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二十三章 余震(7)
    第二十三章余震(7)

    月明星稀之时,夏浩一队两千人摸索到了沧州城门口。派出小股部队打探,竟然发现城门无人镇守,回来报告给夏浩。

    “嘻!城门无人镇守,快快攻进去……”夏浩听了大喜过望,连忙催动手下人攻城。

    “少爷,不可……”

    夏浩回头一看,面色不爽,原来又是张叔,夏浩道:“怎么?你怕了不成?”

    “少爷,城门无人镇守,恐怕有诈……”张叔说出了他的忧虑。

    “大半夜的,谁会来守城门,要是我我也不守。”夏浩回到。

    听了这话,张叔一阵冷汗,心道你个公子爷肯定是搂着娇妾睡大觉了,可兵丁不是那样啊。可他也不好再反驳了,只好沉默,不断暗示自己小心小心再小心。一旦发现不对,立马远遁。

    “大家伙儿,给我冲进去,进去之后,任你们抢劫!”夏浩这是激励众喽喽,发动了最后的动员了,众喽喽开始兴奋,嗷嗷的叫。张叔听了大惊,不是怕喽喽们乱叫被城中守兵发现,而是担心夏浩的那个激励士气的话。

    进城乱抢说得轻松,可城中店铺有大半是各个世家的店铺啊,手下这两千人马可分不清是非,这一乱抢,夏家在沧州可就没了立足之地!也就是说,这次攻城无论成败,夏家在沧州都将除名!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夏浩的话已经传遍了在场所有人,张叔也没想能劝回来。他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呼唤:走,快走,早走早好!

    “上吧!”夏浩大喊一声,看着近在眼前的沧州城仿佛已经攻下了一般。

    “哇呀呀呀呀……”两千人的私兵喽喽,朝着城门口涌去。只剩下张叔的一部分亲信,还有一些较为聪明的人只肯慢慢走,落在了队伍最后。张叔还在纠结,走还是不走,他想看看城门口的战斗情况再说。

    异常顺利……

    沧州城没有护城河,众喽喽直接冲到了城口面前,刀砍斧劈。城门是厚木制作的,不是很坚固,又没人镇守,和别的攻城战相比,沧州城城门几乎算得上瞬间崩溃。

    众喽喽涌入沧州城,夏浩大喜,把手中的小瓶子打开一,倒进嘴里,用手指使劲点了一点。然后夏浩骑着马,撞开手下兵卒,直接穿过沧南街。而张叔在城门崩塌那一刻,趁着月光看清了门后面的样子,转身就走。

    为什么?城门只有一道!

    城门一般是有三道的,少也有两道。众所周知,城门那里是一条短巷子,有一前一后,一内一外,两道门。有条件的,中间还有一道铁闸门。但现在只有一道门关上,后面两道都开了,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城内的人根本不想守城,留这一道内门不关,难道是请客的?不!是请君入瓮,关门打狗的架势!

    张叔是老兵,军事素养还是比较有的,这个局他一眼看破了,所以转身就走。凡是进城的人,都不可能出来了……

    其余人就不同了,他们是土里面刨食的,受了天灾**才上山当土匪的,大部分人甚至都还不知道自己的私兵身份。有了一个没了防护的沧州城在面前,哪里来会想其他的?

    夏浩就更不用说了,二货一个,骑着大马,目不斜视的穿过了沧南街,速度之快,无人能及。

    大部分人进了沧州城,月亮虽然比较明亮,但毕竟是黑夜里,众喽喽又没进过沧州城,人生地不熟,一时像无头苍蝇一般乱窜。

    不久,他们就察觉街道上堆积了不少干燥的马草,正当他们疑惑不解之时,“砰”的一声响,城门内门关闭了,城头上人头攒动。

    “埋伏!”众喽喽哪里还不明白,一个声音大喊了出来。众喽喽还来不及做出反应,耳边传来弓箭破空的声音:

    “咻咻咻……”

    街道两旁的房顶上也冒出来不少人,一照面,直接搭弓射箭。上百喽喽应声而倒,混乱中,街道上的马草被人推翻不少,房顶上的射手将弓箭变成了火矢,一轮射下去,眨眼之间,一整条街变成了一片火海。

    火海中的众喽喽挣扎,逃跑,被火烧到的在地上翻滚,也有一部分开始反击。奈何火光明亮,众喽喽在宽敞的街道上有如活靶子一般,还未能拔刀出来,又有几百人被箭射中,栽倒在地。

    马草干燥,烧得很快,将二百私兵点燃之后,也式微下去。如此一来就有了七百余人失去了战斗能力,剩下的私兵一起退回城门口,又遭到了城门上的弓箭招呼。

    接着,四面八方官兵一齐奔了出来,肉搏战开始!

    刺史府门外,夏浩一人一马驰来,刚一下马,揉揉下体被药物刺激硬起来的毛毛虫,一阵酥爽,差点没让夏浩原地“缴械”。

    夏浩朝着大门走去,旁边跳出三个兵丁,不由分说,臭袜子一塞,麻袋一套,就把夏浩捆了,不一会儿送到了徐清面前。

    其实世家私兵的动向,徐清全都知道,哪怕没有黄诗梅的提醒,暗河一样会打探出来。

    于是徐清特意在离卢靖埋伏地点三十里的地方扎下了营,晚上煮了两顿饭,吃了一顿,全营睡觉休息,还有一顿温着。半夜起来,再吃一顿,星夜赶回来沧州城,等待夏浩这一支兵。

    虚晃一枪,再化被伏为埋伏,化劣势为优势。早早放好的马草也是做此准备的。一切的一切,在徐清前几天的“蛰伏”时就已经安排好了,可以说,在世家们联合起来搞破坏之后一天,就已经落入了徐清布置的大口袋。

    猎物所看到的,往往是布局者希望他看到的。

    “呜呜呜……”

    夏浩被臭袜子熏的晕过去,又熏醒来,像一条受到惊吓蜈蚣一样,在麻袋里扭动。当然,夏浩也有可能是受不了药物的刺激而扭动的……

    解开麻袋,夏浩血红的眼睛露出来,看见了绯服加冠的徐清,立刻怒道:“徐清,快把我放了,再送上你家的女人,不然……”

    “不然怎的?”

    “你家的女人可不是我一个人享用了,外面两千人等着呢!”夏浩恶狠狠地说道。

    “唔……”徐清倒是不被这话所激怒,反而是,他越看夏浩越觉得可爱,好大一座金山啊!要知道,上一次徐清绑了夏浩,可是赚了一笔巨款,夏家差点没榨光了,这一次,再榨一榨?夏家不可能只有那点底蕴吧,他不是还有个去了山东当刺史的老爹么?

    “你,你不怕?”夏浩见了徐清的热切的眼神,以为徐清要对他“索取一番”,但夏浩没有失望,反而小腹开始燥热,终于最后一道防线崩溃了:“徐刺史,没想到……好吧,是我误会你了,外面的人我叫他们离开……”

    “……徐刺史,你一定要轻一点……”

    “额……”徐清激灵一下,从思考中醒过来:“夏公子,你觉得你的项上人头值多少钱?”

    咦?这话似曾相识,一个月前……

    “你!”夏浩听了心里怨恨再起,他受了一个月苦,不都是拜之前那个绑架所赐?

    “你就是之前那人,是也不是?”

    徐清微笑着不回答,表示默认,没等夏浩再次说话,他吩咐手下人道:“这小子吃了药,在他身上找出来,全喂给他吃了……”

    “不,不,我会死的,我死了你怎么拿我做人质?!”

    徐清坏坏一笑,继续吩咐道:“东巷王二娘家有头母猪,发了草,一直没找到种猪,牵过来,陪陪夏公子……”

    “我要杀了你!”夏浩直扑徐清,可他怎么能伤到徐清,徐清一脚把他踢飞,径直走了出去。不久,一头肥壮的花猪被牵了过来。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听到夏浩的咒骂,过了一会儿,就慢慢传来粗喘气声和花猪哼哼的声音。

    徐清则到了沧南街。

    沧南街两旁,几乎所有的居民都被吓了个半死。本来熟睡的他们,被突然吵醒,起初以为盗匪进了城,急忙藏住家小,后来又以为走了水,祈祷不要烧到自家房子。后来,就只听见门外的喊打喊杀,要死要活……

    约莫办个时辰,门外重新静悄悄了,只听见一些马蹄声,和拖尸体的声音……到底谁赢了?他们不知道,也不敢看,蒙着面,呼唤老天。

    马蹄声,自然是徐清的一队人喽。

    “启禀刺史,此战杀敌二千,伤亡五百,伤员已经得到医治,还有二百兄弟断了气的。”

    “按定额抚恤吧……”

    有战必有伤亡,避免不了的,阻止不了的。若真要组织这种伤亡,唯一的办法,是付出更大的伤亡。唉,慈不掌兵,徐清能做的,只能是善后了。

    “喏!”

    海兴县与沧县交界处,那个埋藏伏兵的山坳里,徐清不战而逃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伏阵,众人大气一松。有人拍拍旁边人的肩膀,以示庆祝,但旁边那人却骂道:“你敢动我?”

    “我,我动你咋地!”

    “你再动我一个指头试试?”

    “试试就试试,动了,你咋地?”

    “哎呦,兄弟们,这小子敢动我!”

    “抄家伙!”

    ……

    所为世族联军,伏兵大阵顿时乱做一团,一开始还是分成两边打,然后就是三打,四打,直到混合乱战。

    卢靖制止不了,也知大势已去,回到县衙卷了钱财,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

    还有一件大事忘说了,感谢【梦九夏】为本书创建百度词条。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