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十九章 水鬼
    第十九章水鬼

    钱塘的城,不似别地方,方方正正,四面高墙围着,而是如星如棋,布得散乱。也没有特别的城墙,只有一张虚门。杨信为徐清一家子准备的宅子偏僻静,故而在钱塘的外围,独处一座宅。

    四女被一个叫“孙牧”的打扰了逛街,关键还是耍流氓的那种。孙有财的雅名叫做孙牧,故而徐清盯上了孙有财,派暗河去打听,果然,孙有财家里大乱,说老爷命根子断了。

    既是这样,那就没得商量了。徐清预备报复,把暗河成员都叫到了家中,摆了一顿筵席,吃光喝尽,约定明天一早教训孙有财。且徐清住的这一座宅子比较大,挤一挤能住的下暗河二百多人,于是筵席散后,就都留在这里歇息了。

    可半夜之时,却听见大门被砸得直响,围墙外面火把连串,还有人大喊:

    “打劫!给老子开门!”

    水鬼,是西湖边上响当当的匪徒老大,手下一众小弟,十几条乌篷船,做事雷厉风行,当然,匪徒的雷厉风行,也就成了心狠手辣。传说水鬼也是同中原诸侯争过霸的大佬一只,只因……哦,据他自己说,是因为厌倦了纷争,回到了西湖边上窝着。

    今日晚些时候,小弟带着人来说,有送银子的了。水鬼掰掰手指头,今儿个不是初一十五啊,怎的有供钱?

    接了一看,才知道不是供钱,而是请他下山,哦不,是出湖,做一桩买卖。还许诺多少多少钱米,更让他心动的是,这位主家还有三个压寨夫人相送。

    岂不美哉?

    水鬼年纪不小了,风里来雨里去,刀口上舔血。如今想起自己单身一个,不由得英雄气短了一番,忽然想金盆洗手,退居二线,然后带着压寨夫人,生一窝娃娃。

    好,英雄难过美人关,既是孙老爷有如此厚意,那我掳掠也不好了。

    水鬼点齐了一百多人马,都是凶狠厉害之徒,星夜赶往了钱塘。又见了孙老爷一面,慰问了一下,拍胸脯说,一定帮孙老爷报这断根之仇。拿了动手红包,围住了徐清府邸时,已经是半夜,偏后半夜了。

    屋旁寂静无声。周围的百姓,早就卷被子躲去了城中心,县里的衙役民壮都被打点好了,不会来救援。

    眼前这座宅子,看起来想大马路上的鸡蛋,随时得有打破之危。

    这时,水鬼老大却慢了下来。

    因为他得知,这里面住的主人,是三个大美妇人,而且,也是孙有财要送给他的压寨夫人。

    在未来夫人的面前,水鬼决定扭捏一番,留下一个好点的映象。

    一百多水贼,加上孙有财自己的一帮狗腿子和家丁,合起来也是二百多人。看人数,和屋里头的暗河成员旗鼓相当。

    “打劫!快给爷开了门!”

    “混账东西!有这么给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说话的吗?!”水鬼一声呵斥把那拍门的小弟给扔到一边。整整衣冠,清清嗓子:“咳咳,里面的人听着,乖乖把你家女主人请出来,饶你们不死。”

    水鬼说完,回头看了一眼,意思是,瞧见没,这才是文明人!

    暗河警惕性挺高,哪怕吃宴席也留了哨,早在一盏茶功夫前,他们就已经都察觉到了水鬼等人。

    有人还去请示了徐清的意见,哪知徐清睡得太死,身也没翻,只说了一个“打”字,就继续呼呼大睡。

    好吧,这种小事的确不能打搅大老板,那去问二老板吧?

    二老板是杨成,他道:“把头活捉,其余贼人杀了,明天一早通知官府。”杨成也继续睡了,留下一众磨刀霍霍的暗河成员,盯着步步向前的猎物。

    “砰砰砰!”水鬼毕竟是匪身,装了一息时间斯文人之后,立马回归本色:“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给我翻墙,给我撞门!”

    “好嘞!”那群小弟涌到墙下面,一个蹲着,一个踩肩上墙,嚯。

    “嗖嗖嗖!”踩肩上墙的那一个,只看见了无尽幽黑的宅子里头,金属一反光,然后就头部中矢,摇摇晃晃摔落下去。

    在下面做墩的感觉肩头一松,肩上的人扑通倒下,忽然又感觉脖子一热,妈耶,是血。这血不是其他人的,正是他们自己的,不过,当他们意识到是自己的血之后,就已经没了意识。

    水贼们没有翻墙而入,反倒是看见一排排黑衣人越墙而出,一把把锋利的短刃,还有冷不丁发来的一支*箭,都在收割这众贼的生命。

    家丁,一哄而散,他们只是拿钱干活儿,装腔作势,顺风浪一浪还是可以的,可遇到暗河这些人嘛,犯不上卖命不是?就连哪一位躲在阴暗处自己动不了的老爷都忘记带走了。水贼就不同了,他们虽然也是拿钱做事,但他们拿得钱不是工资,而是分红,他们是有股权的,于是拿起狠劲儿,挥舞刀枪,和暗河战起来。

    奈何人数不足,战斗力也远远不如暗河,最后也只是无力回天的结果。

    孙有财躺在行塌上,下面太疼,又不好坐起来,也走不得,只好滚落在榻底下,窥着徐清宅邸门口发生的一切。

    然后,被一举抓获。

    除了走得最快的家丁和零散的水贼,还有孙有财,水鬼二人,其他人都殒命在此。可怜苍天不仁,视万物为刍狗啊,人死不能复生。

    第二天近午,徐清才悠悠醒来,一脸饱睡之后的惬意,似乎完全不知道做完家门口发生的事情。

    “主公,尸体已经清理干净,出来看看吧?”杨成沉声道:“兄弟们伤了三个,唉,那群兔崽子居然咬人!”

    徐清看了一眼杨成,心道,你是想邀功吧?不过嘴上仍是道:“唉,置之死地了嘛,也是一群苦哈哈,去找个和尚道士做一场法,念念经吧。”

    也不知道怎的,初到唐朝时,手刃两个蟊贼丝毫不以为惧,睡得好,吃的香。在河北打刘黑闼,跟在大部队后面捡死人财,不过是捂捂鼻子。可到后来,在辽东去过一次,又梦见过尸山血海之后,徐清一点点的畏惧起来了。昨晚躺床上不出来,一方面是因为放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对杀人感觉到不舒服。

    暗河的办事效果不错,门口的尸体都已经移开,残肢也被打扫了,血腥味已经很淡,地上被新土覆盖了一层。

    “人抓到没有?”徐清问,虽然他没有具体吩咐,可杨成在他身边如此就,早就知道了他的习性。

    “抓到了,就是孙有财那家伙,还有一个湖里的贼头,浑名叫水鬼,真名没人知道。”杨成道,挥手一下,让人把两人带上来。

    二人似乎被关在暗处,出来之时还遮着眼睛,头发散乱,衣服破损,似乎有暗河成员照顾了他们一番。

    孙有财抬头一看,想要看清楚正主求饶,可看到是徐清之后,上下嘴皮不由打颤:“你你你,徐徐初六!”

    “正是我,怎样,想不到吧?”徐清微微一笑,不理孙有财怨恨的眼神,看向水鬼,问道:“这位英雄如何称呼?”

    “哼,要杀要剐,动手便是!”水鬼头偏向一边。

    “好,有骨气,”徐清笑道:“听说你去中原与诸侯争过,不知可认得杜伏威?”

    水鬼听到杜伏威时,身形一震,大笑一声道:“认得认得,不过是冢中枯骨,他也算诸侯?”

    “哦?”徐清听这话不由得来了兴趣,又问:“难道你还见过他,你是他什么人?哦……难不成你不意跟他降唐,才跑到这湖里做贼?”

    “哼,小儿,休得聒噪,我这辈子活够了,杀的人比我打死的蚊子还要说,赚求,赚求!”水鬼说完仰天大笑,杨成见他如此嚣张,一脚踹在了他脸上。这一脚颇有功夫,不轻不重,不会踢掉牙齿,伤着舌头,反而是那腮帮子看着看着肿了起来,和中了毒一样。

    “啊啊啊……”水鬼乱叫乱动,只是他全身被捆了起来,再怎么动弹也挣脱不了丝毫。

    徐清也只是好奇水鬼的“诸侯”身份,看他是不是哪个呼啸过的大佬人物,其实知不知道,也不重要了。

    看向孙有财,看见他仍旧是一脸狠,徐清不由叹道:“唉,你装狠就不累的吗,笑一笑多好?”说着,徐清还示范性的嘿嘿一笑。

    “姓徐的,我告诉你,强龙不压地头蛇,在钱塘这一亩三分地上,你最好还是不要惹我们商人。”孙有财有恃无恐的说道:“你所想要的,不就是插足我钱塘行市吗,你要是杀了我,看钱塘的其他人怎么抵制你。”

    “不,你说错了,我看不上你钱塘的行市,我今天让你跪在我面前,只为了昨天你在我老婆面前耍流氓的事。”徐清从上往下,撇着孙有财,一脸鄙视。

    孙有财却是不信:“大家都是做生意的,你昨天也买文章了,何必这样骗自己呢?说吧,你想做什么生意……”

    这时,不远处敲锣打鼓,哦哦哦的有人叫喊。孙有财竖起耳朵一听,大喜道:“哈哈,告诉你姓徐的,我在官府可是有后台的,别看昨天陈翊立欣赏你,可真论起事来,他还是得乖乖听我们的!”

    “快把我放开,再好好和我赔礼道歉,把你那三个夫人送上来。”孙有财威胁道:“如若不,等下你就是绑架富商,和这湖匪头子勾结的奸细!”

    徐清冷冷道:“你,太自信了……”

    ————

    建了一个读者群,欢迎加入交流:625671566

    无论是本站,咪咕,还是追书上的朋友,都可以加进来。

    发稿费的时候给大家派红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