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九十一章 民可,使由之
    第九十一章 民可,使由之

    徐清猛然坐起,不好意思起来,他连句子都没读通顺,哪里还能帮人解答疑惑?此时徐清手中的《论语》正好翻到了“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那一页,徐清灵机一动,说道:“杜大人说笑了,这读书要结合自身的生活去理解才有用,也能将读的书运用出来,我是没法解答杜大人的疑惑的……”

    “嘶,徐大人所言甚是啊,不过……”

    “不过嘛,小弟倒是从《论语》里面读出了一个小趣味,可以 与年兄分享一番……”徐清摊开《论语》给杜如晦看。

    “徐老弟既是有心得,快快与我说说看……”

    “你看这一句,该如何读?”徐清指着书上那一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哦?这是平常的一句啊,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如此读,不然如何?”杜如晦疑惑的问到。

    徐清见此,大笑一声:“错了错了……圣人重教化怎么会说‘不可使知之’呢?”

    “对啊,这么一说,却是不对……”杜如晦不愧是饱读诗书的士人:“难道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徐清摇摇头道:“此一句,能有六种断句之法!”

    “六种!?愿闻其详……”杜如晦显得很是惊讶,《论语》对于士族来说,最多是开蒙就已经学了的,他没想到居然能这么多弯弯道道。徐清缓缓将六种断句说了出来: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六种断句说完,徐清又将六种断句的意思也说了出来,然后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杜如晦问道:“论语上一句话,就能断出如此多不同的句子,杜大人,你是户部尚书,每日定是要看无数公文的,要是下面来的公文,也是这样一番,不知……”

    “徐老弟啊,别说了,我已然明白……”杜如晦听了徐清的话,后怕一阵,又道:“盛名之下无虚士啊,徐大人大才,随意拈出一点,也让朝廷百姓受益无穷!”

    “不敢不敢……”徐清连忙摆手。

    中午时候,徐清拿了一个铁壶,就着炭火煮点茶喝,只不过不是杜如晦和的那种。前些日子,徐庄的人送过来些干货,干红枣,酸枣糕什么的。

    炭盆里的水壶烧的咕噜咕噜响,徐清往里面丢了些干红枣,又抓了一把枸杞,好茶都要煮一会儿。

    泡好这红枣茶后,冷了一下,直接对着壶嘴喝,暖暖的,一丝丝清甜,红枣的香味顿时渗透进五脏六腑里。

    红枣茶可补脾胃,在这寒冬腊月喝一壶热腾腾地香茶,倒也是难得享受。没想到监考还这么轻松,不错不错……

    “徐老弟,我们出去巡视一圈吧,总得露露面不是?”杜如晦说着,戴着帽子邀徐清往外走。

    “也好……”

    考场上静悄悄,芸芸学子手不停笔,听来都是笔尖摩纸,乍听来如春蚕食桑,沙沙有声。徐清巡视考场,也不由得屏住了气,那些监考的官员见了主考,也只是远远行礼。再看考生们,一个个蹙眉运笔,殚精竭虑,将半生所学尽诉于纸上。

    孙伏伽巡视了半场,重新走到正前之时,一名学子递上了考卷,三篇策论已经写完,而此人徐清看了一眼,正是孙伏伽!孙伏伽拿了第一篇递给徐清,两个人就地将卷看起来,

    第一篇策论的题目是:“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此语于今何用……

    这其实算是一篇高考常见材料作文,材料的意思是子贡想不在使用扬来举行告朔,孔子说:阿赐,你爱这羊,所以可怜它,我却爱惜礼法,不能坏了礼法啊。然后请你认为这句话在“当代”的现实中有什么作用,字数不少于多少字云云。

    而孙伏伽的论题是:“圣人之心,惟知有礼而已” ,徐清看了,心道不错,这个题选得上乘。再然后,孙伏伽写到夫告朔之礼,大礼也,何暇为饩羊惜哉。徐倩一路看下来,洋洋洒洒五百字,气势恢宏,论理精辟,还有韵律,要是读出声音来,必是朗朗上口。特别是没有什么故意显露才华的生僻字,半文盲才子徐清,能够读得明白,徐清忍不住点点头。

    “徐老弟,这人的文章如何?”杜如晦看完了两片策论问。

    “嗯,还不错……”徐清不知道看文章评分,只觉得孙伏伽这篇文章写得明白,读起来爽快,于是说了个中等。这是杜如晦不愿意了,鄙视地看了一眼徐清道:

    “嗬,你是大才子,眼界也高,这文章只是不错。不过照我看来,真称得上是锦绣文章!”

    “哇哈哈……”徐清打哈哈掩饰了一下说:“杜大人看这人的文章能排第几?”

    “嘘……”杜如晦做了个手势,压低了声音道:“这文章恐怕是前十的,只是不知道,这个孙伏伽是哪家的人……”唐代考试不糊名,考官直接知道卷子的主人。

    “哦……”徐清听了不担心,不出意外的话,历史应该不会改变。再者说孙伏伽只要成了进士,那队自己就是大大的好,状不状元都是鸡肋了。

    一天时间,三篇策论完成,再过三天考第二场诗赋。不过第一天的考完之后,三天之内已经大概将卷阅过了,已经入选了五百名预选的人,将着几百人的名字做成榜发出去,没上榜的人下次就不会来参加了。不过也不是强制的,如果考生愿意参加,也是可以的,只是……呵呵……

    整个考试期间,徐清只是打酱油罢了,再加上用一个“第一才子”的名气来镇场。第一次科举,前面名次的制定还 轮不到主考官左右,皇权,官僚,士族等各方势力协调下,排序才制定下来。作为主考官的徐清,只不过又有了提前知道和建议的权力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孙伏伽依然中了状元。只不过这个状元除了他本身的才华之外,还是李氏强烈要求,为了体现招纳寒士的基本方针,而选上的。除了他,前十名,就全都是贵族了。

    外人不知内情,孙伏伽鲤鱼跃龙门,一鸣惊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