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八十章 一条大河
    第八十章 一条大河

    “乌拉乌拉!”

    “断红尘,爷来救你啦!”徐清乘一匹跑得飞快的草原马,在紧握缰绳之余吼了一句,结果差点人仰马翻。没办法,这草原马太猛了!徐清平日里骑普通马,都只敢让马小跑的,可现在为了跟上部队,只能“狂踩油门”了。

    “乌拉!”接近了高句丽人,大贺氏骑兵迅速拉弓射箭,切着高句丽人包围圈的外围闪过。高句丽人也有弩箭,奈何没有三排线阵的辅助,弩箭根本发挥不出力量,忙拿出盾牌抵挡。

    绕了一大圈,高句丽人阵型便散乱了。

    断红尘见此,圆形阵变为箭矢冲锋阵,找准了高禅所在一面冲了过去。此阵形状像箭矢,故而得名箭矢冲锋阵。其长处在于,冲锋的时候不会影响到部队里的弓弩手发挥作用。

    一边射,一边跑,直冲到高禅面前。

    阵型大乱,高禅喝令手下将领捉稳兵马,奈何战场上形势瞬息万变,眨眼之间断红尘和楚江的五千人已经冲到了眼前。

    外有骑兵不断袭扰,每绕着跑一圈,就会有数百高丽人死亡。里面断红尘越来越近,也在不断用弩箭射击,每让他们前进一步,也有数百高丽人要死去。高句丽人虽然也有反击,但却收效甚微,高禅慌了!

    兵败如山倒……

    高禅壁虎断尾,带着兵如落叶一般散去,狂逃十几里,回到了古渡口。回到古渡口时,高禅手里只有一千余人了。 这一下,轮到了高禅烧毁所有船只阻止别人渡河了。

    “吁~”徐清止住马匹,胃里翻江倒海,滚下来马背,倒在一边狂吐。

    大家追了一阵渤海人,杀个爽快,退了回来。楚江扎一营,断红尘扎一营,大贺氏人也扎一营,三营互相远离。

    断红尘和楚江在一处小坡上找到了半死不活的徐清,扶起了他道:“徐清,这数千骑兵,你是从哪里搞来的?”

    徐清缓了缓劲:“再也不飙车了……”

    “什么?”

    “哦哦,我说,这些骑兵都是从大贺氏借过来的。”

    “大贺氏怎么会无故借兵?前些日子你说的是和奚族交和吗?”

    看断红尘一脸不解,徐清晃了晃头,以便清醒一下:“啧啧,你有所不知……”

    徐清就将这些天如何结交奚族,如何去大贺氏借兵,又达成了什么什么协议,一一的对断红尘道来。说清楚这些话,断红尘感慨不已,又忧心忡忡:“那。大贺氏会不会借此机会对我渤海下手?”

    “会,但三年之内不会动手,他需要防备突厥人黄雀在后。”

    楚江道:“要是这三千骑兵趁机发难,控制住我们,而不吞并怎么办?”

    徐清眼睛一眯,心道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

    徐清指着断红尘道:“他手里不是有弩兵吗?要是这样被大贺氏人控制了,他就不是断红尘了。”

    断红尘笑了笑,认可了徐清的话。

    “哦,对了……”楚江想起一件事:“主公,高禅仓惶逃走,他帐里的东西没来得及带走,我发现了这个……”

    说着,楚江从宽大的铠甲掏出来一叠信件。徐清挑一个看了看,冷笑一声,交给了断红尘。断红尘面色冷峻:“好好好,我就知道这群吃里扒外的”

    三人商量半天,决定让断红尘带兵北上,利用弩兵之利突袭奚族人。徐清带着骑兵和楚江手下一千州兵,接近古渡口,防御高句丽人贼心不死再次进犯。

    古渡口:

    高禅大败而归,兵将全损,兄弟又被杀,重重打击让他一病不起。虽然兄弟被杀,他是举双手双脚赞同的,可那是在胜利的情况之下,而如今,只能等着高封他母亲大发雷霆找他这个主帅算账了。

    “咳咳咳……高琮呢,高琮呢?”高禅头上放着湿手巾,面色苍白,嘴唇没了丝毫血色。

    “大哥……”高琮走进高禅帐中,脸色一如前时平静。

    “三弟啊,我,怕是不行了……”高禅气若游丝,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他还是坚持说道:“我母后死了,如今兵将也赔光了,父亲为了维持体面,恐怕不会认我这个儿子了……”

    “父亲?”高琮笑了笑,父亲是百姓家里才有的温馨称呼,王族,哪里有什么父亲?高琮继续道:“父王他不会那么狠心的……”

    高禅眼睛转了一下,有了一丝活力,他看着高琮道:“你是说我就狠心喽?你还是怪我坑杀了你二哥吧?”

    高琮低着头不说话,高禅又道:“这不好吗?你二哥死了,我也这副德行了,不就正好让你捡了……”

    “住口!不要把我当成和你一样的人!”高琮大怒:“你还记不记得,七八年前,我们都不过十几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三兄弟多幸福!”

    “那些年,你带着我们撒丫子跑,你教我们骑马,你教我们练剑!”

    “隋军打过来了,你带着我们躲在被子里说:‘我保护你们的,我是你们大哥!’。”

    “那个疼爱弟弟的大哥去哪里了?”

    “那个说要保护我们的大哥去哪里了?”

    “八年啊,当初的你,亲手把自己弟弟给设计死了!”

    高琮连声诘问,高禅眼睛微微湿.润了,陷入了回忆。高琮继续道:“你以为我稀罕狗屁王位?我稀罕的是兄弟之情!”

    高禅回过神来,嘴唇微动:“三弟啊,是我错了……”

    不过转瞬,高禅又道:“不过三弟,大哥做的事,你不懂,你不会理解的,因为你是老三!”

    高句丽王位继承从长,但也有从宠的例子,所以王位不是传给高禅,那就肯定是高封,只要不出意外,断不会是到高琮手里。

    “你不会懂得,不会懂的……”高禅不断重复这句话,然后道:“三弟,大哥不后悔!”

    “到了那个世界,我再去向二弟赔罪,只希望在那个世界,再不会让我们兄弟相争了!”

    高琮不感冒,冷冷地问:“你叫我来不会就是说这些废话的吧?”

    “父王,不,父亲,他身边那些人,每日奉承他是什么天神,他老了,糊涂了……”高禅道:“我死之后,他必定会提兵亲征,务必劝住父亲。”

    “此事,我自然知晓利害,只是依着父亲的性子,我是劝不住的。”

    “渤海人,我们是打不过的,守住这个渡口,先将新罗百济除掉,到那时,我们才能打的过他们!”高禅话到这里,忽觉胸腔内气血大动,呼吸甚艰,他知道自然是天命到了。高禅眼中闪过一丝凶狠,急忙对高琮说道:

    “若是劝不住父亲,就杀了他!保我高句丽人的昌盛才是大事!”

    高琮诧异了一下,确定了高禅断气了之后,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高禅,亡。高琮接管兵马,上报军情。高元老头子大怒,准备调集重兵亲征。高琮上书劝,高元驳斥高琮:“我之大不幸,汝曹之大幸!”如此反复,三劝三驳,高元差点没被这个“蠢”儿子气死。不久,高封的母亲绝望得自缢而亡,还一把火烧了王宫。高元受了大惊,也病得不轻,亲征之事就此搁置下来。

    又过了几天,一封王诏过来,立高琮为王世子,统领全国兵马。高琮,成了半个高句丽王了。

    这些天来,徐清将高句丽人留下的各类物资清理完毕,驻守在鸭绿江边。没办法,就是他想渡河去“将剩勇追穷寇”,也没办法去了。何况他手下的三千骑兵如果不能带马过河,那就还比不上高句丽人一个步兵哩,加上徐清不想用自己手下的州兵去送命,故而就在河岸驻扎防守了。

    驻扎起来也不是白驻扎,徐清在河岸后面几里的地方找到了个流民自己建立的小村,只有几户人家。徐清找到这村之后,命手下带着俘虏的高丽人在这里开垦荒地,造了许多房屋,然后建造城堡。

    在边界死守其实是最消耗资源的,而最好的守边,其实是开发。让边界能够自己供应自己一斗米,就能剩下大后方五斗。

    徐清想在这里建造一个军民合一的边界堡垒。这个堡垒将来交给来此镇守的农民, 农民战时为兵,平时务农。兵农结合,这是秦能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以一国战胜六国的重要保证。当然,这个堡垒也可以是监狱,所有被捉住的俘虏都可以在这里进行“劳改”。

    对于现在的渤海来说,如果不能有效的建立战争体系,任何一场战争都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特别是在徐清离开之后,渤海面临的挑战很大。

    断红尘已经开拔前往奚族了,两面夹击之下,战胜的机率应该是比较大的。只要获得了那一大批人口物资,关键是在奚族人手里的奴隶,救出他们,也能给千疮百孔的渤海回红加蓝。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好山好水好地方,条条大路都宽畅。”

    “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

    徐清立在河岸的土山上,看着这川流不息的鸭绿江,不自觉的哼唱起了这一首儿时便会的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