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二十四章 余震(8)
    第二十四章余震(8)

    三千伏兵大乱,有如发生了“夜惊”一般,死的死伤的伤,战斗力全无。天一亮,四散而去,有的重新归田为农,有的三五成群偷摸抢劫,倒是徐清落了个轻闲,不费吹灰之力,世家兵力威胁消弥于无形之中。

    充分发挥“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精神,徐清命令牛吃草,王山,楚江三路军队出击,剿灭较为大股的流匪。另外命令驻扎在南皮守住余家的齐泰将余家上下给绑了,押送到刺史府里来。

    沧州世族,全部惶惶不安。小一点的还好,趁着徐清还没清洗,大肆抛售手中的定产,飘往他地落根生存。大一点的家族就不行了,他们家的人太多,在沧州的底子太深,走,也走不掉的……

    徐清亲自带兵,到海兴县走了一趟,以串通盗匪,谋害朝廷命官的罪名将海兴世族一网打尽,再热热闹闹的为汪毅举报了个葬礼,安顿好他的家人。对于这种刚正的官员,徐清是不喜欢近之的,但徐清依然深深地敬之。

    另外,徐清认命长安来的四人之一盐苦为海兴县县令,至于任命权力,无所谓啦,再请示刘赞就是,朝廷那边也不怕有人找不快。

    至于其他世族,徐清好像忘了一样……

    可徐清怎么会忘呢?他只是没想到用怎么样的好理由,可以将世族们安安静静的“宰杀”罢了。串通盗贼?世族们完全可以推出几个替罪羊。通通杀了?徐清的胆子还没大到那个地步。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杀鸡儆猴才是好办法。杀鸡,这一次要杀两个,才能配得上徐清的“震怒”。两只鸡,一只由余家,另一只是夏家。余、夏两家是大家,杀一个抵十个,肥得啊……即能赚钱,又能给出足够的威慑力。

    但是这一次,只有威慑还远远不够,所以余、夏这两只鸡还要杀的有技巧。

    徐清与世族的斗争,不过是因为三个方面:1、清理空户、黑户,遏制土地兼并。2、缩减世族的官员,拿掉世族的印把子,枪杆子。3、改变地方上“知有世族,不知有朝廷”的现象。

    所以对余家,徐清决定处理掉余家的直系,和官场上的人脉。将剩下的余家人,迁移到另外的地方,按人头画一块地,让他们重新建立一个徐家村。原来余家所在地的黑户全部注册,沧州城,南皮各处余家的店铺全部没收,最后拿出一些遣散费给店铺里打工的。

    地没了,势没了,钱没了,店没了,连根拔起!余家一天之内,沦为平民。

    对于那样被清理出来的直系,徐清冠以串通盗贼的罪名,该杀的杀,改流的流……女眷们,充足官奴,余家下人,变成部曲。

    而夏家,徐清不打算这样大张旗鼓的干,他打算在夏浩身上做文章。毕竟,夏家还有一个在山东的刺史呢,几乎随时可以在官场上报复徐清。

    明着不行,暗着来,反正沧州现在是徐清的天下!

    十几天前,夏家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事情发生:夏家家主夏禇回来了……不是去了山东吗,怎么回来了?

    原来,夏禇接了圣旨赶赴山东上任,到了山东,发现自己上任的那个州已经有了刺史,进刺史府询问,又收到了一个旨意,让夏禇进京。那个时候,夏禇就心里明白,是被算计了。

    先升夏禇的官,只不过是要将他调离沧州罢了,一旦调离了,哪里还会让他当官?夏禇心里知道,又不敢不听旨意,硬着头皮去了长安。到了长安,被安排了个上朝议事的散官,当真的是“一清二白”,夏禇当不下去,告病还乡了。

    夏禇暗地里回到家,严守自己失势的消息,除了几个最亲密的人知道,其他人就连暗河也不知道。可纸包不住火,夏家其他人渐渐的听到了些风言风语,不是直系嫡系的夏家人开始准备后路。

    “五千两,二十万石,换夏浩人头”夏家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念完手中纸条上的字,神色麻木:“诸位,想想办法吧……”

    “……”

    除了沉默,还是沉默……夕阳之悲,莫过于此吧?

    许久许久,那位老人终于明白到了在场之人的意思,长叹一声:“夏家,终于走到末路了吗?”

    “老叔公,没办法啊,我们……”一名夏家管事道:“我们不能为了一个夏家败家子,把夏家都给葬送了啊……”

    又是沉默,夏老叔公再一次哀叹:“也只能让我这把老骨头去丢老脸了……”

    夏老叔公勉强凑了八百两银子,准备好了夏家最大的让步,拜访徐清。可笑的是,威风八面的三大家族之一,竟然凑齐八百两银子还要卖掉家里的小妾、娈童。

    最终,为了要回夏浩一条命,夏老叔公清空了夏家部曲,变卖家财,带着夏家人集体迁出了沧州地界。只是还有一部分不愿意迁走,也就是那部分夏家非嫡系的人,他们没必要迁走,想他们这种人,反正也得不到夏家的庇护,在哪里都一样。

    降维打击!

    余、夏两家,一个根断,一个远走,剩下来的早已不能称为世家,最多最多,能称作大族。徐清也不含糊,划给他们的荒地都是比较肥沃的。原来依附余、黄两家的家族,要么就随他们出走,要么就转而投靠黄家。

    沧州势力去了几乎三分之二,徐清收住了“虎牙”。因为除了剩下的小鱼小虾,就是黄家了。空出来的市场,闲置起来的店铺几乎全部被黄家收入囊中,其中当然有徐清和黄诗梅关系的作用了。

    只剩下十个店铺,徐清没有让给黄家,而是暂时关门,而他要用这十个店铺有什么大用?暂时按下不表。

    黄家得了大利好,自然要有所表示了,带着剩下的世族一一将隐藏的户口人口全部给清理出来。徐清简单统计统计,吓了一跳,空户六千四百余户,黑户出来一万零七百余户。

    什么概念?之前徐清到沧州之时,账面上的户口也不过一万多户的样子,现在清理出来一半是空的,也就是官家手里只有六千多户实户,还收不上一粒米。世族掌握的附庸,却占了整个沧州的大半,这又是什么概念?

    钱啊!这群世家该富得流多少油?!

    让徐清失望的是,世家掌握的人口虽多,手里的钱却实在可怜。因为收的租子基本都是粮食,他们又不肯降一点点价,就算开粮栈也换不来多少银钱。再加上战争的消耗,世家用钱也捉襟见肘。

    没收那么多粮食,徐清放在手里没什么用,堆满了沧州城里有的仓库,再按一文钱一斗,全部卖了,有多少卖多少!

    市价粮食,少的时候要四文钱五文钱一斗,一文钱一斗说出来简直是白给。

    抢购!有多热闹?第一天,当场挤伤三个汉子……有了这个低价粮,秋收之前,再也不用扣扣嗦嗦了。不用担心吃的,可以做多少别的事情?房子终于可以修补了,终于可以计划买一只小猪养一养了,还要再孵一窝鸡崽儿……

    就连沧州城里的乞儿也用自己平时藏在肚脐眼的一枚铜钱换了满满一大斗粮食。

    徐清无本生意,大赚一笔,也得了沧州民心。黄家收购市场,如日中天。百姓们乐得吃饱了饭,终于有了户口。沧州内外,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至于消失的大批世族,谁还记得?

    沧州徐清也全部掌握了在手里。南皮老县令余姚被徐清撤了之后,变成了赵璐,沧县县令是秦时,海兴县令燕苦。沧州四县,三个县被徐清的门生管理,说白了,那都是自家人。只有黄骅县令詹增能官居原职,没有收到沧州乱的冲击。

    没了人捣乱之后,刺史要做的事情实在少,徐清干脆放下刺史的事,军队交给牛吃草等人,政务交给自家几个门生,开始专心陪荀雪儿。只是荀雪儿怀孕了,徐清年轻力壮,精力旺盛,一时没地方发泄,憋的难受,只能打打手.枪。

    孕妇期间的女人,特别敏感,听说孕妇的嗅觉听觉是其他时期的好几倍。这不?荀雪儿也发现了徐清的异样……荀雪儿决心一下,一个“陷害”徐清的小计划开始启动。

    六月末,沧州上下被治理得有条不紊,民无讼,市无争,牛吃草和小如的婚礼终于提上了议程。徐清在沧州城里拣了一处宅子,不是什么豪宅,但也干净宽敞,住着小两口绝对够,足够有地方给他们折腾。关键是,离刺史府较近。

    徐清作为牛吃草小如两个人的“主子”,自然要办一个热热闹闹婚礼了,再者说,这是也徐清到沧州以来第二个大喜事,而且这个喜事不用徐清小心翼翼的捧着看。

    喝,大喝一顿,喝到酩酊大醉,喝到天旋地转……这也是徐清第一次自愿的喝醉吧。

    宴会归来,徐清在大门口撒了一泡大尿,跌跌撞撞回到卧室,剩下的理智提醒他荀雪儿身子有孕,又跌跌撞撞回到了书房。往被窝一钻,咦?不对……

    软的,香的,熟悉的香味?记不起是谁了……好香,好软,好滑……

    不行,忍不住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