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四十六章 果然有人要吃酒
    第四十六章果然有人要吃酒

    众人生火取暖,正舒服的时候,众人听见李均在和其他商人争吵,仔细听去,原来是李均在和其他商人在商量行程的问题:

    李均拿着藤条,挥得直响喝道:“一个不走的吃俺二十棍!”众商人一齐说道:“都管,挑夫们提着百十斤担子,须不比你空手走的。你端的不把人当人!便是暖和天气,也得照顾他们一下。你好不知疼痒!只顾逞强!”

    “你们这畜生要怄死俺了!打死你们!”李均骂着,拿起藤条,就要劈脸打去。

    那些商人躲过这一鞭子,喝道:“老货,且住,你听我说!我们几个无一不是走南闯北的人,见过的商人没有一千 也有八百,不是我口脏,量你是个老前辈,抬举你做个都管,比得芥菜子大小的职位,你也配在我们面前逞能!别说我们也是商队头领,便是一个脚夫,也合依我劝一劝!只顾把我们打,把我们当成什么看了?”

    李均道:“诸位,你还是年青人,哪里知道这塞外路途上千难万难!”有商人说道:“四川、两广这种地方我们也曾去来,没见你这样卖弄的!”李均道:“如今须不比太平时节,这塞外之地,也不必四川、两广啊……”商人们却道:“你说这话该剜口割舌!今日天下怎地不太平?”

    李均却待要回言,只听见另一处火堆旁边有人道:“若是黑夜赶路,就得温一壶酒让大家暖暖身子。”众人也寻声看过去时,只见那里一字儿摆着七辆小推车儿,十一个人,在那里烤火,一个鬓边老大一搭朱砂记,拿着一条朴刀,这十一人也是一队小商人,早就面熟了的。

    拿起朴刀,李均喝道:“你等莫不是歹人伙细,让我们吃酒糊涂,好夺货物?”那十一人道:“你颠倒问!你带着我们七转八转,还不见边关,你莫不是歹人?我等是小本经纪,那里有钱与你!”李均不作这些无用的争辩,问道:“你等且说哪里来的人?”

    那十一人回道:“早说过,我等兄弟几人是山东人,贩枣子出塞外去。”李均点头道:“原来如此,也是一般的客人。”那十一人道:“诸位请几个枣子了去。”李均道:“不必。”

    提了朴刀,再回商人这边来,李均把朴刀插在地上,也烤起火来。 没半盏茶功夫,众人又想要吃酒了,有一个汉子就道: “我桶子里还有白酒。”

    有人继续问道:“多少钱一桶?”那汉子道:“五十文足钱。”众挑夫子商量道:“我们又冷又渴,何不买些烫来吃?活活经骨……”正要在那里凑钱,李均见了,喝道:“你们又做甚么?”众人道:“买碗酒吃。”李均调过朴刀杆便打,骂道:“你们不听俺的言语,胡乱便要买酒吃!好大胆!”

    挑夫子回道:“我们自凑钱买酒吃,干你甚事?也来打人!”

    李均劝道:“你理会得甚么!到来只顾吃嘴!全不晓得路途上的勾当艰难!多少好汉被蒙汗药麻翻了!”

    那挑酒的汉子看着李均冷笑道:“你这客官好不晓事!早是我不卖与你吃,却说出这般没气力的话来!”

    这边闹着,那伙贩枣子的客人走过来道:“你们做甚么闹?”挑酒的汉子回道:“我把酒拿出来卖给别人吃,烫了在此暖身。他众人要问我买些吃,我又不曾卖与都管。这个都管道我酒里有甚么蒙汗药。你道好笑么?说出这般话来!”

    那十一个客人说道:“原来是如此,说一声也不打紧。我们正想酒来暖身,既是他们疑心,且卖一桶与我们吃。”

    那挑酒的汉子道:“不卖!不卖!”

    这十一个客人道:“你这鸟汉子也不晓事!我们须不曾说您,反正是你也要挑回关内,便卖些与我们,打甚么不紧?”

    那挑酒的汉子便道:“卖一桶与你不争,只是被他们说的不好。又没碗瓢舀吃。”那十一个人道:“你这汉子忒认真!便说了一声,打甚么不紧?我们自有椰瓢在这里。”

    只见分出两个人去车子前取出两个椰瓢来,一个捧出一大捧枣子来。十一个人立在桶边,开了桶盖,轮替换着舀那酒,又放在热水里烫一烫,把枣子过口。

    无一时,半桶酒都吃了。吃酒的十一个人道:“正不曾问得你多少价钱?”那汉道:“我一贯不说价,五十足钱一桶。”

    吃酒的那几人道:“五十便依你五十,半桶算你二十五,饶我们一瓢吃可行?”

    那挑酒的汉道:“饶不得,做定的价钱!”一个客人把钱给他,一个客人便去揭开桶盖,兜了一瓢,拿上便吃,挑酒的汉子看见了,抢来劈手夺住,望桶里一倾,便盖了桶盖,将瓢望地下一丢,口里说道:“你这客人好不君子相!戴头识脸的,也这般罗唣!”

    这么一趟酒香飘开,众挑夫子和商人见了,心内痒起来,都待要吃,看着李均道:“都管,那卖枣子的客人买他半桶吃了,我们胡乱也买他这剩下的吃,润一润喉也好,老爷方便!”

    李均于是道:“既然大家这么说了,就吃些酒吧,热热身子,便起来赶路了。” 众挑夫子听了这话,凑了二 十五文足钱,来买酒吃。那卖酒的汉子道:“不卖了!不卖了!这酒里有蒙汗药在里头!”

    众挑夫子陪着笑,说道:“大哥,值得便还言语?”

    那卖酒的汉子还道:“不卖了!休缠!”

    这边吃过酒的,贩枣子的客人劝道:“你这个鸟汉子,你也忒认真!”那挑酒的汉子道:“没事讨别人疑心做甚么?”

    说完也把桶放下,那些挑夫子变开了桶盖,借来这椰瓢,先烫了一碗给李均,他摆了一副臭脸,放在一边不肯吃。有各自给雇主舀了一碗,雇主们一饮而尽。卖枣的几人快意地道:“就送这几个枣子与你们过酒。”

    众挑夫一发上,那桶酒登时吃尽了。不一会儿,只见这众军汉个人头重脚轻,一个个面面厮觑,都软倒了。那卖枣子的人推出这七辆小推车儿,眼中冒出狼一般的光芒,那有胎记的汉子对“李均”道:“李老头子,宝刀未老啊……”

    “那是那是,李老伯可是我行泰山啊……”说话之人,正是那挑酒的汉子,如果徐清在这,肯定就认得,这是那个向他卖牛冲的人。

    李老头子道:“这酒不多,他们软不了多久,且收拾完他们再说话。”

    正打算要把在场的人收拾好的时候,却有人发现了异样。

    “不对,那年轻商人呢?”

    可惜,回答他的只是一阵无情的弩箭迸发的声响:

    “嗖!嗖!嗖!”

    这些弩箭的主人,自然就是徐清手下的人了。早在有人提议要吃酒取暖的时候,徐清就悄悄命令手下该隐退的隐退,该装晕的装晕,一个个把弩箭架上。

    而且,众人争酒的那一刻,早就被躲在暗处的徐清瞧了个清楚。

    原来拿出的那一桶酒,本是好酒。十一个人先吃了小半,让人死心塌地以为这桶酒没问题。又有人故意兜了半瓢吃,却被挑酒的那人,劈落在桶子里,妙处就在于此。劈落下的那一个瓢里,已经藏了蒙汗药,劈在桶里,药便全倾在酒里了。众人再吃,便中了奸计。

    那些歹人一发现异样,徐清便发动袭击,那群歹人不过二十人,这一阵箭雨过后,只剩下了几个人。徐清等人一拥而上,把众歹人的命取了,其中就包括那卖牛冲的,李老头子等人。徐清看见卖牛冲的人也是其中之一,想起来上次他兜售牛冲的场景,心道,幸好没买,可能那就是一个钓鱼的鱼饵了!

    不过真相,似乎已经随这些人的死亡被永远掩盖在了烟尘里。

    剩下的人慢慢转醒,一个个唏嘘不已,对徐清千恩万谢。那些歹人的货物,自然就落到了徐清手里。徐清一数,竟然有几百两上等纯银。

    此地不宜久留,徐清重新带着这些商人遁走了。路线什么的其实不打紧,一直往南走就可以了。不过走了十余里,就已经可以看到定居边塞的人家了。问了路之后,边城不过在西边五六里的地方罢了。

    事实证明,李老头子一直在带着他们在附近转圈。事实也证明,听老婆大人的话,的确没错。这次要不是黄诗梅察言观色,可能徐清也就做了大草原的肥料了。

    这次出草原,徐清最重要的收获不是买了很多廉价牛羊。最重要的收获是,他知道了两边百姓,在底下是很友好的。只不过有一些政.治投机者,还有一些游荡在边关的寇匪,在不断损害双.边互信。既然两边老百姓都是很友好的,又是相互需要的,那么合作共赢就是有可能的了。

    徐清早早让马尼德去做的大商路,就是建立在这基础上。一旦商路建立起来了,两边百姓,互取所需,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态势,那战争怎么还会被提上议程呢?

    听起来,和某某联播似的了……

    徐清回到边城,正打算入城之时,却碰见了那个所谓的“大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