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二章 回京之前(2)
    第二章 回京之前(2)

    众人和巨蛇周旋着,慢慢地形成了对巨蛇的包围,可就在这时,巨蛇张开血盆大口朝徐清扑来。众人来大惊,忙回来护着徐清,可那蛇却是虚晃一枪,头一转,尾一摆,就钻进了旁边一个枯藤里头。

    枯藤被蛇钻破了,这时黄诗梅叫道:“徐清,这里不就是那个山洞嘛!”

    徐清往周遭一打量,虽然树木凋零了,可仔细一看,可以看出地形还是原来的那个。果然是山洞所在的地方,徐清心里不由暗喜,不是说宝物旁边必有异兽守护嘛,如此巨蛇在这山洞生活,难不成那诡异的碎片还真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徐清支了两个人回去救那个晕死的人,其余人在洞口堆了一些柴火,点燃了烟熏火燎把蛇逼出来。

    大火彤彤,一堆柴火烧完了,那离开的两人也背着那晕死之人回来了。喂了一口水,那人悠悠转醒,碎碎地念叨,蛇呢?蛇呢?

    黄诗梅叹一口气,说这人受了吓,要请人招魂收吓,不然以后会变傻子。

    那人还在念叨,这蛇我认得,叫红花蟒,幸好它是走了,不然麻烦大了。

    有人安慰他道,有什么麻烦,我们这么多人呢!早把它打得只剩下半条命了。

    那人听到这话,不喜反惊道:你们伤了它,还没打死?

    有什么可怕,现在不就是围在了这里吗?嘿嘿……众人开始笑,那被吓之人依旧一脸恐惧。

    徐清看了,心里感觉不好,盯着洞口看,在众人笑时,看见洞口忽然伸出来一个舌头。舌尖分叉,是蛇的,可和之前那个不同,这个舌头是乌黑的,不是猩红的。

    另外一条蛇!

    众人发现了异常,忙止住了说笑,那躺着的人说,这蛇一般是两条同.居,刚才那一条是雌的,数百米之内必定还有一条雄的!

    雄蛇更凶,更暴,更猛,不仅如此,雄蛇还有剧毒!

    “砰!”

    听过有剧毒,徐清果断开枪!一枪命中,把刚露出来的蛇头给打了回去。枪里头是散弹,能把蛇头下面的皮削掉一层,但却伤不了它的根本。

    果然,雄蛇又钻了了出来,一同出来的还有雌蛇,雌蛇蛇奄奄一息,却依旧凛人。那雄蛇的头顶鲜红,不是徐清那一枪的原因,而是它在暴怒!

    徐清见了,手下哪里还肯留情,又是一枪嘣过去,把他的头顶又削去一层皮。不过,它依旧没死!

    洞口有许多柴火的余烬,两条大蛇扭.动这蛇身,在灰烬中“呲”了一声,又缩了回去。见爬行不过,准备了一下,将那身子立了起来。徐清等人吓了一跳,这蛇立起来竟然比他们全都要高!

    这蛇是要扑过来啊!

    众人早已经准备好了*,此时一起发射,嗖嗖嗖,毕竟是畜牲,也不知闪躲,一下被多箭穿心。

    雄蛇最让人害怕,故而箭矢挨得最多,终于支撑不住,扑通倒下,嘴中流出来乌黑的血液。

    雌蛇自然也逃不过一死,被众人砍成七八段。原先那晕死的人震惊不已,忙问徐清,手里是什么东西,怎么能打雷?徐清笑着道,我手里是霹雳弹,西域那边的东西,我从长安来的时候带过来几个。

    哦,原来是西域的东西啊!西域那边的人就是奇葩,能弄出来这么大动响的东西。

    徐清放下心来,之前他放枪,事实上是搁在袖子里放的,众人都看蛇去了,没能看清楚身后的响动。

    可惜的是,进入山洞搜寻之后,只找到两张蛇皮,和一窝有了小蛇的蛋。原来这两条巨蛇刚脱了皮,又没进食,才这么虚弱的,不然就是徐清再来五六枪恐怕也无济于事。

    至于什么诡异碎片,如同消失了一般,翻遍了山洞也找不到。徐清都怀疑当初是不是看错了,可问了黄诗梅,黄诗梅说她也看到了,应该不是徐清自己的幻觉。

    可东西去哪里了呢?只有天知道。找不到碎片,徐清也没有办法,而且碎片是不是和那个梦有关,也只是猜测。

    把蛇身烧了,下山而去。

    一个月左右,这次跟随徐清而来的几个人都死于非命,家里得到了非常丰厚的抚恤。徐清一查,竟然是黄诗梅暗中下的手。一问,黄诗梅也没狡辩,只是噙着眼泪说:我怕他们乱说,害了你。

    徐清默然,黄诗梅做的,似乎无可指责,只是他没有这个资格。

    忽然,他想起一个人物——张春华,这个人不一定有人知道,但是她的丈夫应该无人不知——老谋子司马懿。

    当初司马懿躺在床上装病,一天晒书时忽降大雨,一时没忍住,跳起来去救书,然后被家里的下人看见了。

    而这一幕又被张春华看见了,于是,当时年仅十多岁的张春华拎了一把尖刀去把那下人给干掉了。从此每次吵架,司马懿总要先认错,还要借口看在孩子的面子上。 司马懿一辈子打败敌人无数,唯一服输的就是他这个妻子。

    黄诗梅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诗梅,我不怪你。

    没人可以怪,要么就怪命运,安排了这样一幕,要么就怪自己,没有打败命运的的实力。

    这是后话。

    此时,徐清还是心情愉悦的,虽然没有找到那狗屁碎片,但出来逛了逛,又杀了蛇,冒了险,好耍好耍。特别下山之时还撞上了一个傻狍子,一下就给逮住了,一顿烧烤到手。

    回到家里,牛吃草等人都是来问回京的情况,他们在州兵里头任职,不知道徐清走了之后他们还何去何从。

    牛吃草王山是徐清的家将式人物,自然是要跟着徐清走的,还有楚江齐泰两个年轻将领不知怎么办。

    一来,他们想跟着老主子,徐清的本事也是有目共睹的,跟着他有前途,有奔头。二来,他二人都是沧州本地人士,听说最近还在和某家千金说婚事,挺有感觉的,也舍不得就这么放下。

    该怎么办,还请徐刺史示下。二人同问,

    徐清沉吟一下道,楚江善水军,黄骅港的人没有你不成样子。而其余州兵也需要领兵将领,齐泰你是最合格的。

    既然已经准备在沧州安家了,那就不要到处跑了吧,长安也没什么好的,还不如在沧州安稳。如果今后有升官的打算,我在长安帮你二人活络一下也并非什么难事。

    可是,这武官要升官嘛,说不定就调去边疆杀敌,一不小心掉个胳膊,丢个脑袋,要我说擦破皮也不好。依旧是不如在沧州做个总兵,当个把头。

    徐清说得有理,二人说考虑一下吧,低头出去了。

    还有两人,徐清不知怎么安排。那就是商税司的韩子棒,还有教育局的魏冼,魏冼上次送《弟子规》一直就没了回信,想来可能是做了官的,还有和他同去的崔山南一人也不见音讯。

    既然如此,那教育局的管事一职就改另外选人,可徐清手里却没有可用之将。此事还要商榷,他走之后,等于州学就没个人主持了。

    还有韩子棒此人,到现在,他算得上是徐清这些门生里头成就最低的了,县令都不是,也没机会去中央。在这最后的时刻,怎么也要想办法提拔他一下,免得说厚此薄彼。

    是夜,正好牛吃草王山在,留着吃了顿便饭,徐清亲自下了厨。

    吃完饭,小月捧着一摞账册来找徐清。

    “少爷,这里是府里的活钱,这里是府里的固产。这些是要还给官府的,这些是我们可以从官仓里拿的……呃,这一部分是少爷你说的……”

    徐清听了,不以为意,也懒的看本子了,直接让小月说数。

    小月又接着道:“少爷你私人的的产业,十家临街铺子,还有盐山那边,各县里头也有些产业,官田村里库房里的存货,还有诗梅带过来的嫁妆,也算咱们家的私产。若是都变卖了,能得八万两银子……”

    “一任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八万我勉强够了……”徐清呷了口茶,他的银子可不是搜刮平民百姓,不是辽东来的,就是抢的世家。

    徐清想了一下然后道:“诗梅的嫁妆不要动,盐山那边和临街的铺子不要卖了,其余都出售了吧。”

    “那就只有不到五万两银子了,”小月回到。

    “五万两啊,放在百姓手里是一笔天大的钱,搁在我手里居然还是清官。”徐清自嘲的笑了笑,不过还是道:“仓里那些好药材,珠宝玉石能卖的也卖了吧,不拿白不拿……”

    “好,我们只那刺史府里的,常平仓和外仓的,属于百姓们,我们都不拿。”小月也是捧着账簿傻笑:“我算了一下,如果能卖了这些东西,我就有七万两银子了。”

    抱过小月,徐清道:“也不知洛南那边怎样了,支二万银子走旱路送洛南去。三万给暗河他们,剩下的叫人挑着,去完成我们的环游梦想。”

    小月微微惊讶道:“啊,那不还是有两万两?就这么挑着走?!”

    “呵呵呵,到时候我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徐清笑着道:“小月啊,明天我们去南皮玩一玩好不好?”

    “南皮?”小月从徐清的胸膛里钻出脑袋疑惑问道。

    “对啊,我来沧州,只去过一次南皮,”徐清道:“就是我们来的那一次,这次离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呢,回去看看在我的治理下,南皮怎样么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