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六章 剿匪(6)
    第六章剿匪(6)

    残阳如血。

    太阳的余晖,将断壁残垣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一部分盗匪们躲在影子里面,低声啜泣。

    在外面的徐清等人也隐隐能够听到,一个个露出黯然的色彩,在场的人都知道被围住的盗匪罪无可赦,但他们仰望,仰望生命的力量,能够在最后一刻唤醒人性的死根,向生命,致敬!

    唉,一声叹息也许就是致敬最好的方法吧?

    村子里面逃离出去的人陆续回来了,一些外围的人找到了自家人的尸体,流着泪,嘴巴张得奇大,却哭不出一点声音。除了村民低着头收拾烧毁的房屋的声音,抱着尸体摩挲的声音,整个场面静的可怕。

    静,也许是对生命的另外一种致敬吧?

    天色悄悄暗了下去,徐清担心敌人逃跑,又派出去十个骑兵,加紧巡逻。幸运的是,或者对于徐清这边幸运的是,齐泰牛吃草赶来了!一千步兵直接将盗匪们围个水泄不通。包围圈形成不久,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却是猪大爷。

    猪大爷走了出来,向徐清这边喊话:“狗官,你敢杀我?!”

    “射箭!”徐清二话不说,向全军发出攻击的命令。一千步兵都是府兵装备,人人都配有弓箭,这一千支箭下去,真如雨一般,猪大爷见此,慌忙逃到断墙之后,堪堪得了一条小命。

    “狗官,我告诉你,你敢杀我,沧州同道都会为我报仇的!”

    “在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要是还有半点人性,就杀了那个猪大爷,出来投降!我还能留你们一个全尸,不然挫骨扬灰,叫你们下地狱!”徐清倒是没给他们留什么生机,就算留了,旁边的黄诗梅手中的宝剑,也会试着捅他一捅。下地狱,徐清不知道这个时候有没有阎王的概念,但是有佛教的话,地狱一定会有的。

    断墙之后,盗匪们一个个站了起来,死死地盯着猪大爷,从前他们是末流盗匪,吃剩的,喝剩的,干最脏的活。今天反正是要死的,不如死之前为自己报仇,为自己赎一点罪。猪大爷慌了,用咆哮掩饰他的慌张:

    “你们看什么看,没听到他要杀你们吗?”

    “你们好大的胆子啊,敢杀我?!”

    “啊!”

    “留个全尸就让你们这般听话!?”

    “我杀……啊!”

    在外面的徐清只能听到这几个声音,然后一个人头就被人扔了出来,正是猪大爷。随后,一众盗匪走了出来,徐清提着马槊,打马向前,问道:

    “尔等之中,有没有杀过一人的吗?”

    茫然……

    “尔等里面,有入野猪帮少于三个月的吗?”

    没有……

    “尔等之间,也有救过人的吗?”

    这次不一样了,几个人站了出来,如果盗匪们抬头看得话,定是知道几个人 的身份,正是平日里为虎作伥的猪三爷和其手下,还有几个猪大爷的亲信,但众匪低着头,毫无发现。徐清倒是发现了蹊跷,面前几人没有半点悔悟的神情,反而 怒气冲冲的样子。徐清打算喝住了几人,没想到异变突生:

    “狗官,拿命来!”上前的几个人持着利刃,拿出搏命的架势,他们这是要给猪大爷报仇,齐齐向徐清奔来。

    “大胆!”齐泰牛吃草黄诗梅齐声喝到,拿着武器打马向前。而其余将士也是紧张的不行,却没办法射箭支援。

    因为徐清离猪三爷只有几十步,猪三爷等人又跑得快,瞬间就到了徐清面前。徐清扯动马缰,不退反进,双腿一夹马腹,马小跑起来,接着马的速度,徐清提起马槊向前一挥:

    “铿!”

    “呲!”

    一名盗匪应声倒下,徐清翻身下马,将马横在他和盗匪之间 ,靠着马匹的阻挡,拖延了几秒钟,快速向后退去。此时牛吃草和齐泰 也到了,拿起武器 ,砰砰将盗匪砍倒几个。黄诗梅走到徐清一侧,想要给他护卫一番。猪三爷见势不妙,对着徐清顺势将手中的柴刀甩了出去,一记飞刀向徐清奔去。

    “不要!”黄诗梅几乎是滚下马匹,将身体横在徐清面前,想要为徐清挡住这一个飞刀。谁料徐清反身将黄诗梅抱到后面,挥动马槊,一个漂亮的回马枪,将飞刀打下,然后对躺在自己怀里的小美妞说到:

    “傻妮子,我有铠甲……”

    “嗯……”

    没了武器的猪三爷被齐泰一刀砍下头颅,血溅三丈!结果了那几个打算算计徐清的盗匪之后,牛吃草下令对着剩下的盗匪放箭,数百支箭如雨下,盗匪全部毙命。

    “你还不打算放开吗?”徐清看着一只手臂就能抱动的黄诗梅说到。

    “啊……”黄诗梅脸红红的起来了,纠结的捏着衣角,生怕徐清看透了自己的小心思。

    徐清心里笑笑,貌似在这个场合之下弹琴说爱不好吧……随后下令收集尸体,该烧的烧,该埋的埋,该哭丧的哭丧,该愤恨的愤恨,徐清不管了。

    “黄小姐……”“刺史大人……”徐清和黄诗梅的声音同时响起。

    “你叫我大哥吧……”徐清提议到。

    “那,你要叫我诗梅?”黄诗梅低着头说到,也许只有才徐清面前才能露出小女子的面容吧。

    “好,诗梅……”徐清点点头,又问:“你知道这群盗贼为什么来吗?”

    “我猜……也许是夏家动的手……唉,我黄家没落了,放在八年前,我家还有二百家兵呢!”黄诗梅眼神中黯然之色一闪而过。

    “不会吧,夏家敢如此公然……”徐清怀疑的说道,不过黄诗梅打断他说:

    “刺史……徐大哥,听说你被袭击了,是真的是假的?”

    “真的……”

    “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和夏浩有过冲突?”

    “哦?为何这么问?”

    “我黄家和野猪帮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怎么会突然有这么一着,定是有人从中挑拨……而野猪帮最近只发生了一件事,那就是袭击刺史失败……”

    聪明如黄诗梅,一下子从诸多事之中找出了联系,可徐清还是不理解。

    “那和他夏浩又有什么关系?”

    “他这个人睚眦必报,袭击你的人定是他请去的,而他用的是黄家的名义,因此不论成败与否,一旦泄露,都能让黄家顶住这个罪名,承接来自官府或者野猪帮的怒火,一石二鸟的好计策!”

    徐清思考了许久,还是说到:“只不过没有证据啊……”事实上夏家或者夏浩和徐清的冲突也就刚开始到沧州的时候发生了一次,自那以后 ,夏家对徐清那是恭恭敬敬的,不论是真是假,在徐清这边看,总是守规矩的。因此,徐清太会将这次袭击直接怀疑到夏家身上。

    “哼,你不相信我?”黄诗梅干脆耍起了小性子。

    “额,我相信你的话,但是没有证据啊……”徐清犹豫了,的确极有可能是夏浩所做的,但徐清后世带来的思维惯性,让他不得不注意一下。

    “这种事情那会让人留下证据,夏浩又不是草包……”黄诗梅幽怨的瞟了一眼徐清,气鼓鼓的说。徐清看黄诗梅萌萌的样子,也不好反驳了,苦笑一声,点点头。

    二百盗匪,连土匪头子都是用的大号柴刀,就可以想象其穷得多么叮当响了。徐清倒也不嫌弃,搜刮一下,倒卖一下也能换点小钱不是?不过盗匪们身上的甲具那就不敢要了,一把火烧了个精光。那些生皮甲,破烂不说,还特么的臭,穿着走出去能熏到一里地外。

    刀已出鞘,不饮足血,是不会收回的。

    修整片刻,徐清下达了扫清沧县地面盗匪的命令。第一个目标就是野猪林,野猪帮几乎倾巢而出,只留了几个守门的盗贼而已。几乎兵不血刃,野猪帮就被徐清打下来了。搜刮一番,搜出三百石粮,几十两银子。银子被徐清发下去犒劳了,三百石粮食合着一些还能使用的器具,分出五十个兵,送到沧州城。

    接着带着剩下的士兵赶往下一个地点,散兵杀哨兵,小股偷袭夺门,放火之后,大队压上的步骤。一夜之间,连下三寨,伤兵和掠夺的物资被送回沧州城,又从沧州城里面补充了一队新兵过来。

    三天疯狂的出击,沧县面上能动的盗匪,被徐清一扫而空。由于出击的比较快速,所有盗匪都没能做出有效的准备,徐清这边的损失比较小,只有十几个阵亡,百多人的伤兵罢了,而且由于徐清的治疗,这些伤兵也能活下来。徐清的声望在军队里也暴增:

    身先士卒、待人和善、亲自为伤兵治疗、妙手回春的神技,一个个名词加到了徐清头上,让士兵们崇拜不已、唯他命是从。

    徐清调来六百新兵,补充兵马之后,牛吃草和齐泰带领八百兵,分别开往黄骅和南皮讨伐盗匪,另外,徐清打算用以战代练的方式锤炼新兵。能够提高军队力量的只有两个东西,令行禁止的纪律,不怕死的血性,新兵的队列和纪律已经差不多练熟了,拉出去打一仗,见见血才是真的。

    徐清手里还有王山的五百老兵,另有七百新兵,可以随时支援 两边,或者开往海兴县除匪。沧州四县之中,海兴最穷,盗匪也最少,差不多都是小股的,这种练兵最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