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一章 剿匪(1)
    第一章剿匪(1)(此章重复,请跳读)

    沧州新刺史的消息几乎瞬间传遍了整个沧州,不论这些人对新刺史的态度到底是怎么样,都在第一时间带着礼物带着祝贺前来刺史府探探究竟。

    首先,是沧州四个县的县令,自然是第一个来拜访的。南皮县令姚余,一个精明的不行的小老头;海兴县令汪毅,正直严谨,刚而外露,中年男人模样;黄骅县令詹增,城府颇深,看不出性格;还一个沧县县令,邵登,也是一个小老头,比起南皮县县令的精明,这个人更多的是圆滑。四个县令,汪毅和詹增不是本地人。

    --徐清看着眼前这四个人,听完他们的汇报,得知他们也才上任不久,县里的情况和州里一样,一穷二白,匪徒横行。最富的是沧县,最穷的却是海兴。沧县南皮的县令,是本地的乡望出来的,海兴黄骅县令是上面调过来的,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海兴县令汪毅是被贬而来。看他那个宁折不屈的迂腐劲儿,肯定是个得罪上司的主。

    过午,四个县令又单独和徐清见了一面。沧县县令邵登送了一对玉璧,一副银器餐具,一驾马车。海兴县令汪毅,则是上陈了一副折子,上面只写了一件事——剿匪。此事和徐清的计划不谋而合,故而徐清留着他多谈了一会儿。而且海兴县有个老伙计卢靖,他的近况,让徐清很是感兴趣,结果汪毅说:“一个伪君子罢了……”

    --姚余送礼之外,还把自家子弟给推荐了三五个,想要徐清帮帮忙。詹增也上了一个折子,说的事情也是剿匪,不过他却透露了一个秘密:沧州的匪徒,是大族的私兵!徐清心中了了,想起税收一事,所谓的匪徒横行,扰乱收税,莫非是这些世家大族将税收回家里去了?

    会见过了县令们,又来了一群管家,当是沧州各大家族吧。看看礼品的价值,沧州共有三大家族,夏、邵、黄家,这三家在沧州城的势力颇大,在沧州全境的势力也不小,另外还有姚家在南皮的势力也堪称第一。此外,还有数十家小家族。这群管家只是来问候一下的,邀请徐清参加一个接风会。

    刺史作为高官,不同于县令们,每天要坐堂办公,只要将送上来的公务一一处理了就行。另外,发布一些总的政策方针,让县令们去执行。

    打定主意要剿匪,自然就要掌握军队了,徐清将齐泰叫过来,问了一下州兵的情况。齐泰是个直爽汉子,他说一千州兵最多只有三百才能算得上中上,余下七百,都是中下的兵,单兵对战盗匪还会有些力不足。只不过这些兵毕竟是从战场上下来的,算是老兵,行为举止很不错,令行禁止,排兵布阵的还算通晓,遇到战斗不会慌乱。

    --徐清看齐泰的样子,觉得此人的心性不错,对于徐清这个新刺史,那是非常的尊敬,完全不见其他那些人装出来的尊敬,实则不服的表情。不过徐清也没因此完全相信齐泰,将他手下的兵,分出来四百,交给牛吃草和王山训练。牛吃草和王山各带三百兵,一个驻扎在外城,一个驻扎在内城,相互呼应。

    劳累了一天,见了各种人,徐清终于见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截纸条儿——“暗夜无边,河流天下”。

    静夜悄悄,一间破屋里头,徐清面具黑袍加身,旁边围绕着杨成,和许久未见的杨信等人。徐清询问了杨信这些天的动态,杨信说暗河夺下了一个小山头,站住了脚跟,而且周围的势力都已经打听清楚了。

    沧州地界的盗匪,合起来差不多有七八千人,有的是自己建立的,有的是世家养的私兵。养私兵的目的,一开始是为了应付乱局,到了后来,政府的机构被破坏掉了,这些世家一心动,这些私兵就成了威胁百姓的好东西。

    据暗河的调查,近三年的沧州的赋税,是全部落进了世家的口袋里!

    三年的赋税啊,那群世家可真是肥得流水啊!徐清暗暗想到,又听见了杨信说,沧州的田地差不多一半落进了世家的口袋里。虽然名义上还是算作别人的,但那些写在户口本上的农户全是空户,实际控制田地的人却是世家。世家拿着这些田地,招收黑户,黑户不用给官府交税,于是地里的收获几乎全部进了世家的口袋!而真正交税的人却是空户,官府也没地方收税,一来二去,沧州几乎就被三十户世家把住了命脉。

    --暗河汇报完后,徐清下了“摸清敌情,制造混乱”的八字方针。他让杨成杨信继续对沧州各种盗匪的所在地,实力进行调查统计,另外,调查清楚哪些山头是私兵,哪些是盗匪。在调查之时,还要对各个山头的盗匪用些离间之计,让盗匪们的心不在同一个地方,如果有可能,也可以当一把盗匪,做做劫富济贫的好事!比如绑架绑架夏公子……

    暗河的成员,无不是天下大乱时期留下来的人,个个是大浪淘沙后的金子,对付小小盗匪,是小儿科的事情了。

    徐清透过面具黑黝黝的眼洞,望着沧州城的城发愣。身后的杨成杨信,断红尘,杨多眼等人静默不言。

    “对了,还有一件事,黄诗梅你们知道吗?”

    杨成杨信相视一眼坏笑的道:“主公,难道你……”

    “我只是好奇她和夏家的事……”

    “哦,主公……”杨信笑意未尽,但也点点头:“那黄家乃是沧州三大家族之一,黄诗梅是黄家嫡女。近年来,黄家在官面上没什么建树,家里得状况也是愈来愈差,隐隐的被其他两大家族排挤。”

    “黄家几次挣扎,不过作用不大。黄家家族的人丁也开始凋零,有影响力的老一辈越来越少,而嫡系后代只有一个小男孩,才四岁,继承不了家业。所以黄家虽然还是三大家族之一,不过已经是外墙中干,后继无力了。”

    “而说起黄诗梅,那也是个奇女子,生的乖巧,还能操持家业,这几年的黄家,几乎都是由她打理。”杨信一口气说完,仿佛是说自己的故事一样。徐清十分佩服杨信的这个本事,凡是徐清想问的情报,他几乎都能说得详细。徐清点点头,又问:

    “那她和夏家是怎么回事?”

    “夏褚瞧上了黄家,夏浩瞧上了黄诗梅,想要借联姻将黄家的产业纳入囊中。黄家肯定不愿意啊,故而屡次刁难黄诗梅。黄诗梅脾气一来,将刁难他的夏浩偷偷打个半身不遂,半年下不来床,故而夏浩怀恨在心。前几日听说黄家小姐还遇到了盗匪,那群盗匪就是夏浩喊过去的,只是不知道谁将那黄诗梅给救了下来……”

    “唉,这黄诗梅若是个男子,那也是重振黄家家风的人物啊!对了,主公,那黄家是唯一没有将私兵变成盗匪的家族之一,他们家上百家兵,都被安置在庄子里头。”

    面具之下,徐清微微一笑,心道这个小妞还不错。另外,黄家也许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好了,今天的事就商量到这里,那个八字方针你们要贯彻落实,每七天都要向我汇报一次。还有,千万、尽量不要暴露暗河的存在。”由于面具的阻隔,徐清的声音显得机械冷冰,第一次听见的人肯定会起鸡皮疙瘩。不过对于徐清来说,声音的变化,也是很好的一层保护。

    暗河的人,除了几个队长,剩下的人都不知道徐清的真实存在。平时做事,没有为什么,没有怎么做,只有一些零散的任务下发,然后完成。除了杨成杨信,没有人能从这些琐碎的事情中分析出来明显的目标。

    一张蜘蛛网由徐清开始蔓延,布满整个沧州!

    卧室里:

    “我的小雪儿,我回来啦,嘿嘿嘿……”徐清摸索着向荀雪儿走去。

    “徐大哥,今天……今天不行,天葵……”衬着一点点月光,也能看得出她小脸红红。

    “呀,你还没睡着?”徐清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没想到荀雪儿还在等着她。

    “睡不着啊,疼得慌……”荀雪儿说着,又是一阵绞痛,疼的她捂着肚子,躬起身子。

    “哎呦 ,你等下,我去弄点热水……”徐清跑出去烧点热水,又放了点蜜糖,端回来,趁热给荀雪儿喝了一碗。

    “徐大哥,雪儿今天没办法伺候你了……”荀雪儿躺在徐清怀里,紧紧地抱着徐清,仿佛抱紧了就能肚子不疼了似的。

    “没事,我自己有手有脚,要你伺候干吗?”徐清意味深长的说道,结婚之前必备技能课一点么忘啊。可荀雪儿听不懂啊,她直道是荀雪儿没理解那个“伺候”的意思,又说:“徐大哥,不是那个伺候……”

    “哪个伺候啊?”徐清坏坏的笑。

    “哎呀徐大哥,你坏……”荀雪儿掐了掐徐清道:“徐大哥,我听说别的爵爷家里都有许多美妾的,雪儿也想给你物色一个……”

    嗯?陷阱?该怎么回答……徐清道:“额,你为什么这么想?我有你就够啦……”

    “这样就可以有人在我身体不适的时候,伺候雪儿的大爵爷了……”荀雪儿的语气诚心诚意,不假思索的地道。

    -----

    今天起,每一章字数加一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