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四十四章 目窥天机
    第四十四章目窥天机

    “原来是葵花宝典!”

    徐清听了阿姳巫母的话,觉得身下凉飕飕的,支支吾吾道:“啊,这个,呃,那个……”

    “噗嗤,徐清,看你还敢不敢眼馋我螺族巫术!”帮徐清打了圆场:“阿祖,外头的人应该等不及了,不如让祖父露个脸吧?”

    “嗯……”阿姳巫母点点头,却没把村老推出去,而是揭开窗户露出一个小口对外说了几个人的名字,都是村老一家的人。

    几人一进来,立马在床边跪下,不是行跪拜礼那种跪,而是看到村老手在招他们,而激动得不顾一切的那种跪。

    又是一阵长吁短叹,驱寒温暖。

    珞秀秀在徐清身后拉了拉他的衣角,轻声道:“姓徐的汉人,谢谢你……”

    徐清心有余悸地道:“唉,火中取栗罢了要是再让我来,我是绝不肯的。”

    “哼,”秀秀闻言轻哼一下,问道:“你那个治病的法子,我怎么没在其他汉人那里见过?”

    徐清笑着道:“这个法子是我想出来的,其他人自然不知道了。”

    秀秀一脸不信:“你这么厉害?”

    徐清看着秀秀,摊摊手,表示这不是明摆着的嘛!

    那进来的几个人说了好些话,有跑过来感谢巫母,巫母说都是徐清的功劳,他们愣了愣,又跑过来给徐清磕头。徐清哪里敢端这个架子,忙把他们搀扶起来。

    只是徐清还有些奇怪,按说村老是巫母的丈夫,这老婆救了老公,也不要旁人这么感谢吧?

    可谁知那几个人的这一句话就把徐清雷到了。一个老爹说:“感谢贵客出手,救我侄儿……”

    什么侄儿?

    徐清一打量那说话之人,不过五六十岁,你的侄儿,岂不是四十多岁?村老只有四十岁,再看巫母,那模样可有七八十岁的样子了,怎么,怎么这般……难道阿姳巫母是二婚,还老草推嫰牛?

    见徐清震惊的样子,阿姳巫母解释道:“徐清啊,你可知刚才那一场法下来,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徐清摇摇头,不知阿姳巫母为何问这个,不过这代价想必不低,不然单这个满天过海的法,就要弄得天下大乱了。

    “一个时辰瞒天过海,七年岁月被罚,十年福禄被减。”巫母闭着眼睛回想一下道:“我这辈子救了七人,以去了七七四十九年寿了,算一算本命,我也才四十多岁吧?”

    徐清沉默不语,村老动了动,把脸移到光线比较充足的地方,果然,是一张中年人的脸。

    唉,徐清叹了叹,说是满天过海,事实上,苍天饶过谁?咦?不对啊,他们年纪不过四十,秀秀为何称他们祖父祖母?

    “秀秀其实是孤儿……”阿姳巫母悲伤道:“唉,我知道此法减寿之后,已经过了生孩的年龄……后来啊,他捡了秀秀回来。”

    徐清闻言,看了看秀秀,只见她面色如常,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絮叨一会儿,几个村老一家的,出去同众村民说村老的伤好了,只需静养。大家便掏出怀里的,腊肉,鸡蛋,干鱼来放到门口,让村老吃好的养伤。

    “徐清,这个是你留给我的吗?”秀秀站在徐清面前,拿着那个做的娃娃道。

    “是啊,喜欢还是嫌弃?”徐清好奇地问。

    秀秀吐了吐舌头道:“好丑……不过,我很喜欢!”

    徐清笑着道:“算你识趣,哈哈……”

    “喏,这个不能收你的,”秀秀掏出来一锭银子,就是徐清放在门口那锭,她道:“今天你又救了我祖父,留下来吃顿饭吧,我去给你做!”

    徐清攥着银子,点点头道,也好。

    当初选择偷偷放在门口,就是怕当面给伤了珞秀秀的面子,如今退了回来,也就先收下吧。

    走到门外,众村民早知道了徐清出了大力气,也都是一并行里,汉话螺语一遍赞扬之声。见还有不是丢鸡的在其中感谢他,徐清不由奇道,这螺族百姓还是爱憎分明的。

    巫母安排几个妇女去守着村老,吩咐村民们都安心回家。

    秀秀笑着道:“巫母,徐清,我就先去做饭了。”

    阿姳巫母也是笑着道:“也好也好,老身倒想吃秀秀的手艺了,徐清,你有福了。”

    “哦,那就有劳了。”徐清说着,把医箱交给彪壮护卫。

    巫母打开前面的议事堂,也就是一开始秀秀不让徐清进的那间房。而且还和当初偷鸡案,徐清进的那个房子不同,这个更暗,更神秘。

    阿姳巫母突然问道:“你可知村老是如何受伤的吗?”

    徐清有珞布老爹给的纸条,他试着答道:“是青螺村的?”

    阿姳巫母点点头:“不错,看来珞布老爹告诉你很多东西了。”

    徐清又问道:“珞布老爹是什么人?他会汉字,又为何不说汉语?”

    阿姳巫母笑着道:“你不知,村老巫母之中只要死一人,就要重新选人,珞布老爹就是上一任村老。当初还是南朝,没有螺县,南朝自诩汉人正统,我们族人在那时受打压得重。珞布老爹和汉人有仇隙,故不讲汉语。这些不重要,我问你可知青螺为何要打我寨村老?”

    徐清整理一下思绪答到:“按说青螺是大族,又有官家撑腰,可知县不过三年一任,三年之后还不知在不在这里,难道他是想在这三年之内吞并其余几寨?”

    “不无道理,”阿姳巫母用拐杖敲了敲地板,屋内腾的一下燃起了一堆火,她笑着道:“青螺想吞并不假,可他们最想要的,还是这个!”

    “巫术!”徐清惊问道:“难道这巫术还是螺头村独有?”

    “螺头村,乃是第一代蠃人驻扎的地方,后来才有什么青螺,螺尾,螺田寨子。”阿姳巫母烤着火,躺在椅子上道:“徐清,巫术修炼,苦难重重,也只有螺头村巫母才会。千百年来,螺头村一向强大,可近年来,他们都和汉人有亲了,实力越来越强大,于是打起了这巫术的本事。”

    “原来还有这样一层故事,”徐清头疼地道:“可这些,我也没有办法,我一不是地方官,二更不是螺族的人。”

    “不,你有办法的……”阿姳巫母神秘地拿出别在腰间的一块东西,黑暗中熠熠生辉,徐清忽然感到一阵熟悉的感觉。

    碎片!又是碎片!

    徐清不自禁地站起来,眼睛瞪得像个铃铛。以前遇见碎片,一个是捎带过来的,一个是山上看见又在小贩手里半抢半买的。。拿到碎片之后也只能一个人研究,没地方去问,而今天,却在这不知名小族手里看见了,还是在老成博识、精通巫法的巫母手上。

    今天,似乎就能一探碎片之隐秘了!

    “你果然对这个感兴趣,”阿姳巫母对徐清道。

    徐清一凛,大骂自己没有城府。自己身份特殊,而且能被碎片影响梦境,这个时候应该表现的平淡的,不然就被其他有心之人抓到把柄了。他打量了一下四周,自卫地看着阿姳巫母,谁知道她会不会恩将仇报,江湖之上,人心似海。

    阿姳巫母见他目光露惕,笑了一下道:“放心,放心,我对你的身份没有什么关心。”

    不过,徐清还是阴着脸道:“你知道我什么身份?”

    “哼……”阿姳巫母不屑道:“不就是一个无命之相吗?有什么了不起?”

    “无命之相?”徐清一愣问道:“那和这碎片有什么关系?”

    “这碎片,叫无命石,和着无命之相人的血肉,可打造招魂鼎,”阿姳巫母摊手道:“我只有这么一小块,鼎是做不成的,你却有用。”

    “无命石?”徐清再一次疑惑问道。

    阿姳巫母不在意的把无命石抛到徐清手里,徐清却不敢接,要是又睡过去了咋办?

    无命石滚落在火堆旁边,熠熠生辉的光彩变得黯淡无光,阿姳巫母缓缓地道:“与火不燃,与水不湿,金劈无痕,土蚀无迹,木腐无印,电闪雷鸣而不破,烈日风雪而不侵,遇光而隐,识暗而明,超脱天地之外,不在五行之中,有梦无魂,有形无命,是谓无命石!”

    徐清听了嘴巴都合不拢,他做的实验,几乎都可以和阿铭巫母说的相互印证。他眼睛刚一动,阿姳巫母则笑着问道:“呵呵呵,你是想问无命之相是什么吧?”

    “嗯嗯嗯……”徐清连忙点头,反正今日已经破了功,装高冷早晚了,他也就坦然相告了。

    “无命之相和无命石都一样,是超脱之物,”阿姳巫母干瘪的嘴唇灵活的开合,一个个字蹦入徐清的耳朵里:

    “无命之相之人,智慧超天下,能知故始而御今之有,心存道纪,能晓后来之事而避祸趋福,目窥天机,故而比之无命石更胜一筹。只是,无命石和无命之相极为稀少,千百年来,无命石我之见过这一块,无命之相,我只听说了你汉族的伏羲,大禹,姜尚,后来还有王莽这几个人罢了。”

    徐清重新坐下,深感世界之奇,实难掌握,后世科技如此强大,上天揽月,下洋捉鳖,可还是不能解释今日遇见的。

    “你放心,此事知道的人不多,都是我螺族老人口口相传,也只有我这个巫母知道罢了,秀秀都不知道。”阿姳巫母温言道,算是安慰了徐清的心思。

    “阿姳巫母,此事对我太重要了,感谢告知……”

    “无妨,你救村老也对我很重要,算是还了你这个情……”阿姳巫母话题一转道:“只是,老身还有一个情要欠给你,不知道还不还得了,还要问你肯不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