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二十六章 诡运(2)
    第二十六章诡运(2)

    红树林旁边,徐清与斗笠翁对视着,各自都想对方先转移视线。徐清看着斗笠翁的面庞,有着久经风雨的痕迹。发了一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斗笠翁听了,露出一抹笑意,答到:

    “闻其言语,晓其为人,刺史在崖上诵诗,小老儿无疑听到了,知沧州地界,只有刺史大人能有此气魄了……”

    虽得了奉承,徐清也没因此放下戒备,冷冷道:“有何贵干?”

    “无他,见一见刺史大人罢了……”斗笠翁又说:“徐刺史,黄骅县出了一件怪事,不知徐刺史能否解开呢?”

    “你是谁啊!”牛吃草不客气的说到:“你也敢对刺史做的事指手画脚?”

    斗笠翁不在意的道:

    “徐刺史若是能解开此迷,小老儿送上一份大礼!”

    说完话,斗笠翁“嗖”的一下离开了,在红树林里行走如履平地。徐清再想问,也没了机会,只能带着疑惑回了海兴。

    “老板,看看盐……”徐清走到自家盐店里面,把肩上的褡裢一甩,铜钱相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盐作为商品,从商鞅那里开始,就差不多都是国家专营,可在隋朝之后,到安史之乱之前,短时间的成了私商能运营的了。

    店伙计听了声音,瞟了一眼徐清,心道:哪里的乡下土包子!徐清钱袋哗哗响是没错,但店伙计也知道,徐清这种“乡下人”最不好相与,买头蒜,非要搭上条葱,买斤肉,非要一页肺……

    店伙计有气无力,皮笑肉不笑道:

    “这位客官,这里买盐概无送品……”

    “这样啊,我还打算买个百十斤盐的呢,既然如此,我去他处……”徐清转身就走,我是贪你拿点零搭的吗?徐清进了进这家店,纯粹是因为门牌上吊了一个木牌,木牌上写了一个黄字罢了。

    “客官留步……”店伙计砸舌,几斤几两盐,送不出东西,可百十斤盐可又不同,那可算得大宗交易。店伙计着实重新认真打看了一下徐清的服饰,心道看不出嘛,人不可貌相,可店伙计的眼光又下移到了徐清的褡裢上。

    “不是说不送东西吗,我去别的送东西的店还不行?”徐清回过头来,褡裢里的铜钱再一次清脆的响动了一下。

    “客官说哪里话,羊毛出在羊身上,别的店送东西,还不是价格就高了许多?”店伙计眼珠直溜溜转道:“再说了,交易不送礼,交情送千金啊,我家掌柜可是好客之人呢……”

    “唔,先看看盐,再见你掌柜……”

    “好嘞……”店伙计拿出来一排木盒子,从浅色到深色五六样儿盐。伙计开始介绍了:“这是精白盐,是用来泡茶的,沧州原来那样世族们都爱吃,这呢,是粗白盐,煮菜吃的……”

    “这些盐,都不是我想要的,还有其他吗?”徐清一个个看了,摇摇头。

    “这最后一样,是海盐,苦人家才吃,只要二文钱一斤,富人家都是买去给马舔食的……”店伙计指着一小袋盐,黑乎乎的,连盒子都没有。他话里的意思是,穷人都不吃,你这地主老爷吃的话,太掉面子了。

    “这马,为啥子要吃盐?”可徐清的注意了显然不在面子上,只是好奇马吃盐的事情。

    这时,门外面传来几声驴叫,店伙计心里不仅笑了几声徐清,只有驴没有马,自然不明白马要吃盐,笑着解释道:“马吃了盐,力气大呢……”

    “哦,那,那就先来二十斤黑的!”徐清往袋里一摸,大手一排,四十大钱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摆在桌上。

    “哎呀,我说客官,这海盐可不好吃,卖也不好卖啊……

    “这盐我拿去喂驴不行吗?钱又不少你的!”徐清反问到。

    “额,客官,我给您包上……”店伙计收了钱,不声不响落了一子儿在自己口袋里。留意了一下徐清的样子,觉得以前没见过这路商人啊,买这么多盐干什么?伙计不解,也没在意,正所谓活久见,怪人怪事多了去,伙计躲在柜子后面,开始幸幸福福数私房钱了。

    只不过伙计从此以后,逢人便说一个故事。故事里头,有一个一个地主,家里每次吃饭都不放盐,为了看得更清楚,于是要买黑色的盐,以便看清楚。此故事一说,总能博得众人一笑。当然,这些“小民”的趣事,不是徐清能知道的。

    银货两清,徐清不计较店伙计之前的不敬,他可还急着改进海盐呢……

    早在黄帝的时候,就开始了海水煮盐,那样做出来的盐量少杂质多,后来才知道了晒盐。

    可以往晒盐制海盐的方法太土,就是在大潮过后,用钯子钯海水浸过的沙土,在烈日下暴晒。等沙土上有白色的小颗粒出现,盐工们将沙土再用海水冲,冲出来的就是卤水。

    然后将这一部分卤水用竹席什么的过滤一下,再煮干,结成一团团黑物,就是所谓的海盐了。

    这样的盐有黑乎乎的,味道差,远不如内陆的盐。海水制盐一直没有得到推广的,也不能用作商品销售,只能稍稍让贫苦人家解解燃眉之急罢了。

    保证海盐的质量,最重要的是过滤这一步。记得初中化学,就有过滤粗盐,徐清要做的,就是改进过滤这一步了。

    走到县衙,为了给燕苦这个县令面子,只从后门进入。燕苦也明白,徐清这次来,是检查“作业”的,或者布置“作业”的。见了燕苦,简单寒暄了一下师生之情,徐清直入正题,让燕苦抬来几口大锅架上。

    大锅架好了,只见徐清每个锅里放了约莫两斤海盐,倒了一桶水,锅下面再烧了一把火,搅动搅动,海盐就在水里慢慢化开了。

    盐溶解到了水里,而眼里的杂志却在锅底慢慢沉淀,形成了一层细细的底垢将水倒出来静置。

    “燕苦啊,你到海兴十几天了,当如何治理?”徐清是燕苦的老师又是上司,可以直呼其名。

    “老师,苦以为,海兴地力小,不宜生产,可海洋里物产丰富,只要能建造一处小船坞,再组织渔民打捞,制作成为干货,销售到邻县,就能改善不少生活……”燕苦恭恭敬敬的回答。

    “哦?”徐清听了十分高兴,难得有睁开眼向海洋看的人,徐清试探道:“可,农业乃治国之本,你做那些可是旁门左道啊……”

    “老师,恕学生直言,凡是利国利民之法,皆为国本民生,不以农商为别。”

    “哈哈哈哈……”徐清拍手大笑,看得燕苦一愣,徐清解释道:“将来发扬光大为师学问的,就是你燕苦啊!”

    听了这话,燕苦受宠若惊,赶忙跪下:“老师……”

    “起来起来,你刚才说的那个用海货致富之路还有瑕疵,譬如,建造船坞的人力物力何来,你可有办法?”

    燕苦叹了口气,摇摇头:“学生惭愧……”

    徐清不说话,将静置的盐水拿了出来,放入洗净的大锅里。之前放盐水的桶子里,因为温度的降低,竟然又析出了一层薄薄的尘泥。

    “老师说的,莫非是海盐?”燕苦嘟嘟囔囔,想不清徐清把海盐煮来煮去干什么。

    徐清用手指蘸蘸锅里的盐水,尝一尝,品了一下,心道还不错,至少尝不出杂味了。

    加大火煮开盐水,改用小火,锅里的水渐渐蒸干,一些小小的白色晶体开始越来越多。徐清用木棍慢慢搅动,不然盐糊了。搅了半天,燕苦也想上来试试。

    盐晶体越来越多,把火灭了,靠着锅里剩余的热量将水蒸干。

    “老师,这海盐,原来还可以变白啊……”燕苦看着锅里一层白盐,惊叹不已。拿手指蹭下来一点,尝尝道:“味道,这味道和粗白盐不相上下……”

    “如此,能致富否?”

    “老师真如神仙下凡,学生有幸,受教了……”

    “哈哈哈,万物有道自在其中也……”徐清谦虚有加。

    其实后世有更为先进的晒盐之法,奈何徐清不会啊。所以只能使用这种较为低效的办法了,微微一算,不过是耗费了些许柴火,而且一个熟练工人也至少能管五锅。再加上黑盐变白盐,重量减少的损失,和黑盐本身的价格,一斤白盐的成本不过三文钱。但若卖出去,马上能卖到十文,若是运到缺盐地区,十几文也是有的。

    师生两人探讨了好一会儿,关于海盐纯化的推广,量产。徐清给燕苦下达了一个指标,年前日产五百斤!

    这么大的产量,等到马尼德回来,就可以装上一大袋子了。等到他的商路打个大圈,经济效应马上就会显现。而且,盐山那边的盐作坊全部被黄家垄断,徐清直接可以拿到三成产量或收益。两边加起来,还皇帝老子的账,就有底气了。

    忙完海盐这边,徐清心里头大畅,想起那斗笠翁的话,十分好奇。

    黄骅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里的县令不像其余三县的,都是徐清门生,天地君亲师,一家人的关系。那个詹增,徐清也有感觉看不透的样子。

    徐清让牛吃草回沧县调了八百兵丁,安放在黄骅旁边以防万一,自己则骑着毛驴去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