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棒子对付喷子

    山东,临沂府里:

    “竖子!”孙副总管往桌上使劲一拍,吓得在场其他人不敢说话。

    “竟敢如此!”孙副总管火大不减,手里的文玩核桃转得飞起:“他当真以为当个县伯就了不得了?还不是靠父辈的光!小儿……”

    “邬师爷,起草一份奏章,我要看看这小儿能有多大能量!”孙副总管对边上一个老书生说道。

    那姓邬的师爷却是劝解到:“东翁,三思啊~”

    孙副总管语气不善道:“怎么?你怕了那个小儿?”

    “东翁,长安有巡御史,监察道有监察官在此,何必东翁去参他一本呢?何况山东道还有正印官在此……”邬师爷忙道:“东翁,不如驱虎吞狼,让他们二位去参那小儿,即可不落患难,也能试探一下那小儿的后台!”

    “唔……”孙副总套也是人精一个,刚才怒火攻心才没想清楚利害,此时忽然明白过来,他只是个贰佐官,上面还有正印,检查,御史一堆大佬需要通气。他如果不通气就上了奏章,不管参不参得了徐清,他自己反正是仕途无望了。

    孙副总管赞叹一句:“邬师爷不愧是智囊啊!”

    邬师爷见孙副总管纳谏,不由得意,继续道:“东翁,此信当可不说,只须说那小儿纵容下属哄抬粮价,咬定了他趁火打劫,浑水摸鱼之罪!”

    孙副总管将徐清的那封信收起来道:“有道理,一封信粗鄙不堪,拿出去也有伤面子!”

    半日后,孙副总管铁青着脸回来了。去找巡御史,说徐清趁山东之危哄抬物价赚钱,巡御史就差一巴掌拍过来了。他和孙副总管说,徐清是县伯家里良田千亩,产业无数,一天下来也比运一趟粮赚的钱多,用得着犯这麻烦?

    孙副总管说,谁会嫌钱少,多挣一点是一点。

    巡御史说,你要参他,有本事自己去,反正我不去。

    孙副总管铁着头跑到监察道那边,举报沧州刺史纵容沧州官吏,私运粮食,抬高价格在灾区销售。

    监察官问:“那犯人是在哪里抓获的?”

    “山东,人脏并获。”

    “那,犯人在山东是送粮,还是卖粮?”

    “呃,送粮,但他也是卖给山东粮商。”

    “也就是说,抬价的不是他,而是山东粮商喽?”

    “不不不,进价高了,山东粮商才高价卖的嘛。”

    “哼,我怎么听说是山东粮商自己抬高价格的?”

    “这……但官员。经商,总归有伤颜面。”

    “孙副总管家里没个铺子店面?”

    “呃……”

    自此,无论孙副总管说什么,监察官总会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反正就是一句话,徐清无罪,刘宿有错,但也不能定罪。

    官场之人,谁能不精明?

    孙副总管碰了一鼻子灰,走在回家的路上,又被山东道正印官给叫了去,一通思想教育,批评指责加诸在了孙副总管头上。

    你惹徐清是不要命了!前番他在沧州闹个天翻地覆,世家都铲光了,朝廷上数位御史重臣参他,不过罚三月俸罢了。而那些御史呢,流放的流放,降级的降级,你姓孙的能有几两肉?

    参徐清,笑话!我告诉你姓孙的,你自己活腻了别搭上我。快快快,把徐大刺史的粮还回去,人也放了。他那人瑕疵必报给,你最好找个狗屁理由他道个歉!

    孙副总管点头称是,脑海空白只剩下一句话——这徐清,真有如此大背景?

    刘宿等人安然无恙出来了,还一人得了一封银子。拉着粮,刚出山东,立即又有一个粮商来了,用八文一斗吃下所有粮食。当然,这一切,都是孙副总管的手脚。

    事情传到徐清耳边,他也惊讶,小爷我真有那么牛?

    小月向他解释道,只有霸王才能破釜沉舟,别人做不到的。

    从徐清写信到刘宿回来时,差不多已经过去十天了。每个点的路差不多修了五六里,多的七八里,隔得比较近的点,都已经开始筹备合路了。

    由于这些天阳光充沛,田间的土地已经晒得干了,稻子金黄,等待着农人收割。不久,一茬茬成熟的稻子,麦子被打成谷子麦粒,收进谷仓里头。

    由于徐清先前的减税,又加上沧州是接灾民的地方,故而粮税极低,象征性的二十税一。大街小巷,城里乡间都充斥着丰收带来的喜悦。百姓们又开始自发的修建徐公庙,坊间传言,就是沧州修了徐公庙,才没有受大灾的影响。

    徐清喜欢在城楼上看人来人往,有人欢呼雀跃,有人急步匆匆,高矮胖瘦,男女老幼,都在他的眼皮底下生活。他独喝着一壶红枣枸杞茶,吃几块桂花糕,偶尔狗子会来和他说一桩奇事。如谁家寡妇洗澡故意留一丝缝儿,谁家老母猪生了一胎二十多只小猪,哪一家的鸡被偷了,狗被人毒了,谷仓又被人打开了。

    “嗯?又被人打开了?”

    “是了,西城那边,总有谷仓被贼人光顾,完了县衙里还抓不到人。”

    “西城啊……”徐清想起来了,西城住的是普通百姓,家里宅子不牢,围墙不高,所以容易遭在。关键是,西城外头有好些窝棚住着那些死活不肯干活儿的赖子。

    那些人只肯白吃饭,不肯多做一点工赚口粮。徐清我不客气,只给他们每天二两米口粮。二两米是个怎么情况?也就是一个小女生不减肥情况下就能吃完的。

    小偷横行,徐清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是那些人。

    “喽,这是今天这个消息的铜板,明天再来吧?”徐清笑一笑,把钱给了狗子。狗子一蹦一跳走了,徐清的脸色却凝重起来。

    点了五百兵丁,齐齐往西城去,围住了那几百个懒汉,点了数,发现少了五十多少。一打听,那少了的人都是外出“干活”去了。

    哼,徐清让兵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控制住窝棚里的懒汉,把他们的粮食一并没收了,一部分兵丁守在周围,等着那些外出干活的人回来。

    晚间,懒汉们没吃饭,又冷得瑟瑟,不由得面带怨色。徐清见了,指着那些搜出来的粮食问:“官府没有给你们发这么多粮食啊,你们哪里来的?”

    无人回答,灾民们怨色稍减,惧色变多。徐清笑笑,忽的有一个声音传来,是有人唱歌:

    “长铗归来兮,食无鱼,长铗归来兮,出无车,食呀食无鱼,出呀出无车,饮无美酒醉,睡无美人.妻!”

    徐清眼睛瞪的很大,这歌是唱的古代孟尝君的典故,有一位叫冯谖的贤士就是这样唱的。难不成在这里还能碰到一个人才!徐清心里爱才之心起来了,把那个人找了出来,一看之下,原是一个寒酸书生。

    人不可貌相,徐清给他打了一躬,问:“阁下既然是有学之士,何必在此蝇营狗苟?”

    “哼,还不是山东遭了风灾?”那书生话还不少:“都怪山东那些个愚民,不知道拜神仙,遭了殃,害的我也落难于此。不是我说,要不是来这么一次风灾,那我可……”

    “官府不是弄了以工代赈吗?你去那儿总比在这里好啊!”徐清问。

    那穷酸书生又说了:“呸呸呸,我会去和泥腿子一起干活儿?官府还不一定会按时给工钱,给的工钱成色不一定好!”

    “额,不试试怎么知道?”

    “天下乌鸦一般黑,不试就知道了……都怪你们沧州官府,弄个狗屁以工代赈,发粮不就完了吗?”

    “每天发这几点粮食,吃也不够吃,穷酸!”

    “这,这是白拿的啊,你还想要多少?”

    “呸,穷酸!”那书生对着徐清啐了一口。

    徐清此时穿的不过是普通衣服,天色又黑,被穷酸书生当成了一个小吏。旁边的兵丁大怒,那穷酸书生继续骂:“我呸,瞪什么瞪,穷酸地方!养那么多没一点用的兵丁,还不如把米发给我!”

    徐清心里明白了,今天这是遇到了一种奇怪的人,名曰喷子。叉腰不干活,吃苦又怪别人,你做什么事,只要让他发不了财,一概反对,就算让他得了利益,他依旧要嫌弃。

    “穷酸,早知道我就不来沧州了!”

    “看什么看,你敢杀了我吗,灾民死一个,你能担得起责任?我就笑了,我们的粮食发的少,还不是就被你们顺走了!”

    “对对付,我们是拿了别人东西,那还不是你们逼的吗?”

    徐清抬抬手,兵丁立即会意,把那书生拿下,然后他哼了一声:“无赖一个,按律偷盗二十大板,刺字发配梧州!”

    “哎呀啊,你敢……”书生还想继续骂,没想到兵丁反手一巴掌,直接把他牙给打掉。

    对付喷子,唯有棒子!

    那书生如果真的有志气,不愿意和农人一起修路,那又为何跟这群赖子一起混日子?

    凌晨之时,守株待兔,那些个“干活”的懒汉被一举抓获。从他们手中搜出来不少鸡鸭,米麦,都是他们一晚上的收获。这下好了,人赃并获,徐清也不用纠结他们是不是灾民,既然有罪,那就全部罚做苦役。

    可抓获那些人的时候,他们都在大喊:“冤枉,都是城里的三手会让我干的!不然我也不敢啊!”

    ————

    感谢咪咕童鞋151????9798,小书迷123456的打赏!

    咪咕的朋友们,有什么建议和批评,欢迎在评论区提出,我创了咪咕读者号,会每天去看,谢谢。

    嘿嘿,如果咪咕朋友想打赏我,可不可以到17k来?【坏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