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九十三章 房事有碍
    第九十三章房事有碍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管他河北乱局,任他明日何往,我且杯酒笑,笑与美人歌。

    徐清是真正的地主:早晨,从床上醒来,掐弄一把身边人,丫鬟端来热水,洗脸漱口,移步餐房。早餐,一个摊鸡蛋,一碗新打下来细细熬煮的小米汤。吃完抹抹嘴,看看天气,天气好就找个宽敞点的房子,打打拳,练练剑,军队里学来的几套拳脚,多练练,不说打遍天下无敌手,强身健体总是不差的。天气差,就窝在书房里读读书,总得熟悉一下繁体字不是?以后都是一州刺史了,还得看公文啊……

    中午饭之前,去烧点水,给小菜园浇水,加点柴火保温,顺便掐点菜中午炒着吃。午饭过后出门走走,西市逛逛,东市瞧瞧,看见不平之事也围观一下,看不过眼了,吱会牛吃草去帮个忙。逛完街了,去自家店铺看看,弄一碗热乎乎卤肉吃,喝其他客人一起蹲在店门口迎着寒风吃。陕西人好蹲,休息的时候蹲着,吃饭的时候也蹲这。

    吃完了卤肉,回到家里,和家里人一起吃晚餐,加上下人十几个,围着桌子吃,热闹得不行,冬雪夜里也不觉得寂寞无聊了。晚上工作,徐清用木炭削了一支笔,试着将后世学到的知识全部记载下来,以免将来忘记。只不过徐清在后世了解的东西太多,精通的却有没有,故而只能想起什么就写什么,今 日写首诗,明天写的诗裂项相消法,后天又变成了破袭战斩首战云云。总之是各种小窍门,小技术,统统要写下来,这些东西拿出去一个,也能让任何一个知道的富贵一辈子,徐清想着,自己用不完,留给徐小清。

    不久,即将过年。徐清自己给写了一副扭扭捏捏的对联,为了掩饰自己的丑字,还将丑字给弄得更丑几分,看起来是故意为之,如此一来,就有了几分艺术中“古拙”的味道。

    大门上写着:“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二门上写着:“一帆风顺年年好 万事如意步步高 ”。至于福字,就不能以古拙来搪塞了,只能等上官仪来的时候让他写。

    新春到,呼万岁,互道过年好。拜访亲友,也要拜访长辈。天地君亲师,徐清作为一干进士和工作安排了的考生,自然也得接受这些人的拜年。凡是来的,进士,送一双手套;入国子监的,买了一百个坛子,装满了雪,就送这个了;入幕僚的,送话,送大白话勉励,说几句什么“高考不能决定一切!”的话。

    还又十个徐清看好的人才,虽然诗赋策论写的不好,但是通晓法理,能做“俗务”。徐清觉得这几个人能为他所用,于是一个人送了一个门生帖,意思是他们可以以徐清门生的身份上门拜访。还不错,十个人全来了,徐清勉励了他们一番,分别送了份大礼,做够生活数月的钱粮。然后和他们说,再过一月,或者两月,你们老师我啊,就要外放为官了,到时候提拔他们。

    处理完上门的人,又得去自己出门去拜访别的人。首先就是来春第一次大朝,自然要去恭贺皇上过年好了。这个祝贺说出去还不错,按品级发放了赏赐,银鱼袋加锦袍,元宝珠玉,还给荀雪儿一套金银饰品。

    散朝之后,几个尚书级别,国公级别的留下来陪皇帝吃饭,只不过里面还夹杂着一个小不点——徐清。

    唐朝君臣之间的感情都不错,风气也开放,喝起酒来没那么多规矩,走到这个桌子敬酒,找到那个桌子谈话。徐清为了不被程咬金教训,趁着酒还没喝多少的时候,给各位“大哥”敬完酒,就溜到了文官这边。谈谈诗和远方,阳春白雪的,文雅一些,多好,不用被三板斧追着跑,活得长久……

    “哎,徐老弟,我家下人说你府上有不干净的东西,还在门上贴了符咒?”

    “啊,不不不,没那回事啊,符咒?”

    “哎,徐老弟,这可不能爱面子啊……”杜如晦小声说:“是不是房事不顺?”

    “哦?房事不顺,谁呢?”李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下来,而且还耳朵 尖得不是一点,他这一嘀咕,更多的人开始看向徐清了。徐清老脸一红:“年兄啊,你可还苦我了……”杜如晦朝李渊拜了一礼,虽然李渊是玩笑的问,可也是天子垂询,不得不答啊:“启禀皇上,徐清府上的大门贴了两条,红纸黑字符咒,故而由此一问,不是谁房事不顺……”

    “徐清,你……哈哈哈……”李渊听力大笑,红色属阳,写上咒语,贴在门外,乃是绝阴壮阳之举。李 渊止住了笑问:“徐小子,是也不是?”

    “皇上……”徐清红着老脸刚要反驳。李渊摆摆手说:“徐小子啊,医者不自医,你虽然在太医署为过官,但也不要过于自信,去太医院看看吧?”。

    “不不不,皇上,我那种符咒不是治病的,是祈福的……”

    “祈福?”

    “对对对,大门是迎客的地方,我想迎客的话,不如将福禄寿也当作客人,迎进家里,故而写两联吉语,用作祝词……”

    “这倒是听来新鲜,你写的什么?”

    “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徐清说完,杜如晦一众人低着头思考起来,然后纷纷点头,这两句子格式很是工整,意境格局也不小,难道徐清从那篇赋文里摘出来的?还是他写的新诗中的一句?

    李渊问到:“只有两句?”

    “只有两句,门左门右各贴一句……”

    “嗯,听起来不错,两行诗似的,你说这符咒叫什么?”

    “实际上不是符咒,这叫春联,写两行诗,叫对子,也叫对联……”徐清微微解释了一番春联和对子。

    “那为什么有人说是符咒?”李渊点点头,却又疑惑的问到。

    “臣的字……”徐清面露尴尬的轻声说,心里暗骂:我那古拙的字啊!一群瞎眼狗……

    “哈哈哈哈,没想到名满长安的大才子,手下的一笔字居然被人看成符咒,哈哈哈,这下那些年轻气盛的人该平衡了……”李渊笑得前仰后伏,一众文官们也跟着笑起来,也不知是真笑还是假笑,亦或是冷笑。反正徐清是看不出来的,他讪讪的道:

    “嘿嘿嘿,有道是上天给我关了一扇门,就会另外给我打开一扇光明的窗嘛,这给了我一笔臭字,就能给我许多其他才华,一边一边儿……”

    “嗯……你的话不错,你这份胡咧咧的本事别人是比不上的……”李渊又笑话了徐清几句,让徐清好一阵囧样。不过在别人的眼里,这是皇上对徐清谆谆教导,无意中露出了舐犊之情,不由得高看了徐清几分。

    倒是在场几位深爱文字的官员,偷偷向徐清打听这对子的事,徐清随便说了几对,让几个人大觉喜爱,酒也吃不下,也不招人聊天了,自己躲在角落钻研去了。

    -------

    第一更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