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二十二章 住客栈
    第二十二章住客栈

    费脑子的事情,徐清一件也不想干,思考片刻就问陈翊立道:“既然这么久也定不了案,不如低调地放了,也好让他父子二人相见。”

    陈翊立点头,却没有照做:“也好,等他父亲来了,还要再问一问清楚。”

    “唔……”徐清表示不反对。

    中医治病讲望闻问切四步,其实古代官员审案子也讲一个“望闻问切”四步。但是此四步与中医的不尽相同,它的是望去看色以观心胆,闻风声旁说以知舆论,问审案情推真假,切入诸证以探虚实。

    不久,老船夫也带过来了,看他的脸色,比之前在湖边遇见的时候红润不少了。这才几天?

    入堂一看,老船夫立马失声痛哭,他儿子虽精神有些涣散,但见老父来了,不由伸开手去抱了。

    父子二人当堂相拥而泣,久叙家话,徐清等三人都是心中感动,没有打断他们。待屋里掌灯的来了,父子二人才发觉这里不是牢里,而是别人家里,不用趁着机会说够话。

    “恩,恩公,小老儿失态了,给您赔罪。”老船夫想要给徐清磕头赔罪,他儿子忙拦了住,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磕头起来,这是子在不劳父啊。

    徐清止住二人,指着陈翊立道:“这是钱塘县令,你二人有什么事情,冤屈,尽管和他讲。”

    “什么,县令?!”二人一听是县令大老爷,顿时怔住了。

    陈翊立出来拜访徐清自然穿的是便服,除了常年留意的公人们,普通百姓哪个认得出县令?里长,乡长在他们眼里都是遮眼睛的大家伙呢。

    二人都跪下,伏身听陈翊立问话。陈翊立问道:“你二人把那年湖匪,还有那一船人的情况,总之,前前后后,能想到的都说一下。”

    “好,让小老儿说……”老船夫看看陈翊立,意思是我儿子脑子不太好使,陈翊立点头,老船夫才道:“老爷,那年还是姓杨的当皇帝。我们吴地有久俗,钱塘潮来的时候……”

    老船夫慢慢说,从话中易知这件事在他心里留下了多大的痕迹,这些年过去了,竟然可以把细节说清楚,而又没有逻辑不合的地方。

    从老船夫的话中,徐清知道了他儿子为什么要乘别人的船了。原来大潮来时,吴儿喜搏浪弄潮,那一年他也是去弄潮。巧的是,他被一个大户看上了,说是让他代表自己去抢红头,当然还许下了重金。老船夫儿子新婚不久,正愁钱造新房呢,没想多少就答应了。

    当夜,大户组队租船出去请水龙王保佑,叫做“请水”,要在河里或者湖中住一夜,此是弄潮之前的一个步骤。可就在这一夜,全船的人竟然全都在湖里身亡。

    老船夫他儿子却奇迹般活着,只是神志不清了,众人疑他。先前请他的大户没立字据,故而他在受害人家属眼里,就顺理成章成了偷偷摸摸上船,心怀不轨,策划这一起惊天案的凶手。

    “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县令老爷……”老船夫竹筒里倒豆子似的把话说完,抓着自己儿子的手,听天由命。

    “唉,”陈翊立叹了一口气道:“匪劫大户,得钱必多,汝家穷至如此,故即便是通匪,所犯也不过小从。如今在牢里呆了这么多年,有罪无罪都可以销掉了。况且,证据不足,抓你在牢这么多年也说不过去,且去县衙支十两纹银,在找户房落一块田去吧。”

    老船夫父子二人仰天而躺,泪水哗哗地流。陈翊立当即写下文书,让公人带去县衙,找户房,把事情给办下来了。

    此事既毕,徐清放心的长出一口气,然后和陈翊立上官仪二人一并用餐。

    二日,徐清打算动身离开了,上午吩咐下人们把东西行李收拾好,徐清自己却去街上享受了。有陈翊立这做东,徐清这才体会到钱塘县更为内里的繁荣。

    孙有财自缢的事,早已经传遍了钱塘各大家里头,只是,一切的事情都在徐清的预料之中了。孙家一家人闹着分财产,你回你的花果山,我去我的高老庄,一场丧事下来,兄弟几乎反目,所谓亲戚都为了一块田争得面红耳赤。只有一个人善一些,把孙有财留下的嫡子,还有正妻接了过来。其他庶子,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全交给长辈发落。

    而其他大户呢?

    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似乎钱塘商界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孙有财一号人物似的。

    徐清自然是大感放心,只是,一直想要和陈翊立说的建立商路之事,却无从谈起。也罢,徐清想着,出海航行,这不是说来就来,说理解就理解的事情。若要陈翊立心甘情愿建立商路,还需让他看到实实在在的利益。

    为民谋福祉嘛。

    于是,徐清把沧州来的那些水手留下,选了一个能干的暗河成员,写下单子,让他在钱塘周围收购特产,开春之前送抵沧州。不仅要自行买卖,还要说服一些大户进来投资,这些大户,不要太大,也不要新人,要钱塘的中流偏下层次。

    安排好这些,游街喝酒,临江看景,一日耍得好不快活。

    上路吧,出发去余杭,再沿江而上。徐清带着众女,还有些许暗河成员轻装上阵,至于大批银子,还有在钱塘买的各种玩意儿都压车在后。特别是那几株发了芽的土豆,徐清特地买了几个小一些,好携带的水缸放着。这东西,可是一**宝啊,对于一个民族来说,称其为人参果,能延年益寿也不差的。

    却说徐清从钱塘走来,过嘉兴,在苏州停了一站,又去了无锡常州,本来一路上还算是风平浪静,但过了常州之后,到丹阳镇江附近时,却是遇到了些许风雪。

    于是为了躲避风浪,只能提前在镇江落脚,到了镇江后,大雪已经将街道铺满了。

    于是徐清到了市镇上寻了一客栈住下。

    镇江不大,客栈也很小,没有几家能够住的下徐清一行人的。于是徐清让运货的人一间,自己几个另找一间。

    找到之后,入内打看,见客栈里大堂住得都是为避风雪而暂居的商旅。他们都是暂居而已,故而就在大堂上睡觉歇息。

    徐清见了一眼,不由眉头一皱,**业立即向掌柜问道:“掌柜,可有上房?”

    掌柜赔笑道:“客官,你也看到了,小店已是客满,不说上房,连客房也是没有一间。”

    “去你的混账,你没有客房开什么店?”**业拍了一下柜台,出门在外还是霸气一点好。

    掌柜赔笑道:“你看这大堂里的,都是为避风雪住下的,你若是不嫌弃,就在这委屈一下。我给你拿稻草,新的,热水,热饭都不少你的。”

    徐清也知掌柜说的实情,于是问道:“掌柜可知道这附近有官府驿站吗?”

    掌柜赔笑道:“小地方,哪里有什么公署?除非去县衙……离镇江往北三十里,就是大江,哪里倒是有个巡检司,还有就是一官兵把守的水寨。”

    问明了水寨在什么地方,然后命**业拿着自己的帖子赶去水寨。为何不去县衙,只因县官乃是一县主官,“官气”甚大罢了。再一个,镇江北去,过了江就是另外一处人间天堂——扬州。若是雪下不停,就去扬州住着,然后北上,不去湖广了。至于现在,徐清就先与荀雪儿等人一并先在客栈大堂上先行歇息。

    这客栈里有不少都是跑商之人,见荀雪儿几个明艳动人,好有几分姿色,倒是令这些人多看了几眼,并窃窃私语起来。

    杨成见了十分不快,当时就朝那边瞪了几眼。

    几名商人见杨成身形孔武,眼中露出几分忌惮,但面上却是丝毫不惧,继续谈笑。

    徐清让杨成不必惹事,吩咐几个下人搬来了稻草铺在地上,徐清与众女一并席地而坐,又吩咐了掌柜拿来饭菜来。

    用过饭后,徐清与众人都是靠在墙边歇息。

    客栈里自是三教九流都有,几名商人打看了徐清一行人后,知他们大概也就是富贵些的客人,不以为意,于是说起了路上的见闻。

    徐清没有睡意,依在墙壁坐下,听着各方掌故。一名从钱塘来的客商说的一则故事,说得引人入胜,众人听得都是入了神了。

    他道:“我在钱塘那边经商时,听人说钱塘江上有一种船,专在晚上行船,没有船灯,船舱密闭,船窗也是密闭。若有人想上着船,只需去岸上的茶肆与一个牵头人密约。到了晚间,自会有一船夫撑船到约定好的来一处岸上载。上船之后船夫不会与你交谈一句,也不开灯,也不告诉你航向,撑着船在西湖里头乱游。”

    听到这里众人不由都是毛骨悚然,一人道:“这莫非是谋财害命么?”

    一人道:“这等船,换了常人如何敢上。”

    但见此人笑着续道:“谁说没人去,告诉你,想上这船的多的很呢,不要打断,你且听我细细道来。等你进了这船内后,里头点一盏豆大的烛火,昏暗不明,灯小舱密,竟然不透丝毫出去。再一看,发觉这船内无比华美,内置一榻,榻边,有一美貌的二八少女,或香软在卧,或红.果而坐,专在床榻边等候于你。”

    听到这里,众人都是喉结咕咚一声上下而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