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七十三章 洛南县伯
    第七十三章洛南县伯

    西苑一处园子里,徐清长吐一口浊气,转向在场的李渊启禀到:“皇上,好了……”

    “好了?”李渊看着躺在地上的一名死刑犯,这可怜家伙,为了验证徐清的治疗之术,他被李渊从大牢里捞出来,特意来上一刀,被砍得血哗哗流。

    徐清那车上正好有个备着的急救箱,有一小筒酒精,还有一些经过徐清处理的器具,针啊,线啊,小刀啊,还有一些创伤药。徐清准备了三个这种急救箱,家里一个,荀雪儿马车上一个,徐清马车上一个。没想到徐清马车上的被用来做了实验。

    这个被用做实验的可怜家伙,遇到徐清算是幸运至极了,原本必死的,李渊告诉他只要他在徐清手底下活过来了那就免死,还赐田地,让他安享余生。

    徐清心里也打鼓,毕竟第一次做“手术”。但是人命关天啊,眼前这人被刀轻轻一划,血流不止,总不能看着他流血而死不是?硬着头皮上吧……

    说时迟那时快,三下五除二,先绑住近心处,减缓血流速度,然后用酒精消一下毒,在用针线密密地缝起来,再松开绑带,血没有再流出来。然后再一次消毒,敷上药,包扎起来,硬着头皮倒也做的不紧不慢,镇定自如。

    做完这些,才有了开头一幕,徐清长处一口气,说:“好了……”血是止住了,众武将松开死刑犯,也得亏他们压住,不然还真不好动刀子。死刑犯坐起来了,除了脸色苍白,几乎一半的身体动不了之外,没有濒临死亡的现象。他还自己用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确定没死之后,才痛苦流涕起来,这种死里逃生太痛苦了。

    “皇上,大出血是止住了,但这酒精还要天天涂抹,才能防止发炎,半个月之后,就能彻底脱离生命危险了……”

    “唉,罗士信要是……”李世绩低着头啜泣,从他的见识来看,这死刑犯十有**死不了的。想起罗士信在打刘黑闼的时候死去,心中郁气上行。

    “世绩啊,人死不能复生,要怪,你就怪这小子,怪他这么晚才捣鼓出这些东西……”李渊安慰了一下李世绩,他也明白这战场上刀剑无眼,知道自己兄弟死去的滋味。一瞬,李渊露出难得一见的露出幽怨之色,看向徐清说道:

    “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呃,臣为国……”

    “闭嘴,当着这些人的面,你也好意思那些虚的?”李渊指指在场那些五大三粗的武将,意思是在场的都是直爽人,无需绕弯子。李渊随后又说到:

    “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洛南县子,实打实的封;一个是洛南县伯,赏金百两,食邑不加。”

    徐清咬咬手指,觉得两个都想要,结果看到在场诸人都玩味的看着自己。呃,这难道要有什么讲究不成?徐清心里算计着得失,实封县子,能多一百亩地,一百户人家,可是那些东西都在洛南,一时收不上租的话,变不了现钱。至于多些产业给儿子,那就算了吧,那小子一出生就集富二代,帅二代,官二代,穿二代于一身,还不够吗?我都嫉妒他了……至于县伯嘛,能有赏金百两,那个是一大笔钱啊。徐清让黑河停止招募,其实也并非因为怕成分不好,最大的原因还是缺钱。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养着那么一把刀子,不喂饱可不行……

    还要买宅子,做点买卖,现在用钱的地方多,五百两金子正好可解燃眉之急,并且县伯的名号说出去也响亮,面子足。徐清最后扭捏说道:“臣,想要那个县伯……”

    听到这句话,众武将齐齐叹气到:“唉,傻小子……”

    实封的县子,传到下一代手上还能落个县男,虚封的县伯,到了下一代,最多继承个勋官,所以县子虽小,却是长远的打算,保五代之内不落于白丁。对于古代人来说,传宗接代,保证家族的繁荣是极为重要的事情,所以让他们选的话,肯定会更加倾向于后者。

    徐清不明所以,还是选择了县伯……

    “嘿嘿,好,那就封你为洛南县伯徐清,以后不叫徐初六了,还有黄金百两,另外你去长安找户部领个空宅子吧……”李渊又多加了徐清一所宅子,算是给傻徐清一点补偿,李渊让徐清选的时候是抱着一丝玩乐的心思的,他本来料定徐清回选第二个,却没想到……

    李渊和众武将也是好久没有这么齐的聚在一起了,有好生的聊了一会儿,可就在这时,晴空万里的天上,飞快的飘一片乌云,传来闷雷阵阵,少顷,风雨大作,雷鸣电闪,在西苑的诸人难以离开,徐清更是一拍大腿,喊到:“糟糕!我的伞还放在承天门哩!”

    不远处,另外一处亭子里,一个穿着道袍的人听见徐清这一声哀嚎,仔细一想,猛然一惊,右手将胡子扯了三根,左手茶杯被掀落地上,不可置信的说道:

    “此子莫非真有经天纬地的大才不可?”

    说话之人,便是先在一旁偷听好久的袁天罡。

    等待李渊身边的人都告退了,袁天罡向李渊提出了自己的猜想:“皇上,你记不记得徐清说,他的伞还放在承天门外?”

    “记得,怎么了?”

    “皇上,徐清此人不简单!上午的时候一直晴空万里,而徐清是黎明时分到宫里来的,他把伞带到车备用上不足为奇,但是他却把伞带到了承天门就好有一番比较了。徐清少说也有预测风雨的能力,贫道也是做不到的,这可是经天纬地的才能啊……”

    “袁道长不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吗?这有什么……”李渊笑笑说道,可袁天罡却激动的第一次打断了李渊的话:

    “不,皇上,贫道的有所不同。贫道能推测的事物,基本上不能和贫道的命运有联系,而且都是几十百年的大走向,具体如天气,反而不能预测……”

    袁天罡深得李渊信任,见袁天罡如此说话,转身看向远处,低沉地说道:“这么说来,徐小子越来越有趣了……”说完,李渊的眼睛里难以抑制的露出了消失好几年的雄霸之气,仿佛回到了从晋阳率兵出征的那一刹那,当然,也只有一瞬间就消失不见。

    -----------

    哈哈,想不到会加更一章吧

    感谢:17 K书友f 6 p r h 37 b、jg 697890431、d s g 1357三位的大力支持!

    小活动:从今天累计,每打赏满二十,七夕那天加更一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