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八十三章 平淡日子
    第八十三章平淡日子

    日子平淡的过了十几天,小卤肉店也开张了,店主就是原来那个小妇人,叫郑氏,一双儿女也在卤肉店生活得很好。

    酒厂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小富小贵的人家也开始热衷于抢购“酒仙酿”,徐清也适时地推出了瓶装酒,度数更高,口感也更好。日进斗金不说,一天的 流水账少说也有十几两,换算成后世的软妹币也有七八万一天。至于卤肉店, 徐清倒是没想着赚钱,不过随着酒店生意的火爆,卤菜生意也越来越好,供不应求。

    郑氏两只手忙不过来的时候,恰好徐庄来了一批人,派了一个女婢去帮忙。早在搬入新家,荀雪儿就写信到了洛南,要杨管家送些下人过来。徐清将送过来的下人安插进酒厂的各个生产线,算是一点点监督。

    太医署那边,徐清教完两种治疗之法之后,并没有得到李渊的承诺,把他“捞”出去,仿佛已经忘了这一茬事了。徐清缺了几次到,发现没人注意他,于是他干脆不去了,所幸吃空饷起来,倒也乐的清闲。

    转眼间,十月过,十一月,又是隆冬大雪。徐清收到了来自洛南的书信,那是一月一次的报告:

    “禀爵爷,洛南十月财务如下:又收租七百石,合一千二百石存库,集市收银、家具变卖、诸折色粮,得银五十八两四钱。支出……”

    一封书信,能有后世“一课一练”那么厚,看起来正是要人命,不过大雪封街的时候,关在家里数钱,也颇有一番风味,别说还有荀雪儿这等美人在陪么呢。

    另外一件值得徐清打呼可喜可贺的是,他在东墙边上开的那三分小菜地,已经出来了绿菜芽儿。每天送进去一盆火,融点雪水浇着,冬季长的比较慢,但是算着也就十几天吧,也能吃到了。徐清不想拿出去显摆送礼,这么好的东西就该关起门来自己好好享受,别人嘴里起泡,谁关心那个?再者说,从韬光养晦的角度来说,也不该时不时冒出新玩意去震惊一把世界。

    三小只和上官仪在一起,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就连荀夜羽也能看着大雪咏一句“寒风真的冷,大雪确实白”的烂句子。句子虽烂,可这欣赏大自然的情趣不俗,这起码值得肯定不是?

    说起诗文,“徐初六”可在长安被众文人封了第一才子,一时红灯区无不议论徐初六。绯闻臆想不断,甚至生出了不少连徐清都不知道的“徐初六”的故事,如徐初六与长安八大才女的故事云云。

    至于徐清写的那几首是,额,抄的那几首诗,早就成了文人们早起晚睡都要欣赏一番的美作。

    从春天的美景“南朝四百八十寺”,到夏天的凌云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再到秋天登高望远,佳节倍思亲,长安的文人每日都变着法子鉴赏这几句诗,其他人写的诗,无不黯然失色。连差一点的浪淘沙,玩笑之作“十个一”,都被传抄的四处都是。

    可这再好的诗,翻来变去也就那几句,难免有些枯燥。这大雪一下,美景天成,众文人喉咙开始犯痒,自己又咏不出好诗,只念叨这第一才子怎么了?还不咏雪啊?更是有一些深闺中徐清的小迷妹,开始担心徐初六是不是生病了。

    徐清不咏雪的结果那就是长安文人找到了上官仪,因为所有第一才子诗都是从他手里传出来的。无数人央求他把第一才子请出来办诗会。而央求上官仪的结果,就是上官仪找到了徐清。

    “初六兄,你就作一首咏雪的诗吧!你再不作诗,那群‘饥民’就要把我活剥啦!”

    “呃呃,昨天那首‘大雪一片一片片,落在地上剩一片’不行?”徐清吃着炒蚕豆,吧嗒吧嗒的响。上官仪知道徐清是敷衍了事,又问:

    “初六兄,十一月十一日会有一个品诗会,你去不去?”

    “噗……那天?”徐清听了差点将大蚕豆直接吞下去,这特么是过光棍节吗?。

    “你答应啦?!太好了,十一月十一日!曲江池芙蓉园!”上官仪听到徐清发问,耍起小心思,不等徐清说完话,自顾自走了出去。徐清摇摇头,心道我现在可不是老光棍了,嘿嘿。可上官那小子如此,这诗会现在是不能不去了,怎么有种直觉,又要闹事了呢?这才安生几天啊……

    什么诗会,徐清不放在眼里,平淡的日子才是他想要的。

    “少爷,宫里来人了……”王山急急忙忙跑进来。

    “宫里?”徐清剥了一颗蚕豆扔进口里。

    “对,说话和刘三一个调儿~”

    徐清心里打鼓,难道是没去上班被发现啦?忙赶出来一问,那太监告诉徐清,只是李渊宣他进宫,又看那太监的表情,应该不是坏事,稍微心定。收拾了一下,驾车赶往太极宫。现在徐清的房子离太极宫很近,驱车几十分钟,入朝觐见。

    “臣徐清拜见吾皇陛下。”徐清跪在大殿中间,话说在唐朝跪着比较容易,心理上比较容易接受,因为满座公卿,官大官小,就连皇帝也是跪着呢,只不过是跪坐,但两种差别不大。所以在唐朝,“跪”仅仅是礼节罢了,跟碰杯居下一般,表示的上下的尊敬,而不是“主奴”。

    李渊直起了一下身子,算是“点头”,随后说到:

    “徐卿,朕知你奇思妙想甚多,必是学富五车的,刚才朝议有个疑问,不知你可解答?”

    “臣尽力……”徐清砸砸嘴,我又不是度娘。

    “你说,这天下的东西,都是热胀冷缩,可这水遇冷结成冰,为何就变大了?”李渊十分疑惑的问徐清。

    “额,这个嘛……”徐清听了心里暗暗叫苦啊,这个还要说到氢键,水分子啥啥的,这怎么说得清楚啊!

    心思乱转,忽然灵机一动,李渊怎么会突然有了科学精神,不对啊,这个问话有深意。徐清又看看满座公卿,都是面色疑惑,难道他们没有说出李渊想要的答案?这更有深意了,于是徐清想到,这水的反常现象是特殊,独一无二的啊,难道是……徐清思考之后答到:

    “老子说,上善若水,能知自处,可知这水是了道的,自然和常物不同。万物皆愚,人类独智,得道也;兆人皆民,皇上独君,得天命也,也是这个道理。”

    李渊听了,果然高兴起来了,抚这个胡子点点头说:“徐卿果然大才,此论是了……如此大才,不得不用。着徐清升中大夫,进内殿议事……”

    “内殿!”满座公卿,倒吸一口冷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