戒躁。徐清对上官仪来说亦师亦友,所以说这些话也是合情合理的。而且为避免上官仪成为书呆子,他还加了不少其他方面的要求。

    八股文在近代以来,被批判的太多太多,以至于被“黑化”,仿佛八股文就是十恶不赦的残害国人的凶徒一般。其实八股文没什么不好,要格律有格律,要经典有经典,要时文有时文。只是那些统治者,特别是满清,把八股文当作了奴役百姓的工具,才让八股文的优势被风尘淹没,让一个个本该是社会精英的学子,变得愚不可及,朽木一般。

    上官仪在心里是特别崇拜徐清的,对于徐清的忠告,哪有不听的道理,老老实实的听了,答应的好好的。

    朱雀大街上,徐清在思考第一家去哪里,半晌之后,还是选择了程咬金。这货要是知道徐清不先拜访他,说不定就犯了愣,要拿徐清当三板斧耍了。此时的程咬金是宿国公,国公虽然挺多,但还是稍微问一下就知道地方了。

    帖子递上去,门子十分惊奇的看着徐清,说道:“这…这位…这位小爷,你不知道这是宿国公程咬金的府邸?”徐清听了这话,还以为是门子看不起人,说道:“怎的,看不起我?我可是宿国公的老战友了。”但是那门子却摇摇头说道:

    “嘿嘿,您误会了,我那会看不起人呢,只是平时都没什么人来看国公爷,他们……”门子压低声音:“他们躲着国公还来不及呢!”

    徐清笑道:“没事,我和国公交情不浅,没事儿……”

    “你可别后悔,嘿嘿……”门子笑着去通报了。

    忽然,徐清感到一丝心悸,他出大钱买东西的时候都会有这种感觉,难道……徐清心道不好,一拍脑袋,对牛吃草说道:“牛吃草,你快把马车开到那个巷子里头,别让人看见了!”然后拿了两坛酒出来,别说,这样一来,那一丝心悸的感觉却消失了。

    “哈哈哈,今天是怎么了,俺程咬金家里来客了!”国公府内一阵雷鸣般的声音传来,正是程咬金在大笑:“哈哈哈哈,谁这么大胆子……哦,不,谁这么给面子啊?不会是讨债的吧!”

    “程老哥别来无恙啊?”徐清笑道,为了给自己挣面子,这称谓早在军营里就这么喊了。程咬金是我哥,这话说出去,多给力!

    “哈哈哈,原来是你徐小子啊!”程咬金十分高兴的抱住徐清的肩膀左看右看,不是看徐清瘦了胖了,却是看徐清身边的左右。他看到只有一个书生,而书生手里只提着两个普普通通的坛子的时候,脸色忽然一沉,松开徐清说道:

    “你来看俺就带着点东西啊,走走走……我程咬金好不容易有个客人,居然是你这么个穷酸货,老程俺不接待……”

    徐清知道程咬金不是说真话,一边自顾自地进门,一边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那么点家当,结婚买房一件件事下来,啥都没了。”

    “什么?!你这小子结婚啦!俺的喜酒呢……你居然,哼!看老子怎么整你!”程咬金晋级成炸毛的程咬金。徐清 知道糟了,忙从上官仪里手里拿来酒坛子说道:“都在这里呢!”

    “啧啧,就这么一坛酒啊,这不是拜门礼吗?”程咬金不屑地说道。

    “这一坛是喜酒,那一坛是拜门礼……”徐清委屈地说道。

    “你小子也太小气了吧,俺程咬金好歹也是国公,你就两坛酒打发了?你以为你这酒是仙酿……”

    “仙酿是比不上,但是这世上也就这么几坛,不多的……”徐清又说道:“刘赞将军你知道吧,一口就倒了……”程咬金听了这话,撇撇嘴说:

    “刘赞那家伙一口喝倒了?不该啊,他虽然逊色点,不至于一口倒。你小子要是敢糊弄俺,俺今天舞斧子就用你了……”

    程咬金嘴上说不信,眼睛里却是冒出了期待的神情,心里还想挠痒痒一般。

    接过徐清手里的一个坛子,揭开坛封,照旧,一阵浓郁的酒香立即传遍各个角落,钻进程咬金的鼻子,勾出酒虫子作祟。

    程咬金迫不及待的端起坛子,先是尝了一小口,眼光中透出一阵妙不可言的赞叹,惊喜看看徐清,然后又喝了一大口,才过瘾般的露出舒畅的表情。徐清没想到这些武将们喝酒都还这般“文雅”,不想电视剧里那般大碗干豪爽,倒得一身都是酒,喝的反倒是没多少。

    又喝了几口,程咬金貌似意识到了什么,忙抱起剩下的酒,猫一样走进内房,好一会儿才出来,嘟囔道:“幸好及时藏起来了,要是被俺那个畜生儿子知道了,就没俺几口了,到时候俺还得打他一顿。”徐清心道,程咬金不愧为猛将,喝这么多也没见倒下。不过一会儿他就后悔这个结论了,有的人醉了嗜睡,有的人醉了发疯,程咬金正好处于后者。程咬金,这一次醉的特厉害……

    “你现在可以说你来长安为什么先看刘赞后看俺了吧?”程咬金拿着双板斧看着爬到屋顶上的徐清说道。徐清双腿打颤,坐在屋顶上,他被程咬金拿着双板斧追了快半个时辰了,程咬金那家伙没事,他却腿都要跑折了,好不容易尽力一搏,窜到了房顶上。

    徐清看着站在下面的程咬金,觉得此时的程咬金酒醒了大半了,于是说道:“刘赞对我有提携之恩啊,又离得近,时间少,所以就去看他了……”

    “哦,你早说嘛,累死俺了……咦?我怎么拿着斧子了,俺要砍谁来着?”程咬金把双板斧一扔,扑通坐在地上,仿佛忘记了追砍徐清的事儿。徐清只得苦笑不已,没办法,混世魔王嘛。

    “对了,你来长安干什么?”混世魔王坐在地上问房顶上的徐清。

    “皇上让我来见他……”

    “哦……啥?什么,皇上让你见他,你却到俺家来了!?你这混小子……”程咬金又捡起斧头,站了起来说道。见此,徐清解释说道:

    “不是,皇上让我伤好了去见他,没具体时间……”

    “那也不成啊,你既然来了长安,就该第一时间去面圣的……”程咬金看着徐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徐清倒不知道这个规矩,所以也就面露愧色了。等程咬金酒醒完了,斧子让下人拿走了,这才从房顶上爬下来。最后,程咬金拉着他指点了一下,苦口婆心的告诉徐清一些潜规则啥的,这倒是让徐清对程咬金大有改观。

    李靖以冷漠闭门谢客,程咬金以混账让门可罗雀,一个军神,一个魔王,都是智者啊。

    徐清又陆陆续续走完其他几个将领家里,他们和徐清的关系比较浅,不像程咬金和刘赞,只算是同僚罢了。两坛烈酒做礼物送出去,个个反应都一样,先是不信邪,说徐清寒酸,一尝之后就都觉得不可思议,索要无果之后就说徐清不仅寒酸,而且特别抠门,非常特别极度小气的那种抠门。

    倒是这一路酒送出去,当场醉倒三个。而且拜访的都是国公级别的,倒也回了不少礼,嘿嘿,五六百两就当回礼钱给了徐清。还有上官仪也和每个人都认识见礼了, 只不过除了长孙无忌其他都是武将,不一定有什么用,聊胜于无吧。

    至于李世民和李佑,听了程咬金的教导之后,徐清是不想去拜访了,只是让人代送礼物罢了。回到家里,刚要走进门,一个小孩拿着纸条儿递到了徐清手里,随着纸条而来的还有一块古朴却带着无上高贵气质的令牌。

    徐清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到:

    “宣徐清明日进宫共晚膳”

    此外别无他物,而那个送信的小孩,也是个小糊涂虫,只知道送这封信能有一个黄澄澄的开元大响子儿,所以也问不出什么来,徐清大发人生感悟道:这什么破玩意儿!

    ----------------

    二合一章发出,求打赏哈哈。

    明天是我生日啦,有没有生日礼物啊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