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二十章 余震(4)
    第二十章余震(4)

    北魏孝文帝时期,孝文帝为了巩固统治,制定了严格的士族制度,“士”是官位,“族”是世族。世族根据等级享受政治经济特权,通过仕宦途径和婚姻关系来维护门阀制度,形成封闭性集团。

    世族所居官都是被认为“清显”的职位,一般不理政事。地方世族,能当上长史别驾之类的,也就算一州之内的大拿了。而刺史一职,大多是外地的人担任,并且由中央委派而来的。要是能在家乡附近当上一任,那该官家族就算地方上的“巨鳄”了。

    余家和邵家都是这样的巨鳄,只不过余家的刺史“去世已久”,其影响力远不如邵景在世的“退休刺史”。但是,余家还担任过沧州较早一次的长史,沧州刺史府就是那个时候大改一次的。

    怂恿流民闹事的,是邵家,“掳走”徐琪的却是断红尘,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徐清不确定断红尘是“掳走”还是“带走”徐琪的。徐清也不知道,余家和断红尘又有什么联系,还是说一切都是巧合?毕竟穿越这种事情都能落在徐清身上,也就没什么巧合是不能接受的了。

    齐泰已经带着兵去余家“做客”了,徐清带齐了火.枪,去面见断红尘。根据现有的情况,断红尘还没有跟暗河割断关系,而且他也没有在暗河里面发展什么势力。身为队长,除了带兵的时候能多说几句话,其他时间都是孤独无声。

    运来亭,传说离别之时在运来亭折柳,能给双方送好运。断红尘看着面前黑袍面具加身的徐清,道:“徐刺史,还有必要这样?”

    “好吧,这也怪热的……”徐清脱下面具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本来也想不到暗河王和徐刺史会是同一个人,但如果有了这个想法,再联系暗河近期的动向在一起,也就差不多能猜到了……”

    “徐琪怎么样了?”徐清问:“我不会因为你是暗河的人,就将徐琪轻易交给你的,她是我的家人……”

    “正因为如此,你才有可能站在这里而不是一具尸体躺着……”断红尘稍稍微笑,只是以前没见过断红尘微笑显得有些别扭。见徐清不说话,断红尘自顾自补充了几句:

    “她不叫徐琪,她是渤海国公主,宝琪兰……”断红尘又道:“我是宝琪兰的父亲,渤海国王族,没有姓氏……”

    “两个王族,又怎么到这里来的?”徐清问了一句,断红尘打开了话匣子。

    总结来说,靺鞨在中原经历五胡乱华之后趁势崛起,在辽东一代建立了一个小小的王国。靺鞨族在游牧时代,是五个汗王共治,后来才一王独大,领导靺鞨人打下好大一片土地,后来也是这一支建立的渤海国。

    传了几世,渤海国开始兴旺发达,向西学习中原文化,接受中原流民,向东积极的拓展土地,一时国力强盛,威震今天的东北地和高丽一带。盛极而衰,地域扩张得太快,遇到了突厥和新罗等强大敌人,加上中原进入统一起来,人口开始稳定不在迁移,渤海国后劲不足。

    外忧总是伴着内患,早已消失的所为其余四王,又冒出来一个个的后人,提出所谓重新五王共治。四王勾结外人,将国王推翻,渤海国一分为五,瞬间回到解放前。

    而断红尘,是原来那位最强国王的后代,渤海国的继承者,至少是五王之一。但,新的四王毕竟是造的反,想要巩固自己造反的正义性,又怎么会对断红尘这一脉斩草不出根呢?

    四面围攻,断红尘的小国很快就支撑不住,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老国王只能倾尽全力,护住自己的子孙后代,以求来日能够复仇。所幸,他的一个儿子断红尘得了老天的照顾,逃了出来……

    断红尘只身逃出,可谓妻离子散,一无所有。到了中原之后,成了一个行侠仗义的游侠。生活让他变得坚强不屈,生活,也让他变得沉默冷酷。如他现在的名字,断了红尘一般。

    而徐琪和断红尘的相认也是传奇的,只是因为断红尘无意中听到徐琪说了几句靺鞨贵族语而已。加上徐琪面貌相似,又对断红尘有些印象,所以断红尘几乎马上就断定了徐琪的身份。至于徐琪或者宝琪兰怎么逃出来的,就不为人知了。

    听完断红尘的话,徐清似乎看了一场史诗大片一般。反应过来,徐清问:“那余家呢?”

    “余家就是余家,与我无关……”

    “哦……”这就放心了,要是余家还和徐琪有点关系,徐清就不好下手了,小妞可是很互短的。

    想起断红尘还是暗河的成员,徐清不知道他是留下来还是走,也不知道徐琪要去哪里。于是徐清又道:“接下来,你去哪里?”

    “回渤海,去辽东,报仇,复国……”断红尘说话之时,眼中照常没有情绪露出。

    “复国之后,徐琪当王,靺鞨不分嫡长男女,都能继承家业,这是我觉得唯一比中原好的地方……”

    只是徐清听了,不同意啊,这不是带着徐琪回狼窝虎穴吗,徐清急道:“你要报仇,你带着徐琪干嘛!当王也不行,她还太小,你不能让徐琪跟着!”

    徐清见断红尘依旧无所动,又说:“你应该知道这会很危险……”

    谁知断红尘斩钉截铁,眼中难得的一丝愤怒露出:“杀父之仇,灭国之恨!”

    “可徐琪,唉……你来找我,是想要帮助的吧?”

    “暗河王,徐刺史……”断红尘道:“的确如此,我本以为绝了后的,复了国也没人继承,没想到遇到了宝琪兰……”

    荀夜羽安全了,徐琪暂时也无恙,徐清心里原本被怒火掩盖的扣地主心思又起来了,打断道:“这点条件,你想我会答应帮你?我可是唐国的官……”

    “靺鞨五国若是统一,国势重回,南下可与唐国攻高丽,北上可牵制突厥东胡……”断红尘以为徐清提起唐国,以为是要以唐国利益为重,没想到徐清再一次打断:“不不不,我说的不是那个……”

    “我说的是,我能得到什么……”

    “额,我发现现在还不全认识你啊,暗河王?”断红尘接着慷慨道:“无他,若徐刺史有朝一日在中原遇到了陷害,只管来渤海!”

    “这个条件还算可以,那你复国之后,渤海百姓能得到什么?”

    “实非相瞒,四王叛乱之后,丢弃了中原文化,又要开始居无定所的游牧了,没有游牧的遭到了洗劫,不少百姓流离失所,我若复国,要重新借鉴中原文化,让百姓好过……”

    “好,最后一个,徐琪愿意跟着你去吗?”

    “事实上,复国的想法徐琪提出来,我才重新展开复国大业的……”断红尘显得十分无奈地说。

    “什么?”徐清盯着断红尘,想要找出哪怕一丝恨意。

    “宝琪兰说,她的母亲……”

    徐清顿时明白了,徐琪的母亲肯定被四王杀害了,她也要报仇。徐琪如亲妹,她母似我母,此仇不包不行。既然徐琪也愿意,于国于民都有莫大利益,于己来说多了一条可靠的的后路,一石这么多鸟,还能不答应?徐清于是道 “那我怎么支持你?”

    “一队暗河,五百两,年后还要银子。”

    徐清咬咬牙,点头到:“好,我可以答应你,那,我可以再见一次宝琪兰?”

    “呼,也好……”

    见了徐琪最后一面,徐清心里的顾虑消失的一干二净,和她谈了好一阵子话。但徐清知道,徐琪比较随他的性格,认准了的东西,就是不撒手,复国报仇,徐琪该怎么该怎么,劝不回。就连徐清问徐琪那段靺鞨文什么意思的时候得到的也是徐琪断然拒绝:“哼~就不告诉你~~”

    徐琪荀夜羽失踪事件总算告一段落了,回首整个事件,徐清觉得家人那一块的保护实在太弱了,要尽快将**业手下的兵给选拔、训练出来。其次,徐清发现:“完了闯的祸颇有些大啊!”

    滚油锅,凌迟二刑罚,至少能让徐清多一笔“残暴”的评价,这个无所谓,放在一边了。驱动兵丁扰乱百姓,闯进人家后院、女眷内房,甚至恐吓世族衣冠,这些可都是大忌!

    面子,面子……人为什么一定要争个高下?还不就是为了面子?世族们最有用的是面子,出门在外,威风得很,凡是有权有势的,都认你这个“面子”三分。可谓面子越大,手眼越通天,故而世族最为看重的也就是面子。

    钱没了可以再挣,房子没了可以再建,老婆没了可以再娶,面子没了?再从地上捡起来就有灰,让人耻笑一辈子的……对于世族来说,这能忍吗?

    “这能忍吗!”一名世族老头子大怒,排着桌子吼,如果不是衣服太繁杂,差点没跳起来。

    “对,不能忍,一定要给那个小子一点点颜色!”

    “唉,我们也只能在这里发发牢骚,你们难道还能有什么办法?”

    “对啊,他手下可是有三千多人兵马,咱手里的私兵比较散,打不赢他的……”

    “可,若是聚集起来呢?”

    “那就更加给了他口实,让他先下手为强,在聚集之前,一一消灭我们。”

    一间秘密大厅里面,世族各家代表距离在一起,照常对徐清远程批斗,却又没办法“治理徐清”。忽然一个人提议道:“小弟以为,可以先来一个调虎离山,再来一个釜底抽薪!”

    看清楚了,是海兴县丞卢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