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六章 搏鲨
    第六章搏鲨

    没有导航仪,又被徐琪乱改了航向而没有记录,一时间徐清的这艘船如无头苍蝇一般,失了方向。

    按徐清的意思,是向南走靠近山东半岛的,可是走了许久,都天黑了还不见岸。

    一头扎进了黑夜。

    那一场海市蜃楼也让徐清脑袋昏沉,大家都知道,海市蜃楼要么就是幻觉,要么就是由于海面弯曲折射所致。这么多人一起看见了,也不可能有致幻的毒,所以肯定不是幻觉,而折射呢?也只可能折射出前方所存在的东西。可之前是向东航行,前面除了棒子就是鬼子,这个时候的他们还只是茅草屋时代,不可能有那么繁荣的景象啊。

    难道走错了?

    “徐大哥,怎么了?”黄诗梅躺在徐清怀里,却发现今天的徐清没有性致,不由得疑惑起来,

    “诗梅,我们迷路了……”徐清把头靠在黄诗梅头上。

    “没事,我们又没走多远,”黄诗梅道:“大不了,明天往南有一天,上不了岸,再往东走一百天。”

    徐清笑一笑,的确没错,这么点时间他总不可能出了黄海,这么久了还没看到海岸,也许是能见度低的原因吧?

    抛锚,过夜。

    徐清说的上是刚躺下打算安稳睡觉,手都到了三垒之处,却听见船板有声响动,砰,砰,砰,像是有东西在甲板上面拍打。

    谁晚上不睡觉发什么疯?徐清拉开窗子往外头吼。

    只见甲板上几个守夜的兵丁拿着火把在往船下面看,听到徐清的骂声,一个人回过头来道:“大人,不是我们弄的声响,是海里头的东西!”

    另一边有人喊:“大人,好像白天的那种鲛鱼又回来啦!”

    “鲛鱼!还还还不止一条!”又有一个人大喊,拿着火把在海面上照了照,忽然,徐清乘着火把的光看到,一条三四米长的白鲨冲出海面,灵活的往船上一叼,把那个拿着火把的人带了下去。一瞬间的事,那人连惊叫都没来得及发出,要不是那火把意外留在船上,和随即传来的巨大的鱼尾鳍拍水的声音,徐清都不会认为原来那里有人,

    稳住要惊掉的下巴,徐清颤抖着喊:“快退回来,不要靠近船边!”

    徐清回过头来对黄诗梅到:“诗梅,出事了,你快带着雪儿他们去上面!”

    黄诗梅是果敢女子,二话不说披了衣服就出去了。徐清出去得更快,把**业和杨成叫起来。

    “怎么了?有贼人?”

    “比贼人可厉害多了……”徐清回到:“鲨鱼围船!”

    “鲨鱼?”

    “就是鲛鱼!”

    “鲛鱼,白天见到的那种?”**业和杨成边走边问,走到甲板上:“那家伙,牛一般大小哩!有多少?”

    “还不知道,听响动,得有几十头吧!”

    “我去看看!”杨成从门上取来火把就要往船边上去查看,徐清忙扯住了他道:“不要去船边,刚叼下去一个!”

    “叼下去?!”二人齐呼:“难道这鱼还能飞不成?”

    “飞倒是不能飞,可是这丈把高还是能跳的!”徐清望着船边忧心忡忡:“刚才我亲眼看着叼下去一个!”

    “那……”**业试着说到:“不如就在船上等着,等他们自行散去不好吗?”

    “不行,那些东西似乎在撞船,”杨成反驳道:“只是这船是双层硬木夹铁做的,硬得很,恐怕要撞破它们的头!只是……”

    徐清苦笑道:“就算船坚固,它们也不可能自行散去了……”

    **业问:“为何?”

    “刚才它们吃了甜头,闻到了血腥,恐怕三四天不会走了,”徐清叹一口气道:“可是船上的淡水只够我们用一天多了。”

    二人同时扼腕叹息,此时,船边上有一条白鲨冲出海面,在众人的视野里露了露头,展了展腹。这条白鲨身形比之前徐清看到的那一条还大,着实让徐清的心尖颤了三颤。

    **业和杨成二人也是吓得只吞口水,他们二人都是杀过敌的,可遇到这种“蛮不讲理”的畜牲,还是有些害怕。

    徐清此时倒是有些眉目了,吩咐到,把锚起上来。

    船甲板离海面只有三米多,下了锚之后降到了三米不到,升起锚来至少能让船的高度上升一些,聊胜于无。**业领命而去。

    把帆也都升上来,把舵打到往海里走的方向。

    往海里走,不会招惹更多的鲛鱼?

    多一些好,这群鲨…鲛鱼饿得不行了,看到同类多了,说不定争斗起来。

    杨成领命去升帆,**业回来了,说锚已经让水手长在升了。徐清又道,挑选目力好的人出来,把船上两张床弩搬来。

    徐清出发之时,除了吃的玩的,自然也带了防御装置。这两张床弩可不是断红尘仿造的那种,那可是正正经经的大*弩。

    不一会儿,帆升上去了,只是没有一丝风,帆布焉着不起来。杨成过来,徐清让他组织一部分人在船底下随时准备修补,防止鲨鱼真的铁头撞破了船。

    整个船动了起来,徐清“指手画脚”,让**业和杨成忙这忙那,而他自己也紧转脑袋思索对策。

    在这一段时间里,鲨鱼不知为何变得暴躁起来,一个接着一个跃上水面。水下发生了什么?徐清可不敢去瞅瞅。

    不一会儿,二十多个目力极好人站在了徐清面前,他吩咐到,十个人把两台床弩搬到最高处,随时准备射击。另外十人爬在桅杆上利用斜角观察海面,第一弄清楚周围的敌情,看看鲨鱼的数量,第二,要是运气好,看到一头鲨鱼在浪,不如就指挥操纵床弩人射杀,也让那些鲨鱼知道一下船上的猎物是带刺的!

    “一,二,……,七,……,十三……”桅杆上的人每数一个字,徐清的心就沉一下,就算上面的人数了重复的这特么也有上百条鲨鱼啊!

    一条鲨鱼跟个小汽车一样,就算一条鲨鱼撞一下,恐怕这条船就撑不过。万幸,鲨鱼不会牺牲自己的头,幸福别人的肚子,也不会组织起来往一个地方撞。

    下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大人,鲛鱼没撞了,安静了许久。

    那就好……

    徐清托着下巴思考,那两张床弩的作用其实很小,与其说让鲨鱼知道厉害,不如说是让船上的人安心。

    只要鲨鱼不毁船,那就暂时没有危险。可是船上的淡水是个大问题,省着用也最多用两天,船边都不敢去,更不用说放小船下去了。两天之后怎么办,看天……关键是徐清还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岸边的影子都见不到。

    思绪似乎堵了,徐清踱步到了二层,想起黄诗梅带着众女去了上面,不由自嘲一下,一条船的人绑在一起,跑到上面有什么用。

    在三层看了众女,和她们简单说了一下情况,见到床弩搬上来了,帮了把手,床弩还要搬到三层的顶上。

    到了房顶,徐清感到发髻飘动了一下。

    咦?有风了!

    船体摇晃一下,转了个向,缓缓地开动起来,朝着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前进。

    不过这速度也刚刚算得上动了起来,比人力摇撸还慢,甩开鲨鱼那就更不可能了。

    此时,外头数鲨鱼的人终于停下来了,互相一问,说了一个数字,得有百八十头!这是在海面上能看到的,还有潜在水下的。

    徐清摇头苦笑,心道这没有经过捕捞的鲨鱼,就繁殖得这么庞大吗,这都能称作鲨鱼群了!多且不论,一条条鲨鱼还那么的大。

    这时徐清开始犹豫要不要杀鲨鱼了,万一把他们激怒了怎么办?群殴?不知道鲨鱼吃不吃同类,弄伤一个激起他们自相啃食多好?

    上帝在微笑,猜大猜小?

    徐清决定赌一把,转身.下了甲板,组织亲兵和暗河成员出来,在甲板中间站成一圈。都持着强弓劲弩,箭头对外,随时准备发射,微风凛凛。

    桅杆上观察的人指着一个方向说道,那边的鲛鱼多,一个人即可出列,往海里投了一根火把。

    呼~

    动了,但是没跳,桅杆上的人道。

    再扔!

    呼!

    动了,鲛鱼多了,还是没跳。火把的光太短了,它们来不及跳。

    找一根浆过来,拿绳子绑上,吊出去试试?有人提议到。

    这件事情危险,一个搞不好就连着自己也被拽下去了。不过徐清一招手,也有勇士站了出来。

    徐清让两根浆绑在一起,再绑上的火把,再三嘱咐他要快扔。

    火把小心翼翼的伸出了船边,床弩和持弓弩的众人都全神贯注看着船边。

    “来了!”

    桅杆上的人大喊。

    徐清虎目一瞪,手握得铁一般,那拿火把的人往前一扔,然后打滚旁去,说时迟那时快,三五只白鲨一齐跃出水面,扬起腥盆血口。

    不过让鲨鱼们失望的是,火把边上没有好吃的肉坨坨,而是迎面而来的数十支弩箭,还有两根和船桨一般大的床弩箭!

    小的弩箭徐清不知道能不能伤到鲨鱼,或许连鲨鱼皮也穿不透,可那两支床弩箭直接刺透的一瞬间,他是看到了的。

    噗!鲨鱼重新落入水中,传来沉重的一声拍响。继而,徐清等人听见水中一阵嘈杂,似乎鲨鱼在争着啃咬伤鲨。

    果然,这群畜牲认血腥,不认同类。

    徐清的心微微安定,这时,水响一声,一条白鲨再一次跃出水面,这一次,它不是冲天而跃,而是向着船的甲板上而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