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五十五章 有乃父之风
    第五十五章 有乃父之风

    “你敢吗?荀姐姐看着呢……”黄诗梅一脸坏笑。

    “哪呢哪呢?”徐清一听见荀雪儿再侧,忙松开黄诗梅。不怕别的,就怕荀雪儿见了有那个啥产后忧郁症就大大的不好了。

    “哼,胆小鬼……”黄诗梅一指,荀雪儿便从窗边露出一半脸颊。

    “说吧,你来干甚,别想蹭我家饭吃了!”徐清想起刚开春的时候,黄诗梅天天过来,吃的又巨多,吃不下的还要全部打包带走。

    “才不是,我可是来看小宝宝的,谁稀罕你那点吃食?”黄诗梅双脚一登,便进了荀雪儿在的那间房子。

    想起小徐清,徐清便也心里一动,跟着去了。进屋一看,小月也在,只是不见荀雪儿手里的小孩。

    “雪儿,一秋呢?”徐清拉着荀雪儿的小手,一边把手上印出来的几件成功品,放到桌子上。

    “刚睡着……”荀雪儿一脸疲惫:“他一醒来,就得带着他到处走走逛逛,不依他就哭,也不知道他在看些什么东西……”

    “都说婴儿的目光一日长一拃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小月插了一句。

    “咱家宅子大嘛……”徐清傻傻的笑,黄诗梅见没人理她,无趣得紧,拿起徐清放桌上的几张印刷品来看,一边道:

    “让我来看看徐大才子有何作品啊,我记得徐才子的字,可是古拙的很啊……”

    “不不不,我的字的确臭,不是古拙……”徐清说着,老脸一红,倒是诚实,这些事情本就没必要撒谎,月满则亏嘛,有个缺点不是坏事。徐清接着道:“这字是请方家写的,诗是我写的……”徐清说完,老脸又是一红,其实诗也是他抄出来的。

    “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十枝花……”黄诗梅念完,在座之人具是点点头。清秀小品,雅致如水,的确不错。

    “只是这诗有什么不同?”荀雪儿问道:“向前徐郎写诗,都不写出来的,这次怎么非要请方家题写上?”

    “咦?”不等徐清说话,黄诗梅惊了一句。

    “这些字……”黄诗梅继续道:“这些字,怎么如此相似,不,不是相似,简直是一模一样!”

    大家都问:“怎么,一个人写的,难道就不可以不一样吗?”

    黄诗梅答道:“不,不会的,当初王羲之醉酒之下写出兰亭集序,可酒醒之后再写,却再也写不出兰亭集序初本那般样子,可知一个人写字,也是写不出同样的两个字的……”

    “这些字,写了几十张,竟然气势,格调,一笔不错,这是怎么做到的?”黄诗梅看着徐清,不住的疑问。同时小月和荀雪儿也同时看向徐清,希望他老实交代。

    如此三堂会审,徐清哪敢再卖什么关子,绕什么圈子,便老实地从印章的原理出发,给众女深.入浅出的讲解了一番雕版印刷术的道理。聪明贤惠如三女,一听就知如此法子可大用于文章的传播。徐清点点头,一人给了一个摸头杀,意思是孺子可教也。

    再过一会儿,又得吃饭了,三女将一脸黑线的徐清赶了出去整治果蔬鱼肉。徐清委屈落泪,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三个老婆难得罪。一抹眼泪,心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再过几天农奴翻身把尔等仨女就是干!

    荀雪儿正在坐月子,吃得要营养,但是又得清淡。徐清有时候炖一只整鸡,有时候又花点时间把整鸡切成片,熬些酱汁儿蘸着吃,有时候 时间还要充足,干脆切成小丝儿半成饭。其他东西,如牛羊肉,都要清淡可口,差点没将徐清的厨艺掏空。

    “菜来了~”徐清学小二一般高声喊:“今天吃的是,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 ,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 ,晾肉,香肠,什锦苏盘, 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罐儿野鸡~”

    “哇哇哇……”黄诗梅听见徐清报的菜名,兴奋得一蹦三尺高,全没点女孩家家的样子,可等徐清端上桌来,却只看见泥巴团四个,脸一黑,对徐清道:“徐大刺史怎么吃土啊?”

    其余二女也皆是不明白,看着徐清,徐清叉着腰道:“别嫌弃,等下你们吃完肯定是不够滴……”

    说完,徐清也不等三女再反驳,用小火钳仔细敲开一个泥巴团。刚一敲开,里面露出来了一层绿油油趁着春天刚长出来的新鲜荷叶,一阵荷香扑鼻而来 。再行打开一些,一阵鸡肉的芬香,四散开来,在场四人皆是口水连吞,眼神被这泥团勾住。

    “此乃一品叫花鸡是也……”徐清在三女的眼神下用小刀将鸡切开,摆了三个小盘子,每个放一份,请三女尝一尝。

    三女互相望了一眼,黄诗梅不敢动,小月也不敢动,荀雪儿拿起筷子,夹起一片道:“徐郎先吃一片……”

    平日里,若是三女单独和徐清相处,肯定是大大方方吃了,甚至还会和徐清抢着吃,因为她们知道徐清喜欢她们不拘束的样子。可现在三女都在,就不同了吗,特别是有个“外人”黄诗梅在此,荀雪儿二人自要显得有教养,不能坏了夫妻的“规矩”。先夹一片给徐清,以示伺候夫君。黄诗梅做为第三个,也不能先吃,要尊奉大妇。

    徐清吃了一片,自觉还不错,咸淡适中,荷香扑鼻,还有其他味料让鸡肉更是鲜美无边。徐清吃完,荀雪儿才吃一片,荀雪儿吃完,小月和黄诗梅才动筷子。小月黄诗梅都是后来者,不分尊卑。

    对于这些小动作,徐清看在眼里,只是默不作声。三女做到这样,他已是非常满意了。

    三只鸡下肚,三女连个饱嗝都不打,还看着徐清要吃的。都说男人最喜欢听的是“我要”,最怕听到的却是“我还要”,荀雪儿要喂奶吃得多,徐清理解,黄诗梅不喂奶不怀娃为什么要吃如此多,徐清就不理解了。

    第四只鸡吃完,黄诗梅抹抹嘴,吐了一句话:“这个泥巴蒸鸡,不错~”

    徐清黑着脸道:“您老吃得开心,就是小的我福气……”

    “嗯嗯呢,这个态度不错……”黄诗梅一拍肚子一笑,好似一个恶地主。

    饭后,徐小清醒来了,哇哇的哭。徐大清过去安慰,徐小清却不给面子,一泡大补的童子尿给徐清来了个颜.射。三女笑得乱颤,都道:“这孩子,有乃父之风……”

    有乃父之风?怎么说,徐清不解,看了一眼荀雪儿和小月,却发现她们两个脸色一红,发觉到自己说漏了什么,忙又带着徐小清在宅子里到处逛去了。留下依旧一脸茫然的徐清和坏笑地黄诗梅。

    徐清将脸洗了,清理掉自家儿子这大补的童子尿,坐下来呷了一口茶问道:

    “诗梅,你似乎还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啊?”

    “徐大哥,我想邀你去外面玩~”黄诗梅诧异片刻,乖巧下来,对徐清道。

    “不去……”徐清直截了当拒绝了。

    “为什么?”黄诗梅急了。

    “你不记得上一次出去了?”徐清撇撇嘴,上次出去就是亡命丛林,他可记忆犹新。

    “不不不,这次不会的……”黄诗梅道:“这次我们带些护卫过去……”

    “去哪儿?”

    “我们去打猎!”

    “不去……”徐清再一次直截了当拒绝。

    “为什么?”

    “我怕野猪啊,蛇啊,獐子,我都怕,不去打猎。”

    黄诗梅听了,知道徐清是开玩笑,也装作生气的样子,转过去不理徐清,不过三息,黄诗梅道:“你不去,我就只能和那个欧阳镇东一起去了……”

    徐清继续不说话,黄诗梅见此,眼神魅色一闪,撩腿坐到了徐清身上,糯糯的道:“徐大哥,就陪小女子去一去嘛,伦家需要你嘛~”

    一旦女人开始色.诱,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只能暂时答应,不然,就等着至少半个世纪的冷战吧。徐清终于点点头,黄诗梅欢呼雀跃,对着啵唧一下。

    得了这等便宜了,徐清却摇摇头,道:“想让我去嘛,可是可以,不过你要付出一点什么……”

    “坏人,你要干什么?”黄诗梅坐在徐清腿上,顺势在徐清耳边轻轻的说 ,说完,还在徐清耳边轻轻的嗬了一口气。

    徐清拍拍黄诗梅屁股,也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我想……我想问一下,刚才雪儿他们怎么那个样子,那一句‘有乃父之风’是什么意思啊 ?”

    “哼,原来是问这个……”黄诗梅白了徐清一眼,站了起来道:“不告诉你……”

    “那我不去了……”徐清二郎腿一翘,也是头偏向一边。

    “哎呀,那种事情,怎么好说出来嘛……”黄诗梅秀脚急得直蹬。

    “什么事情不好说,都快要老夫老妻了。”徐清不肯放过这次机会。

    “雪儿…和小月…说,说你…有一次,唉……”黄诗梅脸色如朝霞结结巴巴地道:“…说你有一次,行周公之礼的时候,弄到他们脸上了……”

    吓,原来“有乃父之风”竟然是这么个意思,难怪黄诗梅也要三缄其口,徐清愈加好奇荀雪儿三女一起说的体己话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