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三十五章 言商(1)
    第三十五章 言商(1)

    寂静的山岭下,耸动着一个个人影,还有摇曳着的火把,无声,连空气都凝住了,只有暗夜无边……

    最后的敌人已经聚集在眼前这座岭上,无处可逃,只等徐清下令进攻了。

    可徐清却下令,在岭下驻扎休息,因为他已经累了,士兵也累了,马也累了。虽然凭着人数上的优势在,山上的敌人是不堪一击的,可徐清不想因此付出更大的牺牲。谁的命不是命呢?

    徐清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才蒙蒙亮的时候,徐清下令,放火烧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放火烧了暗营,徐清不玩玩火攻?那可就输了气势。况且,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证实了对方应该是一营死士,留不下一个活口,与其让自己手下的士兵像蚂蚁一样进攻,不如一把火烧他个精.光。

    火势蔓延的很快,比初生的太阳更红……

    简单的说吧,山上的人忍不住火势蔓延,置之死地而后生,发动过几次突围,可还是都被徐清指挥用箭射了回去。最后对方首领想和徐清鱼死网破,带着本来就不多的人冲击徐清所在的中帐,可惜只是不自量力。

    战斗,赢得毫无悬念,只是徐清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快意恩仇,执掌生杀夺予,实际上是要背负很大的压力的。还有一个东西让徐清高兴不起来,那头领人物死之前,远远地给徐清留下了话:

    “你敢用官军对付我们,坏了大规矩!等着上面的人,暴怒吧!”

    徐清很郁闷啊,到底得罪谁了?动用官军,又怎么坏了规矩?

    从上次黄家盐铺的那个谋杀案,到现在为暗河报仇,徐清面对的是一个对手,可是,徐清连对手到底是谁都搞不清楚。拍了一地的苍蝇,却不见背后的猛虎,关键是苍蝇还一个接着一个的来……

    早知道,就不管黄家那劳什子事情了……

    暗河回来之后,带回来一个确切消息,徐清得罪的人,来自长安,但却没有更具体的消息了。又是一个断了的线索,徐清心里挠痒一般,也没无可奈何。

    暗河大受损失,急需补充血液,徐清就直接把他们安排进了军队,让他们暗中去搜集可以培养的人手。另一边,徐清也“老实”了不少,没有再四处乱窜。重新打造了一批火.枪,给荀雪儿她们三女装备好,以防万一。

    暗营那一战,应该是给了对方大大的损伤,日子似乎平静了下来……

    一个月过后,田里的粮食开始收割,金灿灿的田野一点点被镰刀蚕食,留下一个个的秸秆堆和黑色肥沃的土地。秸秆放在田里晒一晒,可以拿回家补房顶,垫床铺,还能做柴火。

    洛南有人过来了,带过来许多徐清田里的出产,还有几十头大白猪。这可把徐清乐坏了又有半年多没吃猪肉了,外面的那些吃shi长大的猪,哪里敢吃?

    丰收的季节,家家都有余产,可家家也有不足,就要用多余的,去换不足的。所以一到收获的季节,商人就开始活动了。用工业产品,从农民手中换回来农产品,又转手买给手工业者,要是运到缺粮的地方一倒,马上就是几倍的利润。

    徐清抽的税非常低,基本只够徐清上交国库和发工资的。盗匪没了,不用交保护费,加上今年收获还算不错,百姓家里终于能过一个安详幸福的年了,连猪肉也变得紧俏起来了。从隋末,到今年徐清来沧州,沧州百姓算得上过第一个肥年了,百姓为了感谢徐清,这一年秋天出生的孩子,都被冠以徐姓。

    流民也有粮食获得,肚里不缺食,就会想其他改善生活的事。流民们自发的组织起来盖房子,铺桥修路,最重要的是,盖了一座庙——徐刺史庙。

    徐清听了这件事,他乐呵呵的换了平民衣服去徐刺史庙看看他自己的神像。却只看见一个大腹便便,长须刚目的猥琐中年男人像,合着百姓心中的好官都长这副模样?

    这种个人崇拜是要不得的,不实惠啊……徐清不客气的在神坛上拿了一个大苹果大吃起来,结果被庙祝那扫帚追了出来,这还不算完,出了徐刺史庙,庙祝招呼过路之人一起追徐清,要不是徐清跑得快进了沧州城,不然还真得被愤怒的“信徒”给削平了。

    在徐清和世家商业战的那几天,徐清发布了一个政令:沧州境内免过路税。可在商业战结束,甚至世家灭绝之后,徐清一直“忘记”把政令收回。这导致沧州城内的商队与日俱增,好有一副摩肩接踵的繁荣迹象。

    徐清站在城墙上看着一队队的货物运进沧州城,又一队队运出去,口水那个流啊……

    如此多的商人啊,那一天的流水账该有多少?稍微抽一点点,那又会有多少钱?虽然抽的税是进了公家的账上,可整个沧州不都是在徐清手上么,想拿多少拿多少。

    实物税徐清是不会重新收的,那个东西收益少又让商人望而却步,一旦开征,沧州城繁荣的景象就会如泡沫一般快速消失。徐清要收的,是增值税……

    以前的税收制度是,一斗米运过来,不管你卖多少钱,反正进城就抽十分之一。十分之一是给朝廷的,还有税吏的辛苦费另算,去茶水,脚路费,耗损,虫鼠费各种明目。这种税收制度对商人来说是很不合理的,赚了钱还好,可以补上税收那一块的损失,可假若没赚到钱,就那抽的这几次税,就得让商队亏到吐血。所以以前的商人,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轻易不肯出手货物。

    而徐清要征收的增值税则不同,举同样的例子,一斗米成本十文钱,二十文卖出去,那就收一文钱税。也就是说,如果一趟跑商没赚到钱,好歹还能原原本本收回来货物,不用抽掉十分之一。这一来,商人的风险就大大降低了,凡是手里有货,不都来沧州先看看?

    可是,怎么收税?谁来收税?

    这一个制度需要两个方面能配合自如。一方面是商人要配合,如果他们将账目弄虚作假,明明利润十文钱,他硬说一文钱,这税就收不上来。当然,徐清可以官方查账,可那挨不住许多的商人联合起来对抗啊,最终,又会走到官商对立一条老路上去。

    另一方面,就是税吏的素质了。阎王易过,小鬼难缠,税吏就是小鬼,如果他们阳奉阴违,对下巧立名目,对上隐瞒私报,照样的又会一如从前。

    制度未定,人才先行,先办一个招聘会吧!

    一张大红纸贴在菜市口的布告牌上,红纸两边站立了两个威武雄壮的士兵。过路的人一看,咦?是红纸,是喜事!难道又要减税了?赶紧凑了过来……华夏自古爱从众,不一会儿,布告牌下面就人头攒动,密不透风了,哪怕在场的人没几个看得懂布告牌上的东西。

    “挤挤……挤挤……让我先看看……”一名瘦插缝儿伙计挤进来,拍拍胸脯,站到前面自豪地看着道:“我认字,给大家读一读……”

    “哎呦,看不出啊,你还识字?”一个人带着疑问地道。

    “我这叫真人不露相……”瘦伙计念道:“招……长一人,二人,干……五十人,一百人!”

    “就,就这个?我看那好些个字呢……”

    瘦伙计黄脸腾的就红了,他曾经帮着掌柜管过几天帐,他一看布告牌上挺多数字,马上跳了出来,可布告牌上的字他只认得数字啊,其他那些字他哪里认得,只得灰溜溜下来了。

    又见围观群众混乱了一番,人群里有人道:“张书生来了,他识字,让他看看……”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人拿着纸扇悠然自得,闭目养神。众人心里暗骂一声,你要我们让路,说一句话不就完了吗,装什么高深?只不过众人还是凑出了一条空道,让那书生趾高气昂的到了布告牌下。那书生摇了一摇头,看着布告牌念:

    “招聘:刺史府新建商税司,招司长一人,副司二人,干事五十人,巡街一百人。即日起,有意者十日内到刺史府面试,择优录取。特,无人不可……”

    众人听了砸舌,一个进城售米的老农开口道:

    “这,这刺史府招长工?”

    如今田里粮食收了,他正想干点零活儿贴补家用呢。另一个老农听了,也是眼睛一亮:

    “听说这新刺史是个大好人,连流民干活也给大白米饭吃,要是他招长工,那工钱该不会短的!”

    一个屠夫大笑一声:“哈哈哈,你这两个糊涂老倌,刺史大人是招税吏呢……”

    那书生听了,做模做样点点头:“然也……”

    “嘿嘿……而且啊,好像还没有条件,你这两个老倌去当当官?”

    “不敢不敢……”那两个老农连忙摇头。他们口说不敢,其他人心里却暗自计较,哪怕是当个小巡街那不也是铁饭碗,吃皇粮?光宗耀祖啊!这次一次招一百人,我难道比别人差?

    那书生却一脸不屑:“呔,税吏罢了,哪里能算官员?但税吏好歹也是朝廷中人,怎可谁都能去,这刺史糊涂啊,有辱斯文!”

    书生说完,飘然而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