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三十章 六朝古都
    第三十章 六朝古都

    “咳咳咳……”徐清自从那天掉在江里,便受了风寒,这几日赶路过来,由于荀雪儿等人的细心照顾,高烧已是退了,但仍旧是咳嗽不断,疲软无力。

    “徐清醒了,”徐琪似乎一直守着,盯着徐清,见他一醒,便去扶他,奈何她身小力不足,徐清一只手也抬不动,忙去拍醒了其余三女。

    “徐大哥,”

    “少爷,”

    “徐郎,”

    三女如是的唤到,便是起身撩开车窗,叫车夫拉住驴子。徐清前些天头疼,马车颠簸,于是三女换驴拉车,又买了一辆宽敞的四轮车,这才令徐清好受一些。

    徐清睁开眼,看见四女都是一脸焦急,笑了笑道:“嗯,我想喝口水。”

    “喝”字刚处,“口水”二字还未脱口,徐琪便一溜烟地把茶壶提出来,说,这是你最爱喝的老姜红枣茶。

    其余三女笑着道:“徐琪这两天可是十分听话,”

    “好,好……”徐清连说两个好字,笑着问:“我们走到哪里了?”

    “昨日住店时,听客人说,前面就是江宁,”小月回到:“可是,今日在路上又遇见人说,前面是金陵。”

    “我和小月怕走错了,去官家问路,官家却说前面是升州。”黄诗梅接着道:“就在刚才,还有一个小屁孩打这里过,说还有一日路程,就到白下。”

    “呵呵呵咳咳……”徐清笑了笑,用双臂撑起自己来,徐琪又马上在徐清背后塞棉被。徐清安然靠着道:“你们不知,这金陵、升州、江宁其实是一个地方,倒是白下一称,我没听过。”

    “哦,原是这样……”四女相视一眼,这时,车门外有人说话道:“车怎么停了?是主公醒了?”

    “是,刚醒,”车夫回道,先说话那个人又吩咐道:“

    烧点洗脚水,主公醒来肯定要用的。”

    “喏……”

    听声音,徐清自然知道是牛吃草,只是听脚步,车门外还有一个脚步声,却为说话。

    牛吃草又说了:“主公,方便进来吗?”

    “进来吧,还有一位客人是谁?”徐清缓缓问到。

    “是老杏林,”说着,牛吃草撩开车窗,看见众女在,也就没踏上车,只是在车下道:“这位老杏林行医三十余载,救人无数,我请来给主公看看。”

    “哦,”徐清这才转向那医者,倒称得上道骨仙风一般,徐清问:“不知阁下何许人也?”

    老杏林道:“老夫只是山野俗医,无名之辈也。少通医术,但治病救人多,故老而愈精矣。”

    “哦,咳咳……”徐清心想,这中医向来是越老越准,唐朝中医虽发展不高,看这老杏林行医三十载,经验应该是足的,于是道:“劳烦阁下了……”

    “不敢不敢……”老杏林看徐清面色,又问了许多话,待徐清起来,有摸摸额头,探探脉搏心跳,其实这和后世的差不多,没有听诊器罢了。不久,老杏林写下一方道:“客人天佑,病已经自愈大半了,多服温水,勿吸冷风,再煎服此方,即可痊愈。”

    “哦好,多谢了,”徐清对牛吃草也道:“劳烦。”

    牛吃草忙摆手道,哪里哪里。老杏林又回道,此去二十余里,就是金陵,方中之药在哪里齐备,可明日再吃吧。

    说完,老杏林转身离开,牛吃草忙赶过去给钱,可老杏林坚决不要,快步离开了。到一角落出,老杏林全身一抖,所谓白发胡子全部掉落,变成了一青年道士模样。要是袁天罡在此,说不定大吃一惊,此青年道士,正是李淳风是也!

    他换了装束,嘴里嘟囔道:“无命之相,此人是天灾,还是天福?”李淳风一转身,束起道袍就往远处去了。

    至于徐清等人,拿了药方也不疑有他,反正药店抓药的药师能够看得出药理作用,不可能刚才那老杏林把全金陵的药师都串通了吧?

    三女得知药在金陵,不由得急令马车夫驱车,一行人便朝金陵去了。

    金陵,就是南京,只不过唐朝的“南京”,却是蜀地的成都。而金陵,作为六朝古都,在唐朝似乎被刻意打压,官方名称叫做升州。

    虽被不被重视,但金陵毕竟是东晋宋齐梁陈朝的都城,几百年来都十分崇文重教。

    到了明清时期,华夏一半以上的状元的家乡,就在这龙蟠虎踞的金陵,时人称之为“东南第一学”。

    历史上,凡是异族入侵,汉民族遭受灭顶之灾的时候,都会选择在金陵休养生息,哪怕是懦弱的南宋,不想北伐,也要定其为陪都,以安抚人心。到太平天国,民国时,定南京为都也有“驱除鞑虏”一层意思在里头。

    朱偰先生在比较了长安、洛阳、金陵、燕京四大古都后,言:“此四都之中,文学之昌盛,人物之俊彦,山川之灵秀,气象之宏伟,以及与民族患难相共,休戚相关之密切,尤以金陵为最。”

    徐清一行人驱车而入的,就是这么一座有着光荣历史的古城。

    巍峨的城墙上书“升州”二字,牛吃草一马当先,去寻找宽敞干净的住店。从前在钱塘、镇江,还有扬州住店时,那些客栈酒楼都只是“张家酒楼”“余大妈客栈”之类的名字,这金陵城里头的却不同,店名都带着文气,不愧是有“天下文枢”的美誉。

    看那街上的客栈,差一点的叫做朴玉轩啊,好一点的就是什么腾飞阁、步云楼了。牛吃草知徐清喜静,挑了一件绕开主街,叫做“芽铃馆”的客栈。

    芽铃馆中,一楼卖酒,坐的都是散客,或坐或立,端一碗酒,用手死死罩着眼前一碟下酒菜,要是想吃,便空手拈来。

    徐清等人上二楼,二楼两进走廊,通向后面的宿房。前面是茶亭,坐的都是体面人,面前的菜也不用罩着了。

    安顿好了之后,小月和黄诗梅相约出去买药,荀雪儿在房里带孩子。徐清耐不住,带着徐琪在前头的茶亭就坐,点些茶点酒菜。

    刚坐下,楼梯口砰砰砰上来几人,徐清偏头一看,见是几个书生,手里拿了一卷书册,喜不自禁的走到另一桌面前。徐清把头偏向另外一侧,耳朵却在听他们说话。

    “哈哈哈,独乐不如众乐,今日忽得徐公一新作,携来与诸位共赏!”一名学子拿着那卷书,指着对众人说道。只是说话之时,不肯把书放在桌子上,只肯紧握手中,让他人远观。

    当下有人问道:“哦?徐公,是真作嘛!”

    拿着书卷的书生回到:“怎么不是,上边有上官游韶,陈公翊立的评语,余杭,钱塘那些学子早就争相传颂,倒诵如流了!”

    一个书生听是如此,如酒鬼闻到了陈酒芳香,忙道:“快给大家……”可转眼,又如老酒鬼一样,怀疑起这酒的真假:“不,不对啊,徐公的作品向来是先过我金陵,再传去苏杭的,这次怎么反了?”

    另有几人同意道:“是啊是啊,从来都是他们拾我等余慧,这次怎么先出在他们那里了。”

    拿书卷的书生露出一个你这就不懂了的表情,道:“此事还有一个说法,传说徐公从沧州南下,去余杭游玩,遇到陈公翊立举报文会,故而留下此篇。”

    跟着拿书卷书生来的还有几人,其中一个学子唉了一声道:“我说诸位,徐公的文章,大家都是读过百遍不止,此篇文章是不是真的,有大家一起评判,岂会有错?”

    那怀疑的“酒鬼”随即拍了一下胸脯道:“然也!诸位在此,就是苏杭那些书生一起伪作,又岂能谈的过我们的法眼?”

    “哈哈哈,”众人一并大笑,都看向拿这书卷的书生,请到:“快解开卷,共赏文章,共赏文章!”

    “好……”拿书那位一个好字拉长了声音,一手解开书卷,慢慢展开,说了一句:“诸位,听我念来……”

    “西湖游记,”拿书那个把徐清在西湖文会上写的一篇小品文缓缓念来,其声气势如虹,其情引人入胜,换句话说这人的嗓子,那是天生做朗诵的。加上徐清抄的那一篇西湖游记淡然闲适,得小品文之精髓,众人听来都是闭上眼睛感受。

    三百余字音毕,听着仍感余音绕梁,读者只觉唇齿留香。

    “善!”

    终于有一人摆脱出来,说了一句,又问:“诸位,此文可是徐公文章?”

    “这,”有一个人回过神来,也是理智一点了,他保持怀疑道:“此文确实是上等佳作了,苏杭那些东西作不出来的,可此文不像徐公之文体啊。”

    另一个人附和道:“听兄一言,我也有疑惑了,徐公写文,向来将就对仗工整,从其所著《徐子》一书即能看出来。”

    “去去去,尔等俗人,徐公之精神,岂是我等能揣测?古人云张弛有度,文武之道也。徐公写大文章用骈骊文,写这小品文,自然是随兴而为了。”

    “是是,倒是我等僵化了。”

    “唉,只是徐公率性而为,落笔就是上等佳作。我等搜肠刮肚,穷经皓首亦不能做出一句,何日,何时才能追见徐公项背?”

    众人一听这话不由得哀声叹气起来。

    忽然,那拿书的书生眼前一亮:“诸位无须悲叹,岂不闻徐公所言,做人嘛, 最重要的是开心 ……”

    “哦?此话是徐公所说?”一人问道,不光他在问,徐清也一脸黑线心里同问,这话是不错,可我什么时候教过别人?

    显然有人懂了什么,也是跟着道:“是啊,徐公还说,人生苦短,应当及时行乐,还去读什么书?”

    “哈哈,你们都不知道,徐公还说,身体与魂魄,总要放一个在床上哩!”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徐公。”

    “不是亲妹,索然无味——徐公。”

    他们一个一个仿造拿徐清出来伪造名人名言,一开始还好,到后来,那叫一个不堪入耳,徐琪听见,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徐清。特别是那一句,“不是亲妹,索然无味”,徐琪似乎顿时想清楚了,原来你迟迟不娶我,就是因为这个啊?

    看着徐琪的牙齿磨得直响,徐清吞了吞口水,心道:只要说得有点道理的话,在后面加上一个名字,就像这样——尼采,就成了名人名言。

    “咳咳,诸位,徐公堂正君子,岂会说汝嘴里那些污秽之语?”

    为了名声,徐清决定站起来与这些伪造名言的恶势力做斗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