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八十五章 长安诗会
    第八十五章 长安诗会

    双十一这天,天公作美,雪霁初晴,芙蓉园里,一众文人烹茶煮酒,高谈阔论。这一次的诗会实在鼎盛,上至官员,下到流浪诗人,再到春楼名人,连不少深闺中的女子,也带着丫鬟悄悄的进来参加。

    上官仪,沈三从,高月,蕲新,号称四才子,但这还不是最主要吸引人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第一才子徐初六终于要现身了!

    虽然徐初六的名声早已传遍,大家也知道徐初六是大官,可正因为如此,一般的百姓还真见不到活人,哪怕是富有名气的才子。

    芙蓉园,又被划分为外园内园,外园是众人游玩之地,内园则是众文人谈诗论文的地方,除了有名气的才子之外,非豪门大户不得入内。徐清就被拦在了门外……

    沈三从自诩为第三才子,主动请缨担任内园的牙门将,迎来送往,最容易结识那些名流贵人,比上官仪担任的主宴人还要实在。徐清和荀雪儿结伴而来,沈三从见了,立即干了过来,率先施了一礼问道:

    “阁下可是来参加诗会的?”

    徐清点点头,那沈三从又问道:

    “那你家父亲叔伯,都是什么官?”

    “额,无官……”徐清思考一下,如实回答,他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家里确实没官。那沈三从听了,重新打量了一下徐清二人,看着徐清穿着普通,却也不寒酸,看到荀雪儿之时还愣了一愣。于是沈三从思考了一下又问道:

    “令堂可有爵否?”

    徐清笑了笑道:“也无……”

    这时,沈三从的面色就有些不屑了,又问:“这个,那你有什么朋友是有名的才子?”徐清恍然一下,答道:“这个倒是有,上官仪是我朋友……”

    只不过沈三从听了这句话,眼睛里倒是闪过一丝嫉色,他淡淡的说道:

    “嗯,五才子之一,你有他写的邀请函吗?”

    “他没给我邀请函啊……”

    “这,这位兄台,您不能入内……”

    “我可是诗人,怎的就不能进这诗会……”

    “哦?还是诗人,敢问尊姓大名?”沈三从笑了,心中已经有了对徐清的鄙夷,长安的文人他几个不认识,又有几个不认识他?剩下的,那可......

    “我是徐初六……”

    “噗!”沈三从听了一下没忍住,长安不认识他的文人倒还真有一个厉害角色,那就是第一次才子徐初六了,只不过眼前这个嘛,哪有半点才子的样子,穿个皮袄,带个毡帽,说是财主倒是还有人相信,沈从三撇撇嘴说道:

    “这位兄台说笑了,你还真有不要脸……”

    嚯,这是什么话,徐清皱眉道:“我真是徐初六,不过我现在叫徐清…你不信算了……”有专贴向荀雪儿说:“上官仪怎么这么不靠谱,雪儿,我们走……”

    不料沈三从看见荀雪儿要走,不由得心里有些舍不得。荀雪儿年纪小,虽然被徐清开发过了,除了身材变得成熟之外,面容眉眼间却还是清纯如处子一般。沈从三挽留道:“这位小姐嘛,倒是可以进去。”

    徐清听了这话,看向荀雪儿问:

    “雪儿,你想不想去玩?”

    “嗯……可是徐大哥不去,我就不去……”荀雪儿乖巧的在徐清面前点头又摇头,又给徐清掖掖衣领。看得沈三从好一阵嫉恨,也不知那小子有什么好的,乡里小地主一般,竟然这个美人如此听话体贴,真是好白菜让那个猪拱了

    沈三从心道:不如就让那男的进去,也好在美人面前让他脸面丢尽,才子佳人才是故事的结局,到时候眼前这个美人……

    荀雪儿想去玩,徐清哪里舍得阻止。于是道:“去叫上官仪来见我,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进去了……”

    “徐大哥,我马上就回来……”荀雪儿幸福的看着徐清,有这么个好夫君,她可是晚上都能乐醒。沈三从见不得徐清二人的恩爱劲儿,不耐烦的说道

    “好了好了,看在这位小姐的面子上,你也进去吧。”徐清微微惊讶一下,又听见沈三从说道:“到了里面我带你们去待着,不准乱走,里面不是才子名人就是官宦子弟,你一个也得罪不起。”

    徐清心里好笑,只是对这种人没必要计较,他可是爵爷,要有处变不惊的气质,嘴上也就没说什么,于是徐清荀雪儿二人被带到偏僻角落,此处也有几人在烹茶,只不过比起那些中央的人,无论是衣着还是什么,明显落了好几个档次。远远的看着在中央谈笑风生的上官仪,徐清撇撇嘴,轻哼了一句,让我差点吃闭门羹,你也别想让我主动现身。

    众人久等之下,不见“主唱”过来,等不及了,有人开始向上官仪提议先开始诗会,只不过也有人开始抱怨,抱怨徐初六恃才放旷,故意迟来。

    芙蓉园建在曲江池边,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虽然有了太阳,但是也不见积雪融化多少,几个枝丫,几处黑点。众人开始互相吹捧,吹捧完了就要开始拿本事出来作诗,以便下一次吹捧的时候定好座次。

    作诗的主题自然就离不开冬雪,上官仪微微一沉吟,有了灵感,端着茶碗,缓缓踱步,出口吟到: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

    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

    上官仪语落,四座寂然,品诗是要时间去回味的,少有一听到就觉得神妙的诗。少倾,有人开始叹到:“不愧是四才子之首啊,一出言,果然不俗。”

    “对对对,诗中志趣高雅,用词清新,此诗妙极……”蕲新回味无穷的说道。

    “此时在当今也只比徐初六的差了吧?”

    “嗯嗯,要是今日徐初六不来,这次的诗魁肯定又是游韶兄了。”高月赞叹的,自愧不如。徐清在角落里听了也是点点头,这诗不单求辞藻华丽,有点诗的样子了。

    “徐大哥,这就是品诗啊,我觉得……”荀雪儿脸一红,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我觉得还不如平常说话好听呢!

    “雪儿,还记得昨天晚上教你的那首诗吗,等下要是有人问你,你就背出那首。”

    “嗯嗯呢,徐大哥的诗我都记得……”荀雪儿点点头。

    就在徐清想继续听诗的时候,一个讨厌的声音响起:

    “你们都说起徐初六,真的怕是今天不回来了,假的我今天倒是碰到一个。”沈三从说完,看向徐清这边,惊讶的说道:“咦?你怎么进来了,我不是不让你进来吗,你这无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