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三十九章 阿姳巫母
    第三十九章 阿铭巫母

    二话不说,汉子拍下酒坛,一把揭开盖,一倾倒下满满两大碗,不由分说塞给徐清一碗道:“来,我珞伏山就是好客,干了这碗就是兄弟。”

    徐清原来是不会喝酒的,可醉过几次之后,喝酒的本事还是涨了的。闻一闻那碗酒徐清便知只是清淡米酒,比起徐清家里喝的蒸馏酒是差十万八千里的。只是看珞伏山的语气,这就应当是他手里度数很高的了,有底气,徐清便道:“好,一杯酒下肚就是兄弟!”

    仰头,张口,一碗喝尽,眼睛不带眨一下,倒扣着碗,一滴不漏。

    珞伏山端着手里那碗,还在愣着,徐清笑笑道:“怎么了,快喝啊?”

    “哦哦,这这兄弟酒量哇……”珞伏山咕嘟咕嘟也是一碗下肚,可是中途断了几次。

    没想到徐清却喝上了劲,又在碗里到得满满。他自己家里的酒太烈,外面的酒太涩,这坛米酒正好,度数不高不低,还有一丝甜香,正合徐清的口味。

    “伏山兄弟,这酒不错,你我再饮一碗!”徐清把珞伏山刚刚放下的碗也倒得满满的,举起自己那碗敬道。

    “呃,好,再喝一碗……”珞伏山随徐清一同举杯,却不是一饮而尽,只是拿舌头慢慢舔,一边用眼睛观察徐清,心道,这个汉人是怎么了,三碗不出门的酒,他怎么喝得这么爽快。

    “哈哈哈,好酒,咦?伏山兄,你怎么不吃,快吃!”

    “哦哦,吃,吃……”珞伏山捏着鼻子吞下酒,刚一放下,却见徐清拿起坛子又是哗哗哗倒了一碗。

    “伏山兄,你螺族有过门酒一规矩,我喝了,可知我汉人也有朋友过酒比三巡的规矩?来,再来一碗!”徐清醉意来了,也就胡诌诌了一个规矩。

    珞伏山喝了两碗下肚,已经是面红耳赤,连忙摆手道:“这,唉,兄弟,今日我没吃早饭,这酒咱们改日再喝成不?”

    徐清装着微醉道:“哦呦,你当不当我是兄弟?”

    珞伏山不好意思吞自己的话,便笑着道:“当,怎么不当,”

    徐清见机,爬杆而上:“是兄弟,那就把酒喝了,”

    珞伏山虽要面子,可说什么也不同意喝了,便道:“唉嘿嘿,改日喝,再喝误事了。”

    “喝,你你看不起我?”

    “哪有?”

    “那你就不给我面子!”

    “不是……”

    就在二人如酒鬼一般交谈时,秀秀一声嗔喝传来,却是徐清听不懂的方言:“(螺)珞伏山!你又在用喝酒欺负客人是不是?”

    “(螺)秀秀,我……”

    “(螺)闭嘴!回头我就告诉巫母,看她给你下点虫,痒你十天半月!”

    “秀秀,饶命,可,可,是他欺负我啊,呜呜……”珞伏山倍感无奈,这句话却是汉话。

    秀秀扫了一眼徐清,见他面色如常,身形稳定,与之前一般无二,再看珞伏山,似头昏脑胀之色,微微惊讶一下。不过仍是道:“哼,反正就是你不对,还不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珞伏山如蒙大赦,落荒而逃。秀秀对徐清道:“你别理他,他是个小心眼的。”

    “无妨,无妨,酒不错……”徐清说完笑笑。

    “当然不错了,这是我螺族的秘方呢。”秀秀疲惫地捶捶肩膀,然后道:“房间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了,只是伙食,听她们说,你不吃外面的东西?”

    “是啊,吃不惯……”

    “真是刁钻,”秀秀一转身丢下一句:“我去忙啦,不要乱走,特别是前面不要去!”

    徐清口说答应,待秀姑娘一消失,脚步就开始四处晃悠了。徐清所在这间没什么陈设,想来只是一个过人的厅堂,专做接客之用。

    这间房一共三扇门,一扇通向楼上,一扇去后头的房子,这就是秀秀转身离开的地方,还有一扇去中间院子。

    院子只是泥巴坌实的,没有花草,倒有两垄小菜,菜地另一边围着鸡,是那种黑色的山狼鸡,下的蛋是绿壳。有一块布遮在上头挡雪,简陋得很。

    菜地和鸡圈中间,是一条五尺小路,用木板铺就。小路尽头,又是一扇门,看过去十分厚重的样子,虽然只有窄窄地两页,却如守卫一般。

    这是一个老村长家里式的地方,徐清看完之后的感觉如是,前面也许是村里的议事堂,后面是螺族“巫母”的私房。

    “徐郎,回屋吧?”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背后,抱着徐清轻声道:“刚才秀秀差人送来了柴火,上面有炉子,去烤火?”

    “好,”徐清拉着荀雪儿手往回走,却又被她拉住了,她道:

    “徐郎,你是不是喜欢秀秀?”

    徐清错愕一下,在荀雪儿琼鼻上划了一下:“是她们让你来问的吧?”

    荀雪儿脸红一下,把头埋进徐清的胸膛。无论徐清怎么倡导先来后来,都是一样的伟大思想,可几女心里还是默默以荀雪儿为首,认为她是正妻。若是徐清想在纳妾,只要正妻同意,剩下二女是没有话语权的。

    见荀雪儿默认,徐清抱着她温柔道::“放心,你夫君不是见一个收一个的人,反正过几天就走了,岂会乱留情?”

    荀雪儿抬头道:“雪儿不在意徐郎收多少女人,只要徐郎爱雪儿,心里有一个雪儿的地方,就是雪儿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徐清大受感动,荀雪儿继续抱着他音如蚊子一样道:“只是徐郎,若是秀姑娘喜欢上了你,岂不是伤心一辈子?”

    “啊……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快就喜欢上我?”徐清不敢和荀雪儿目光对视,移向一边。

    荀雪儿笑着道:“雪儿就是第一次看见你,就喜欢上了。”

    “你?”徐清不禁想起和荀雪儿相遇,还是在大雪天里救的她,当时她第一眼醒来,还骂徐清流氓呢。

    “是啊,雪儿听说孩子第一眼见到的人,都会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雪儿当时以为死了,死而复生见到徐郎,其实就忘不了徐郎了。”

    “哈哈……”徐清笑笑,摸摸荀雪儿的头,心疼地抱着。

    窗外雪花飞舞,窗下二人相拥。

    半晌之后,徐清正欲上楼烤火,却见中间院子里头过来几人。打前一个是一个老婆婆,还有几个悍妇式人物伺候两旁,想必是巫母吧?

    “雪下得大,山里的食都被封了气息,通知族人防野猪,不要再伤了人。”老婆婆细声吩咐道。

    一名悍妇立马转头走了。

    老婆婆又和其他几个悍妇商量了几句,用的是徐清听不懂的俚语。几句话时间,老婆婆已经是到了徐清这屋的门口。

    徐清不敢躲着,携荀雪儿上前行礼道:“在下过往客商徐清?”

    老婆婆打量了一下徐清,断然道:“你撒谎,你不是客商!”

    “呃,这,”徐清心道,伸手不打笑脸人,眼睛这么毒不要说出来嘛,只得说:“我家长辈是客商,我却只是书生罢了。”

    “好了好了,来这里干嘛?我螺族,素来不和汉人有多来往。”老婆婆不耐烦的摇摇头,迈着步子入了内堂,旁边几个悍妇半挡在徐清和老婆婆中间。

    “路上遇着大雪,有幸遇见秀姑娘……”徐清还未说完,老婆婆便又挥挥手,一副我早就知道了的样子,指着荀雪儿问:“这是谁?”

    “这是内子……”

    “哦……”老婆婆听此,终于露出好客的笑容自己介绍道:“老身是螺头村巫母,珞阿姳。”

    徐清心道果然,一拜道:“见过巫母……”

    巫母虚扶一把道:“咳咳咳,好了,来者是客,就安心住下吧?”

    “多谢多谢……”徐清又问了一句:“巫母,敢问是如何看出我不是客商的?”

    阿铭巫母冷笑一下:“老身老眼昏花怎么看得出,诈你一诈罢了。”说完,扶一扶两边的悍妇,留下一脸懵逼徐清后面去了。

    诈一诈?徐清撇撇嘴,看来汉人在这螺族不太受欢迎啊,谁都想欺负一下。长出一口气,咦?我为什么长出一口气,徐清心道,这时,他才发觉刚才内心受到的压迫。

    按说徐清是当过刺史,见过皇帝的人了,在这小小村长面前应该说游刃有余的,可为何如此紧张?

    “雪儿,我们上面烤火去吧。”

    “嗯……”

    围炉夜话,就着炉火烤着肉片,一家子温馨时刻。

    但徐清全然不知,屋外的雪,已经将天地笼罩,螺族普通人家的房子,吱呀作响。

    半夜之时,几所房子轰然倒塌,万幸的是,人却没有被压倒。

    祸不单行。

    话说珞伏山晕晕乎乎回家之后,全然忘了自己的职业——今天他守卫村里大门。一伙豺钻进了村子,趁着积雪消声,大肆啃咬村里的家禽。

    螺族本就不富裕,第二天一大早,便听见了此起彼伏,骂娘咒爹的声音。

    冤有头债有主,豺已经吃饱喝足走了,这追责的人,自然就找到了珞伏山。珞伏山慌了,为求自保,急中生智,添油加醋的将徐清的到来,和那一场短暂的比酒会说了一说。

    最终结论,徐清这汉人不怀好意,无缘无故进我螺头村,又把守门人灌醉,使得村门大开。总之,加上各种幻想和猜测,徐清成了十恶不赦,引豺狼入内,做法吹倒房子的蛊人。

    一些无知群众信以为真,拎着铁锄,铁铲,都围到了门口,请巫母处决真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