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十一章 又见上官
    第十一章又见上官

    可惜,徐清想买的四女都不准买,自己不想买的呢,又要他全提着。这就算了,提包拎袋是男人的义务。可为啥想吃的都不能吃,不想吃的,四女偏偏喂到嘴边。好吧,这也算了,可为什么你们自己都不想吃的却要我试毒?

    徐清不想逛街了……

    第二天,徐清邀了**业和杨成二人去游山玩水。徐清乐得有个打手在旁,可二人就脸苦了,和上司一起玩儿,能有什么意思?

    游什么山?玉皇山、龙井山……

    玩什么水?自然是西湖水。

    徐清到杭州时,已经是葭月,葭月就是十一月,寒风凌冽,万物凋零。杭州还好,温度也不算太低,还有常绿植被点缀。

    可到了西湖,景象却大变。后世的西湖是什么样子,徐清一直不得一见,可面前的西湖,当真给人一种“心凉半截”的感觉。不是说不好看,不美,而是有一种非常饱满的凄美,让人心究,不由一颤。

    乱洒衰荷,颗颗真珠雨。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

    **业和杨成见徐清愁眉,相视一眼都道:“主公(大哥),我们去找渡口吧,去湖心儿玩一玩。”

    “也好……”

    走不多时,但见一水湾里头停着几艘白蓬船,搁在一旁的岸滩上。岸上放了一个蒸屉,不紧不慢的烧着柴火,原来是在卖早点。徐清问这是什么吃的,烧火的便说,这是粽子,还有甜包子。

    甜包子?徐清买来一只,尝一口,味道索然,虽然有豆沙什么呃在包子里,无奈包子的面团是死面,咬起来硬邦邦。徐清忽然想起,在山东时他也吃过包子,也是这种硬包子,当初不知,还以为遇到了穿越者呢。

    当着面不好扔了,徐清把一个包子掰了机瓣,分给**业与杨成。当然,他自己吃的是那个最小的一瓣。

    又买了粽子, 这粽子是用竹箨裹蒸的,大粗二指许,剥开竹箨,芳香扑鼻,似乎还有一点点艾叶香。

    烧火人见徐清眼睛放光,不由得笑着自夸道:“以餹和糯米,入了香药、松子、胡桃仁等物,咬一口,不劳四破。”

    又道:“刚才那甜包子,是北人的吃物,你们许是吃不惯。”

    徐清等人点点头,又吃了几个粽子,都说好吃,付了足钱。那烧火的问道:“几位可是来游玩的?”

    “是啊,你是如何得知?”

    “客官,平日里的过路人,都是买了就走,没有站着吃的,像你们这样不急的,定是来玩的。”那烧火人提了一个木桶来对徐清道:“这一桶虾子,肥得很。客官可以叫一只船,在船上架一口小锅,慢慢煮着吃,再来一壶老酒,天寒地冻也安然看景。”

    “没想到……”徐清话没说完,船上一个艄公却抢过话了:“卖粽的,今天恐怕不行。”

    “为何?到门的生意不做,你们懒的啊!”

    艄公回到:“不是,今天的船都被包了,大价钱,定金也拿了,我等不好再寻私活儿。”

    艄公有看向徐清道:“这位客官,你也不要怕我们是坐地起价,确实是被人包下了,你往那边再有五里路,也有船家。”

    话都说到这里了,徐清便道:“无妨,无妨。”

    反正无急事,徐清也乐得在湖边走一走,便依着那艄公的指,去了另外一处船家。

    这里有两艘船,一艘小的,一艘大的,徐清看了看,觉得那艘小的便宜,于是上前询问。

    小船主人出来迎到,客官安喜,小船不值钱,只落二文一人,上船一文,下船再给一文。

    好,徐清给了三文钱,登上了船。看船上一筐米,一瓶酒,一个碟子上倒了一勺酱油,却没什么菜,只有一粒圆润光滑的石头。

    船主人笑了笑,哦,那是我的下酒菜。

    徐清吃惊了,那石头竟然是这老船夫一日一日嘬成光滑的。

    等了半晌,船还没动。徐清探头出去,只见船主人一脸无奈地站在船尾道:“客官,对不住,这船……这船漏了,恐怕是走不动了。”

    三人听了顿时懵了,问道:“什么,船漏了?走不动?”

    船主人一脸的尴尬道:“无奈啊,实是年久失修啊!”

    听了船主人这句话,徐清大为不满: “现在才说年久失修。”

    一旁的**业非常不快,上脸了问道:“船家你贵姓啊?”

    船主人连连作揖道:“免贵姓陈。“

    三人都是摊手表示没办法:“难怪,难怪。这船家姓陈,这船还能不沉吗?“

    “是啊,船家既是姓陈,何不姓漏啊?“

    “没有漏这个姓啊……”

    有什么办法,只能换船喽,把钱要回来,留下发愣的船主人,客走了不说,他吃饭的家伙出问题了,全部身家算是没了。

    “幸亏是在岸上就发现了,要是在湖里头……”

    “什么叫幸亏?“**业也心有余悸,“都是你不肯多花些钱,要雇艘破船。“

    徐清叹道:“我不是为官清廉如水吗。“

    听到徐清说他为官清廉,知道内情的杨成**业二人,不由都翻了白眼。

    清廉也没用,船反正是漏的,于是徐清三人人只好在去重新雇大船。

    这船乃是乌篷船五明瓦大船,停在湖里头,船家不在岸边。为了游湖玩耍,徐清连官家的风度都不顾了,与**业他们一并隔着水边叫船。

    “船家!”

    “船家!”

    这明瓦大船上的掌舵艄公十分傲慢道:“咱这船被人家包了,不带外客,你们喊破嗓子,我也不会答允!”

    “破嗓子!”

    “破嗓子!”

    艄公听了顿时笑了笑,看向徐清等人的眼神也变了,不过仍是拒绝道:“说了没用,你们还喊。”

    正说话间,从船舱里出来一名青衫男子,摇摇头,伸伸腰,仿佛出来透透气。艄公见了,上去说了几句话,只不过那青衫男子背着徐清,徐清看不出是谁。

    只见男子点点头,摆摆衣衫,然后看向远处。那艄公开口道:“咱们家公子说了,大家虽是萍水相逢,但也该互相帮助,反正船上还有空仓,你们就上船来吧。”

    听了艄公这话,徐清等人顿时大喜,连忙称谢。放下船板,让徐清三人上了船,艄公又道:“我家公子乃是才子,看你们也是读书人,于是就和公子说了。”

    徐清三人再次道谢,艄公引着他三人去船舱拜船主人。

    传安顿后,**业与徐清道:“大哥,这明瓦船外看不过是普通乌篷船,但内里装潢却是十分华贵,显然这公子非富即贵啊。”

    徐清点点头,正在这时一位婢女来到船舱问道:“几位随小女子来?”

    徐清拱手道:“多谢引路。”又问那婢女:“你家公子是何人物?我等知道了也好见礼,免得唐突。”

    “呵呵呵……这位小哥,说出来我家公子,你们指不定要吓一跳呢。”婢女笑了一声缓缓道:“我家公子,是当朝文宗徐清徐大人的至交,当年在长安,徐大人布道,就是我家公子主的礼。”

    “还有,徐大人有子侄,自己不教,都让我家公子交。这么说吧,我家公子是文宗徐大人的至交,徐大人呢,是皇上眼中的红人,大好官。所以……”

    此时,舱内传来一声醇厚的声音:“小红,你又在说我的那些事了,快请客人进来。”

    “是,公子。”那个叫小红婢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偷偷对徐清道:“我家公子不看重繁文缛节,客人知道……”

    “哈哈哈……”徐清闻言仰天大笑,推门而入,嚷嚷着:“上官啊上官,你竟然打着我的招牌到处跑?”

    门内的陈设十分简单,桌椅书柜,一两人宽的小床。上官仪是见过椅子的,故而做出来也不难。此时,他转过头来,眼睛睁大看着徐清,惊道:“徐,徐大哥!”

    “正是……”

    二人相视一眼,互相打量。在上官仪眼里,徐清没什么变化,只是愈加成熟了。在徐清眼里,上官仪的变化却颇大,高了壮了,主要是蓄起了胡须,从小鲜肉变成了大叔范。若非眉眼之间仍是旧时模样,加上有婢女小红的介绍,徐清恐怕已经认不得了。

    “没想到一年多功夫,你的变化如此大。”

    “岁月蹉跎啊,不比徐大哥,”上官仪拱手道:“听闻徐大哥再沧州风声水起,天下闻名,不知今日为何出现在这余杭。”

    “不瞒你说,我已去了沧州刺史一职,现迷恋闲云野鹤呢。”

    “哦哦,不当紧,徐大哥的官声谁不知道,不消多时,皇上必有他用。”上官仪道。

    “我倒是不希望他在给我安排什么事情做,哈哈……”徐清把话题引到上官仪身上:“你呢,怎么不去沧州坐一坐,却偏偏来余杭。”

    “徐大哥当真不知?”上官仪回到:“看来徐大哥来余杭不过三日啊,不然早就被这里迷住了。”

    旁边**业嘟囔一句:“哪里要三天,徐大哥他早就被这里的山光水色迷住了。”

    “哦?林业?”上官仪这才发觉旁边占了一个青年,原来是被他带到长安的**业。

    “正是!”

    “哎呀呀,变化颇大,颇大……”

    “这位是杨成,乃是我家将。”

    “请坐请坐……”

    —— ——

    有一个同编辑的小弟,天天吵着要我给他章推【手动滑稽】,好吧,他今天上架,给他章推吧,

    他的书叫《诸天万界直播间》,大家可以去看看,写得也还不错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