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八十六章 我有了
    第八十六章我有了

    一个圆锥形的毡帽,脖子被一条围巾缠绕,身上穿着一件皮袄,皮袄垂到膝盖,膝盖那里到脚是一双毛靴子,毛靴子里面是一条从脚趾到到命根的锦裤。头不戴金,腰不佩玉,活脱脱一个乡下土财主,这就是徐清的打扮。

    沈三从没看向他时,众人也没人在意他,可沈三从将他给拎了出来,还说他自称徐初六,众人顿时一众哄笑。徐清看沈三从说自己是不请自来,还是偷摸混进来的,不由得对沈三从颇有厌恶,心头热血一涌,面色红润起来。可这在众人眼里,却是以为他被揭穿,害起臊来。

    “初六兄!你怎么在这!”上官仪的声音响起,众人听见,不可思议的看向他。只见上官仪走向那个“土财主”,远远就施了一礼道:“初六兄,是我怠慢了你啊……”

    “这这这……”沈三从脸面挂不住了,把第一才子拦在外面那可是出糗大了,他说道:“游韶兄,你莫不是说笑?”

    “初六兄,咦?嫂子也来了,快快快,到这边来……”上官仪无视沈三从的质问,迎着徐清二人到中间走去,荀雪儿一露面,倒是把鄙视徐清的眼神分担了好些过去。沈三从见此,脸色阴晴不定,语气有些重的说道:“上官仪,你不是根本没请到徐初六吧,弄这么个冒牌货,也太假了!”

    “三从啊,这就是徐初六,我和他一年的好友,怎会认错,倒是你以貌取人,让初六兄差点进不来!”

    “你……你说你是徐初六,可有证据!?”沈三从不和上官仪硬碰硬,转向徐清问道,他要捡软柿子捏。这个徐初六,真的也好,假的也罢,都要拜倒在我沈三从的辩才之下!

    “哈哈哈,好笑……”徐清听了大笑回到:“你说你是沈三从,可有证据?”沈三从楞了一下,冷笑道:

    “可笑,在场之人谁不认识我?你又要谁认识?”

    “我不认识你,上官认得我……”徐清指指自己,又指指上官仪。

    “诸位,我上官仪以名誉保证,这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徐初六!”上官仪此语一出,倒是许多人点点头,相信了他的 话,只不过心里还在嘀嘀咕咕。

    “游韶!”沈三从急了眼,可也无从反驳,毕竟上官仪是四才子之首,品性才华都是所有人肯定的,他以名誉为 保。

    “二位,听小弟一言……”蕲新走过来劝道:“初六兄是朝廷命官,大家都知道,想必没人敢冒充吧?”蕲新又对徐清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初六兄,在下等待初六兄好久了,却不知初六兄就在眼前,实在有罪……”

    众人听了蕲新的话,点点头,这话说的中肯,有理有据,又不失情份。沈三从也不敢多说什么,冷哼一句,瞥向天边。

    “言重了……”徐清回了一个礼,一边荀雪儿也跟着徐清纳万福礼。上官仪见到这般,向徐清介绍到:“这位是京华才子,蕲新……”

    “哎,不不不,在初六的面前,我哪里是才子……”蕲新谦和有加,在徐清心里又加了几分,蕲新又说道:“初六兄,我等渴望你的新诗已久,还请……”

    “对对对,就让他作一首诗,看他到底是不是冒充的!”沈三从转过头来说道。

    “蕲新可没这个意思,他只是求诗若渴!”高月前迈一步说道,比起沈三从,他还是更喜欢上官仪,上官仪说徐清是,那就肯定是。他也了解蕲新,知道蕲新的话里肯定没有试探徐初六真假的意思。

    果然蕲新面露尴尬之色,不好意思的看着徐清。徐清微笑说道:“我今日倒是还没想到好句子,内子倒是有了一首……”徐清把荀雪儿先推出来了,荀雪儿一直自卑不是千金小姐,高门大户出身,徐清就想在她身上加注才气,好让她以后在那些贵妇面前能自信一点,不受欺负。

    “哦?不想嫂子也有诗才,真是一对神仙眷侣,让人好羡慕啊……”高月蕲新齐齐称赞到,只不过听了徐清称荀雪儿为内子,沈三从眼里的嫉恨之色愈加浓了。

    荀雪儿看着徐清淡笑一下,若冬日里化出一丝春意,暖了人间。她道:“我哪里有什么诗才,都是徐大哥教我作的……”荀雪顿了顿,吟到:

    “此诗名叫《雪梅》”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在场之人闭上眼,仔细品味,一会儿,上官仪发出一声长吟:“嗯……”又说:“初六兄啊,你好是偏心,嫂子都被教得有了这等诗才,你却不肯教我一句……”

    “嗯,好诗,此诗中的志趣精神高雅至极,嫂子真是仙子一般的人儿啊……”蕲新高月夸到。

    “徐大哥……”荀雪儿听了夸奖,只是羞赧,躲在徐清背后偷偷伸伸舌头。

    “哼!那也不是徐初六做出来的……”沈三从讨厌的声音又再次响起:“自己没本事,居然让女人来顶,便是真的徐初六又怎么了?”

    “沈三从,你有本事作首好诗出来!”上官仪有些生气了。

    “我……”沈三从气急了,那有什么好诗,连早先想好的那首也忘得一干二净:“我做不出,他也做不出!”

    “哦,有了……”徐清看上去刚从思考之中走出来:“有了,有了一首……”在场之人暗暗地笑沈三从,又期待的看向徐清。

    徐清一指远处,只见两只狗,一黄一白在雪地里打滚,远处曲江池面白茫茫一片,只有几个小黑点,随后听见徐清缓缓念到:“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这首千年最著名打油诗,语言浅显的不行,众人也不要乍一听,觉得俗不可耐,可转眼一品味,不由得觉得趣味盎然,纷纷笑道:“妙极妙极……”

    “初六兄不愧是第一才子啊,此诗用几个俗词,竟然有了无数趣意……”

    “嗯嗯嗯,大开大合,初六兄倒是风格多变……”

    “化腐朽为神奇……”

    徐清笑笑,当文抄公的滋味不错,轻松简单回报多。而且徐清抄文,都是应了景的,没人能指摘出不是。徐清高兴了,沈三从自然就高兴不起来了,强说到:“有趣倒是有趣,只不过 化腐朽为神奇夸得太过了吧!此诗俗不可耐,难登大雅之堂,也不像徐初六的诗风……”

    “咦?我又有了!”徐清不听沈三从的话,自顾自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