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九十六章 回洛南看看
    第九十六章回洛南看看

    长安的外郭城越来越远,渐渐的成了一条线,徐清的马车摇摇晃晃往东南方向去了。马车旁边,王山和牛吃草各带着一百府兵,这是李渊为了保护在河北官员特意授予的。

    长安的一系列产业,都交给了荀方管辖,不过具体的事物由那个小二管理。徐清给荀方在国子学里面要了一个名额,留在长安求学,学什么不管……还有**业,表现出比较不俗的军事素养,被徐清带在身边习兵法,荀夜羽就交给他姐姐带着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上官仪一个人游学去了,不想带着三小只。徐清也没办法,毕竟已经让上官仪带了这么久了。

    河北烂摊子,徐清眉头不展。事情说起来简单,第一年兴农,第二年立法,第三年教化,但如何做,徐清就不知道了。苦苦思考不得其道,徐清长叹一口气,算了,到地方在看吧。

    这次去沧州上任,徐清还要顺路回洛南看看。

    二百人的护卫里头还有四十骑兵,这是李渊特意给他的。旌旗猎猎,军列齐整,可为浩浩荡荡,一路向洛南奔去。六天时间,徐清进入洛南地带。 走在洛南的土地上,四方望去,高柳夹提, 土膏微润, 一望空阔, 徐清心情大好,纵马狂奔,若脱笼之鹄。山峦田野仿佛被晴雪洗了一番, 娟然如拭, 鲜妍明媚,柳条将舒未舒, 柔梢披风,麦田浅鬣寸许。

    听说下雨之后问到的泥土芳香其实只是放线菌分泌的粘液罢了,如果真是如此,那徐清身上肯定一堆的放线菌了,因为徐清一到徐庄,来不及进屋,就捧着一把泥土使劲闻,也不嫌邋遢,躺在田野上仰望天空,就差没打滚了。这都是我的土地,嘿嘿……

    听闻徐清回来了,杨文刘三郑老伯沐浴更衣,盛装相迎,还有小如老远就飞奔,奔向牛吃草的怀抱。寒暄之后,和众人吃了一顿宴,杀了四头羊,四只猪,整治起来,送给了军队里的二百人。

    休息了一天,徐清又开始想怎么治理沧州了。兴农啊,使无饥馑啊,怎么办啊,没有头绪……徐清忽然一拍手,心道:第一年是兴农,为什么不问问农民该怎么办!徐清找到郑老伯,说明了来意之后,只见郑老伯思考一下问:

    “老爷,若是让普通农家没有饥馑,只要“三有三无”就能做的……”

    “三有三无,怎么说?”徐清见郑老伯心有成竹的样子顿时乐了,看来是问对了人,不过又马上起了疑惑:“三有三无,难道有了粮食不行吗?”

    “哦哦哦,老爷我不是那个意思……”郑老伯笑笑说道:“有了粮食自然没有饥馑,可这粮食总会吃完的,而我的意思是怎么让农户安心种地,永远不缺粮……”

    “好吧,你细细说来…….”徐清也不说话了,安心听郑老伯讲。

    “老爷,你还记得你来徐庄的时候吧,你第一件事就是打井,从那之后的几次收获,徐庄的地无一不是丰收……所以啊,这第一个“有”,就是有水,有了水庄稼才能长得壮,颗粒才会饱满…….而且有了水,庄子里干什么都方便。”

    “第二个“有”,就是有肥,第三个“有”,就是有农具。没了肥,地里种不出东西,只能长草。没了农具,田里的活不好干,种的地就少,这样一来,收的粮食就少。这朝廷的税是按人头收的,这一个人能种的地越多,那就自己得的粮就多,一来二去,不仅能吃得饱,还能换些布匹棉花,温饱就解决了。”

    “而这“三无”嘛,排在第一是“无役”,这个役不是说的朝廷摊派的正役,是官府下的杂役,这种杂 役,一摊就是半个月,要是赶上农忙时节,地里的活全干不了了,只能补种,收获的粮食远远不如……第二的是“无匪”,这个匪不单单指土匪,还指恶地主……”

    “老爷你仁义,为庄户们着想,收的租子很少。要是佃户赶上不好的主家,收了粮,还伸手要绢,要棉,要钱,完了之后各种短工,地里的东西要收去一半甚至更多。这在丰年还是个半饥半饱,要是遇到饥年,就得……”

    “老爷为徐庄修了渠道,池塘,现在的徐庄旱涝无忧……所以还有一个无,也是水……”

    徐清点点头,表示明白了,郑老伯却没有要说完的意思,又道:

    “老爷,我多一句嘴,徐庄原来其实是没有的,是流亡到这里建起来的,没被官府认定之前,都是黑户,整日提心吊胆的。后来官府定下了户籍,才能安心的种地……”

    徐清听完郑老伯的话,心中对沧州的事情稍微有了思绪,招收流民屯田,修水利,制作农具,禁止摊派杂役,以工代役……

    “少爷,卢家的人来了,说是有事相求……”刘三找到了徐清道。

    “卢家?”徐清撇撇嘴,不过还是接见了。

    来人正是要了冰糖葫芦秘方去的卢适,徐清原以为有了糖葫芦之后,卢适能赚不少私房钱,正是春风得意的,不过一见面却发现卢适比起上次见面又老了十岁不止。卢适一进门,扑通跪下,完全没有作为一家大户主人的意识,悲戚道:“爵爷,草民是恬不知耻来求帮忙的……”

    “帮忙?你怎么了……”

    “卢靖是我大哥……”

    “哦,原来如此,你又怎么要我帮忙?”

    “爵爷,卢靖被外放之后,整日想着要升官回朝,把家底都卖了去送礼,现在我卢家……”卢适说完,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那我怎么帮你……”徐清摊摊手,我也没办法啊,要钱,我没有,要我帮卢靖升官,想都别想。

    “爵爷,我经营卢家老家数十年,还挣下了份私房,我想寄名到您手底下……还有,我想替我儿子谋个出路,他本就不受家里器重,如今卢家破败了,将来更是没有着落,爵爷…….”

    “寄名的事你去找刘三,要是产业正当,寄过来也无所谓,至于你儿子的差事,我写个信吧。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啊?”

    “嘿嘿,爵爷,你这次莫不是要去河北当父母官?”卢适道。徐清赴河北上任本来就不是很隐秘,卢适知道也不奇怪,徐清问:

    “那又如何?”

    “我家田宅以无,可我手里还有一堆无用的农具,可以帮爵爷……”

    “一些农具,那我也没必要帮你啊……”

    “不是一些,是足够三千户流民所用!”

    “三千户?”徐清心动了,红山乡才五百户呢,就这么大片地方了,六个红山乡,那是一个小县了,这的确能安抚不少流民。徐清道:“好,我帮你了……对了,卢靖是贬往哪里当官了?”

    “沧州,海兴县县丞……”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