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一百章 新官上任
    第一百章新官上任

    正在剑拔弩张,徐清官袍加身正要大发神威之时,那远处抬着一个轿子,轿夫大喊:“沧州长史,夏大人到~~~”徐清冷眼一撇,找来了一张圣旨,见那长史出轿子时,郎声念到:“沧州长史夏褚接旨~~”

    “圣旨?真的假的?”捕快们小声议论。那夏褚站在原地和徐清对视,夏浩突然站起来喝到:“众位捕快,此人假传圣旨,冒充朝廷官员,快快捉住他!”

    --夏浩喊得声嘶力竭,那知中捕快却不为所动。哪能动手呢?牛吃草手中的机括弩是摆样子的吗?

    --徐清和夏褚对视着,徐清不忙不慌,倒是夏褚看着徐清有恃无恐的样子,开始有些后怕起来。

    “逆子,还不跪下!”夏褚疾走几步,对着徐清这位手持圣旨的“天使”,忽然态度转了一百八十度,做出臣子该有的样子,跪下口称接旨。夏浩见此,也脸色阴沉的跪下,这一跪,呼啦啦这条街就跪了下去。徐清念到:“沧州长史夏褚,在任期间政绩显著,特晋为山东滕州刺史,即刻上任不得有误,钦此。”

    “臣叩谢皇恩……”夏褚听了圣旨,是升官,不由得面色多了几分真的欢喜。

    “夏大人,恭喜啦?”徐清笑着说。

    “敢问天使是?”

    “我是新上任的沧州刺史……”

    徐清和夏褚双双无视夏浩,将刚才的是心照不宣,就此暗暗揭过,至于真揭过还是假揭过那就不为人知了。后来才知道,他们父子两人正准备出城回老家,夏浩走得快,夏褚走得慢 故而有次一遇。只不过徐清想不通一件事,一位市级干部,出门居然没有护卫,难道是因为民风淳朴?呵呵……

    沧州刺史府里: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徐清文思敏达,武功卓越,实股肱之任臣也,特命使持节沧州诸军事沧州刺史,钦哉!”

    徐清绯服加冠,在台上念了圣旨,又将金印、鱼符示意给众州官看看。刺史之下有别驾、长史、司马等官,称为上佐官,他们没有职权,朝廷往往以其品高俸厚安置闲散官员。但是如果刺史缺员,上佐官可以代理州事。

    刺史之下还有司功、司仓、司户、司法、司兵、司田等曹参军,负责处理各方面的政务,由录事参军事统领。这些官称为判司,具有实权。州之下,有县令,县令之下有佐助之官县丞,有分判众曹、催征租赋的县尉,有掌管文书簿计的主簿等官。

    现在徐清当了刺史,原来一个别驾回京述职,一个长史调往山东,所以现在徐清一上任就能够掌握实权,不会有所谓的二虎相争的情况出现。当然,这个实权还是要打折扣的,毕竟这群州官不是自己亲选的。

    徐清正襟危坐在上首,面带微笑,一副我是个好上司的模样。

    “诸位参军,今日我受朝廷派遣,当了本州刺史,今后与诸位共事,还要劳烦诸位了……”

    “不敢不敢,刺史大人年轻有为,让我等羞愧难当啊……”

    “对对对,今后刺史大人有事尽管吩咐,我等尽效犬马之劳!”

    “本官新上任,不知沧州人口多少,物产几何?”徐清问到。

    “启禀刺史,下官司户赵严,沧州四县一万二千四百八十户,合四万六千七百五十三丁……”一名青衫男子主动上报。

    “在下司田慈元,沧州地广六十四万顷,山……”

    “在下司兵……”

    听完各司的汇报,终于稍微了解到了下沧州的基本情况,可以说一个字“穷”,两个字“穷苦”,四个字“一穷二白”。

    不说百姓是不是衣食不足,就官府来看,那是穷的叮当响的。以沧州的户口人丁来算,一年的租庸调,粗粗的估计,也要收粮十万石以上,再从县里收到州里来,也能有七万石粮食。可州官说,沧州现有的存粮才四千石,给州兵的口粮也才堪堪够两个月。徐清问为什么这么少,州官的理由是,战乱频发,匪徒横行,收不上来粮。

    不对,徐清越想越不对劲,河北大战他是知道的,刘黑闼一直在洺水那一带活动,这里是刘黑闼的后方,相对来说是很稳定的一个地方。可收不上来税,是个怎么回事?难道因为匪寇横行?这是屁话……

    徐清心里五味杂陈,面上还带着微笑。然后跟着又检阅了一千州兵,武器还算齐备,士气也还可用,但马却没有一匹。在河北这片地上,军队没马基本和打家劫舍的盗匪没区别。统领叫齐泰,他说这一千人是太子留下的,剿灭刘黑闼后,让他们驻扎在此防守。检阅了州兵之后,又要巡视刺史府。

    话说沧州虽然穷点,这刺史府却不穷酸,是沧州城里另起的一座小城,是盖中盖的好东西。墙高墙宽和真的城池没什么两样,小城里头还有一座可以驻扎三百人的军营,各房司吏都在这里办公。

    下午,王山带着的兵马也到了沧县,徐清安排他们带着二百兵马驻扎进内城,一应岗位都由这些人接手,几十车农具也放在自己手上,没有交给司库。

    晚上,徐清将州府里的账册查阅了一下,不过由于收入甚少,且改旗易帜得比较频繁,所以账务也就只要寥寥几笔。

    --徐清心道:这就好,本来还想抓几个污吏的,现在帐也没得看,别人拿了多少也查不出了。徐清冷哼一句,这个沧州还真是一滩烂泥啊。

    徐清冷静下来,想到当务之急就是将军粮凑齐,因为库房里的粮食还不够州兵撑到下次收粮,他可不想引起军队哗变。在尚书房的时候,徐清跟李渊说的是先除饥寒,再除盗匪,可徐清现在看,这个是要换个个儿了。

    “你们不是说盗匪多了收不上粮食吗?我就出兵剿匪,在看看你们用什么理由来阻止夏粮的征税……”徐清一个人念念到,想起让子弹飞里面,张麻子进城第一件事,就是剿匪。

    对于徐清来说,出兵剿匪,一则以战养兵,二则能威慑群小。其次,因为州兵不是本地人,是李建成留下的部队,应该能够为徐清所用,不会出现太多的阳奉阴违。不过,这剿匪一事,还要等暗河来了再说。

    末了,荀雪儿端来一碗羹汤,给徐清好好的捏捏肩膀,恩爱了一下。

    另外一边,沧州本地的一众官僚豪绅也开始纷纷聚集,各种讨论这位新来的一把手,最后下了定论,若是徐清维持现状,那好办,让他当个顺意的刺史,若是徐清想要破坏现状,那就给他使绊子。

    不过,沧州本地的豪绅,也不是铁板一块,有些人看到徐清,是看到了威胁;而有的人,看到徐清,是看到了机会。大势力想维持现状不假,中等势力想更上一层楼也真……

    沧州,一时风云变幻,暗流涌动。

    --------

    (第一卷,徐清小地主,完)

    [正版富贵万代,盗版病死全家]

    【星空没有云?特有诅咒水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