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四十二章 村老
    第四十二章 村老

    “(螺)你们不知道,我族内有三大寨,都是两千人的大寨。这三大寨占了我族六成.人口,当然我部族之话语,都是他们掌握着。”珞布老爹拍拍手,放下烤串缓缓道:

    “其余村寨的村老,不过是在那里打杂罢了。那三大寨乃是青螺,螺尾,螺田三寨,此三寨里,青螺人最少,但其村老似乎和知县有关系,故而能与其余二寨抗衡,甚至隐隐压迫着其余二寨。”

    珞布老爹说着,珞秀秀就随口翻译给徐清听,待他说完,珞秀秀问:“珞布老爹,这和税收有什么关系?”

    “(螺)关系大了,”珞布老爹神情似乎有些激动:“青螺和县令有关系,税自然少些,少的税去哪里了?不就摊到了我们这些人身上!”

    “这,”珞秀秀骂了一句:“青螺的人真不是好东西!”

    “(螺)秀秀,这话不要说……”珞布老爹竹筒里倒豆子地道:“青螺村的也见不得多好,只有村老一家好罢了,不然他们也不会来偷鸡了。”

    “什么?是青螺的人偷鸡!”珞秀秀站了起来。

    徐清懵圈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秀秀怒又急道:“珞布老爹说是青螺村的偷了鸡!”

    珞布老爹叹了一口气,劝秀秀坐下,沉重地道:“秀秀,此事不要声张,要是引起二寨相争,再流血就不好了。不过几只鸡嘛……”

    秀秀又腾地站起来,对着地上的鱼骨头一阵脚踩,借此发泄气愤。

    珞布老爹深深地看了一眼徐清,徐清心领神会,劝珞秀秀道:“莫生气了,知县之上还有州官,州官之上还有道台,要是知县不法,总有人治得了他嘛。”

    “要是治不了呢?”

    “唉,会的,会的。”徐清心里暗暗答应,这次去潭州,必要把这里的情况说一说。

    “不会,官官相护!”秀秀看着徐清,有一种想要扑在他怀里撒气的想法,可她也知道自己不行,故而转过头去不看他。

    这时,珞布老爹身形一动,一个竹管似的小东西到了徐清手里。徐清讶了讶,珞布老爹给了一个眼神暗示,他便把东西迅速塞入怀里。

    珞布老爹道:“秀秀,回去吧,等下又有巫女来要人哩!”

    秀秀嗯了一声就往外走去,徐清也跟着,刚出门,冷热之差让二人不禁一抖。

    抬头一看,雪已经停了,踩着几寸厚的雪,吧唧直响,二人就这样走着,留下一线脚印。

    “姓徐的,我以后就是螺头村的巫母了……”珞秀秀低着头走路,一边踢着雪,一边说道。

    “嗯?”徐清不解她的意思。

    珞秀秀哎得一下道:“你那么聪明,能不能告诉我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徐清继续不懂。

    珞秀秀黯然道:“哎呀!就是让我寨的人有饭吃,有好屋住,还有钱花,在别的寨子的人面前抬得起头!”

    “唔,”徐清思考一下,他没办法告诉秀秀,几百年后,或许还不要几百年,螺族就会从此消失在历史里,根本没人知道。如果能实现温饱的一个民族,怎么能这么没前途呢?

    珞秀秀推了一把徐清:“你说啊?”

    徐清摇头叹道:“如果你只想让族人吃饱饭,只需迁出螺县即可。”

    想螺族这等小族,迁出去极有可能就被同化了,可秀秀问的只是温饱,外迁之后土地肥沃宽广,不用仰三大寨之鼻息,也算回答了她的问题吧。

    可珞秀秀似乎没得到想要的答案,或许她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问的不是这个,只见他长叹一声道:“知道我为什么带你去珞布老爹家里吗?”

    “不知,”徐清摇摇头,手暗自捏了捏珞布老爹给的小竹筒。

    “唉,呆子一个……”秀秀翻翻白眼道:“你家的护卫已经来了,”

    说完,珞秀秀转头就走了,似有决然之色。

    徐清叹了一口气,只见村口有两行车轨印,恍然,应该是王山他们来了。

    沿着车轨走,只见一家子人都已收拾好。

    徐琪一指远远走来的徐清:“次,那不是徐清嘛!”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小月道:“要是你再不回,我就不顾诗梅的劝告也要去找你!”

    “哼,我就知道他会回来吧?”黄诗梅幽怨地一撇徐清,昨夜她发觉珞秀秀来偷偷摸摸看徐清时,就知道今天会有这么一出。

    王山也走过来道:“主公,我等昨日赶至潭州,今天又折返而来的。”

    徐清看了看天气,似乎雪已经停稳了,便点头道:“好好,既然如此,我们就出发吧?众夫人请上车~”

    徐清自己骑马,上路之前,他放了一锭银子,一个平日里随手做的小娃娃,本来是给徐琪玩的,谁知她嫌丑。今天忽然想起,也就自觉不自觉的放下来,至于原因,他自己也搞不清。

    从村里出来,路过村头的“螺头”二字之时,徐清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

    “为何没有人?”徐清心道:“就算是雪天,也不该这么寂静啊?”

    难道出事了?徐清赶紧拿出来珞布老爹给的那个竹筒出来看,那是指头大小的毛竹制成,此竹在南方遍地都是,拿来做传言之物正好。

    揭开一个小巧的盖,里面果然有一个小纸卷,抽出一看,竟然是汉字!

    珞布老爹懂汉语!为什么他不说?连珞秀秀也不知道,他隐藏这么多年,想要做什么?

    可徐清转念一想,莫非就是珞秀秀特意策划的事?

    不惶多想,徐清看纸条之上的字,那叫一个心惊。

    纸条上讲,今日偷鸡之举,将会引发一场争斗,在这次争斗之中,螺头寨将面临灭顶之灾,村老惨死,巫母一族为奴,村民并入其他村寨。其中似乎还有官府操作,乃是三大寨发动的吞并大战,整个螺族也会内耗大损

    估计就是这么一些信息了,徐清从头至尾检查一下,感觉事情比这还要糟糕。既然一个县乱成如此,又是这部族问题,到时候无论谁输谁赢,都将给周围的县造成危害。至少,一段时间流民四起是免不了的吧。

    看黄诗梅她们的脸色,是不愿意回到螺头村的,何况回去也怕殃及池鱼,故而徐清是不打算回去营救的。

    解下渔夫,找来杨成,小声道:“杨成,拿着此符去找此地的军事长官,州府附近必有总兵,折冲的。”

    “主公,这……”

    “无须问,螺族将有大乱,请一支军队来,防止此乱危及周围县城。”

    徐清又相继招过来几个护卫,让他们一一领了命,一个去潭州刺史府通信,就说螺县县令在制造矛盾。又写了密信去长安,这种调动地方部队的事,还是要告诉一下李老头子的。这些事情徐清做过了好几次,现在倒也没惊动荀雪儿等人,不声不响就做好了。

    又走了一柱香时间,徐清一行前头忽然出现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朝这边跑来,定睛一看,竟然是珞秀秀!

    看她模样,身上头上多了些碎雪,衣服还被什么划破了,满脸泪痕,远远地就喊:“徐清,徐清,是我……”

    徐清脸色一沉,已经出事啦?

    荀雪儿等人也发觉了车外的异常,撩开窗帘打看,见珞秀秀这般模样,也是震惊,忙道:“徐清,你还不去扶她!”

    徐清早有此意,得了妻令,便当即下马,扶住珞秀秀:“秀姑娘,怎么了?”

    “螺头村,村老,村老被人打伤了……”珞秀秀悲愤道:“是青螺帮那些人,你快,快救救我祖父,我求你,求求你……”

    “快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

    “不知道不知道……”珞秀秀失去了理智,抓着徐清似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只是道:“只有你能救我祖父,我知道你厉害,求你救救他,流了好多血,肚子都破了。”

    徐清闻言心里十分不舒服,他虽然自己说不多情,可在他心里,还是个地地道道的多情种。哪怕在螺族只过了一天,见到秀秀这种好女孩,也不愿眼看她被欺负。如果今天已经离开了,那也就罢了,可人家已经求到了眼前,更加不好拒绝了。

    徐清沉声道:“牛吃草王山,你们二人护送夫人去潭州住下,万不可出一丝差池!”

    “喏!”

    徐清在车窗边轻声说:“出了大事,如遇歹事,依计划行事。”

    徐清话语虽轻,语气却不容拒绝,他把车里的一个医药箱拿着,里面是高浓度酒精,还有消好了毒的棉线,医针。

    听珞秀秀的话,那村老似乎已经出过一次大血了,不知还有没有救,但拿着总没错。

    “你你你,跟我走,其他人马上护送夫人去潭州!”徐清点了三个彪壮的护卫,一挥手,马车北去。

    徐清踏上马,一把拉起珞秀秀,带着三个护卫就往回赶。

    快马加鞭,不到一刻钟,便到了螺头村村口,只见整洁的大门口已经变得杂乱,还有点点血迹。

    “去我家……”珞秀秀坐在马前,似乎冷静了一些。

    驱马入村,径直走到原来住的那里。

    刚到珞秀秀家,就看见门口有好些男子在守着,面色严肃。见珞秀秀来了,急忙看过来,却没人说话。

    秀秀不管他们,拉着徐清下马,奔入门内。那些守着的男子本想拉回来徐清的,可三个彪壮护卫身形一合,就如两扇门一样把他们拦住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