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三章 剿匪(3)
    第三章 剿匪(3)

    “刺史令:牛吃草、王山、齐泰为营长,各统兵五百,辖队正三人。不足者准予招募补齐。新增队正十人,各统兵一百五十人,辖伙长三人,新兵招募补齐。”

    “刺史令:沧州州兵甚少,现募兵二千人,入募者,家免粮四石,无户籍者发钱二百。有战斗经验,武术功底者优先。”

    两道徐清签发的手令从沧州城发出,一道发往三个军营,一道发往各县张贴,另有一骑,带着徐清的命令前往冀南,向刘赞通通气。

    此令一下,哗然一片,各房州官急匆匆前来探风。徐清只说是匪徒大多,小生怕怕,要招些兵马守住沧州城。各房州官听了,大松一口气,偷偷的将徐清的意思传达给外面的人,外面某些人听了,也是大松一口气。

    募兵令刚下,各个新晋的队正迅速占领沧州城的街口,没抢到位置的,出城占领各个入城的道路。拉大旗,敲大鼓,往各个地方宣传当兵好光荣。在有了徐清的严厉警告之下,没人敢拉壮丁。

    实际上,也不用去拉壮丁。开张第一天,刚打开旗子,招兵地点就被挤爆了,仔仔细细按照要求,也选了九百人。徐清大手一挥,拿了三两银子,卖猪买米,大吃一顿。下车饺子上车面,先让新兵吃饱了,好让他们安心。至于住处,原来的沧州城就有几处军营,容纳五六千人不成问题。被褥草席,衣服鞋子,兵器甲具一应军用物品倒是个麻烦事情,这些东西可不是几两银子能办到的。

    于是,徐清又下了一道秘密点的命令:老兵十天训练,十天之后参加一次秘密演习。

    嘿嘿,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徐清心想早晚喝那群盗匪有一战,不如先吃你一口,让自己吃饱了,养肥了,在和你掰腕子。不过这第一口是有讲究的,第一不能动世家的私兵,第二要有江湖规矩,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虽说第二条是狗屁,但也不能不当回事,没个理由就动刀子,会让剩余的盗匪忌惮,连在一起就不好了。可这怎么才能让盗匪来惹到我呢?徐清冥思苦想啊,心道:难道真的要用那个理由吗?

    老子看你不惯!怎的,打你怎的!?

    傍晚,徐清视察完齐泰的训练场地,带着几个亲兵,正准备进城呢。一个男子从城里跑了过来,跪在徐清马前哭丧道:“刺史大人,刺史大人,快救救乡亲们,有强盗那边上掳人!”男子说完,指着一处城外的小密林。徐清拨马就要去救人,一名亲兵拦下了徐清道:

    “刺史大人,不可去,天色太暗不安全!”

    --徐清又拨回马头,问道:“你说说具体经过!”

    “我们是黄家村来的村民,带着我们村的一些物产道沧州城来买卖,天色晚了,我们就带着剩下的东西回去,谁想到刚出门一里路就遇到强人,将乡亲们捉去了,我是走得慢才逃了出来。”男子声泪俱下,倒不像是假的,又补充到:“盗匪只有十几人,求刺史大人救我百姓!”

    --徐清听了,当即带着四个亲兵骑马去了男子所指的地方,男子迅速跟了上来。走到一处密林边上,果然,里面传来拳打脚踢的声音,似乎还在教训不听话的俘虏。徐清准备查看之时,谁料异变突生,那名报信的男子走到徐清五步之内,暴起一跃,手中的匕首直刺徐清的喉咙!

    “大胆!”一名亲兵反应较快,抽出刀来就要抵挡,奈何那个刺客身手快了一步,匕首已经近在徐清眼前了。可是同时,一声弩箭破空的声音传来:

    “咻!”

    只见徐清用手一拨,那名刺客的身子软弱无力的飞向一边,倒在地上,血流不止,背上还插了一支血红的弩箭,那个匕首也仅仅在徐清身上碰了一下,连外衣都没能刺破。

    空气安静了十息时间,徐清几名护卫长出一口气,差点没从马下摔下来。

    “刺史大人,真是料事如神啊,竟然早有准备,只不过吓死我等也!”

    “不知刺史大人怎么发现蹊跷的?”

    “破绽甚多啊……”徐清冷笑到:“其一,此人从城中跑出,却说遇袭之处在城外,我就开始怀疑了。其二,我来沧州,在百姓面前露面不多,我今天又没穿官服,没几个能认出我,何况几十里外的农夫?此时我已经肯定了他的身份有假,只不过我想看一出好戏罢了。其三……”

    “徐大人明察秋毫……”几位亲兵心中佩服不已,嘴上适时送上一个马屁。

    “刺史大人,快回城吧,天色太晚了……”一名亲兵心有余悸的说道。

    --徐清却是摇摇头,指着那处小密林说:“恐怕回不去了,你们看……”

    话音刚落,几名盗匪从密林中走了出来,狞笑着道:“你倒是个聪明人,可惜沧州的刺史不能是个聪明人……”

    “哦?你们是那个山头的?”

    “哈哈哈,小毛孩充老成,还想哄猪爷我。”那个自称猪爷的人问道:“告诉你!河北的绿林不叫山头,叫林子……你该问我是那片林子的,嘿嘿……”

    “那,那猪你们是那个林子的?”徐清特意把“爷”字去掉。

    “野猪帮,咦?不对,你叫我什么!?”猪爷明显怒了,虽然他们野猪帮个个自称“猪爷”,但是“猪爷”和“猪”是不同的,特别是被人称作“猪”,只不过要徐清比较的话,他会说,小猪多可爱啊,那是你们这种凶神恶煞的人能比?

    “口误,口误,猪他爷爷不是?你孙子是猪?认的,还是生的?啧啧啧……”徐清讥讽到,至于讥讽的勇气,就在于他看见了一棵树上悄悄呲牙笑的杨信,只不过杨信隐藏的极深,露面的时间极短,那个角度也正好让徐清能够看到。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以前也有不少人这般嘲笑我,大大小小的官也有,可他们都死了,我却活着……”此时的猪爷却反而镇定下来了,颇有些自我欣赏的感叹到。

    “就凭你这几个人?”徐清指着猪爷旁边这几个人,嗤笑道。的确,看周围天色和环境,是喊破喉咙和喊“破喉咙”都没用的。要是来的人多一点,就算徐清骑着马马,也十有**能把徐清留在这里,可惜杨信的哪一张脸,的确给了徐清极大的信心。

    --猪爷听了,忽然颇为豪爽的大笑一声,朝后面的招招手,道一句:“兄弟们,都出来吧!”

    “出来吧!”

    “出来呀,怎么还不出来?”

    --猪爷找了几次手,见没人出现,不由得心里大惊,几个带出来的小弟却动动鼻子惊到:“猪爷,有血腥味!”猪爷听了惊怒交加,准备回到林子查看一番的时候,又是一声弩箭破空的声音传来:

    “咻!”

    把背后露给敌人,也不知这个所谓的猪爷是怎么活到今天的。将“趁你病,要你命”精神贯彻落实到底的徐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将*对着猪爷就是一发。手下几个亲兵,也跟着徐清发射了一支弩箭,然后打马上前,抽刀断颈,向猪爷一伙人杀去。到这个时候还让“刺史大人”动手的话,那他们这个护卫就别当了,兵也别当了,找块粪球自杀算了。

    结束战斗只在瞬间,徐清饶有兴趣的去密林查看了一下。不看便罢,一看却把徐清吓了一跳,五十多具尸体,横躺在密林中间,默默的流淌着鲜血,仿佛空气都要红了一般,有的从脖子处被割了脉,有的脑袋上插在弩箭……徐清惊讶的是,一时杀了这么多人,到底是怎么做到安静无声的?因为徐清在密林之外,那是一点都没察觉到啊!几名亲兵也不明所以,不过看徐清面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只道是徐清神机妙算,崇拜至极。

    只不过后来,杨信告诉徐清,其实很简单。先派遣几个人装作盗匪的样子,悄悄的潜近盗匪的背后。另外林子里面再潜伏着弩手十名,每人手持三把弩,待到潜伏之人悄悄将后面一些盗匪割了颈脉之后,一齐发射弩箭,三弩连动,杀敌于转瞬之间。

    而且日暮时分,林鸟归巢,百虫鸣叫,一些弩箭和闷哼的声音没有发现也是正常的。只不过徐清听了仍然是后怕,于是安排几个善察之人在身边,凡是出门必穿软甲云云,当然这是后话。

    沧州几处地方,世族头子聚集在一起:

    “刺史遇袭?盗匪干的?是真是假?”

    “千真万确!”

    “那,是死是活?”

    “是活……”

    “那还好,明日去慰问一下?”

    “是哪片林子干的?”

    “看现场痕迹,应当是野猪林错不了。”

    “野猪林?谁家的私兵啊!”

    “嘘……年兄慎言。”

    “唉,都不是,不是谁家的私兵!”

    “那群人,太嚣张了,这是……”

    卧室里头:

    “徐大哥,你没事吧?呜呜呜……”

    “雪儿,我没事……”

    “不行,你脱了衣服让我看看!”

    “额,好好好……”

    军营里头:

    “什么?!刺史大人遇袭!”

    “你们干什么吃的!少爷啊,你的恩老牛报答不了了,啊啊啊啊!”

    “老牛,你先别急,刺史受伤没有?”

    “没有……”

    “那还好,不然,哼哼。不行,这个营长我老牛不当了,我还是去守在少爷身边当护卫……”

    今夜,注定无人入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