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四十五章 血光之灾
    第四十五章血光之灾

    “人情不敢当……”徐清点头答应道:“只要是不违背道义,我又能做到的,我都尽力吧。”

    “唉,好吧,老身也不敢强迫你做什么,”阿姳巫母长叹一声道:“无命之相者,不仅能趋吉避凶,他本身也气运鸿通。其中最让人艳羡的,当属官运……”

    徐清心中一惊,难道他看出我四品大员的身份了?

    “你还年轻,想必几年之内也能官升几级,少说也是县令,”阿姳巫母的话让徐清松了一口气,官场上,他势力虽广,可扎根未深,尚不足成气候。阿姳巫母继续道:“三四年里你若如我所言成了县令,到时候,烦请你接纳我螺头村七百人的迁移。”

    “七百人迁移……”徐清点点头,阿姳巫母的确不错,看到了螺县地域狭小,发展空间不足,提出远迁战略实乃好棋。徐清几年之后的官,不知是下放还是坐京,但他的门生有许多可以成为地方官。七百人,一封书信的事罢了。

    徐清当下道:“此事我可以答应,当然还要托巫母的吉言……”

    巫母当即笑着道:“好,好,那我就安心了,三四年后,让秀秀找你。”

    “秀…姑娘?”徐清准备说秀秀的,可是怕叫得太亲密了,又忙改口道:“难道巫母已经算到了……”

    “天命,天命啊……”阿姳巫母悲从中来:“三四年恐怕也难,待会儿我再卜筮一番,算算时间。”

    说起这个,秀秀的声音忽然传来了:“徐阿哥,祖母,吃饭啦~”

    阿姳巫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行了行了,自古以来哪个不死?只要这身后事有了着落,我也就安心了,你去吃饭吧,秀秀的手艺可不错。”

    “好嘞……”徐清躬身依原路出去了。

    冷天里,风有似乎有了灵性,专门钻你衣服里的缝隙,恁凭你怎么裹紧也要吹你最嫩的皮肉。

    徐清一路小跑进后宅,只见在这短短几十分钟之中,秀秀已经做好了饭菜。徐清这一路小跑,原是怕冷,可不巧被秀秀看见了。秀秀心头乱想,吃个饭,他跑什么,难道这么想看看本姑娘的手艺?想着想着越发不得了,秀秀有拾了两个鸡蛋扔锅里煮着。

    徐清打量一下桌上,四菜一汤,香气诱.人,当然菜是蒸的。

    干鱼腊肉合蒸,油而不腻,干红格木蒸盖碗皮,酸甜可口。豆豉鲮鱼,味美鲜香。还有一盆清淡的蚬子汤,白花花的蚬子肉露在外面,显得十分诱.人。

    “怎么样?还行吧?”秀秀昂着头,邀功似的看着徐清。

    “不错,不错,”徐清食指大动,便拈了一块肥瘦相间的腊肉,丢入口中。

    “哎呀,你怎么这样,去去去,拿筷子!”秀秀面上十分不高兴,心里别提多高兴地道:“病从口入,这么大人了怎么不知道?”

    “啧啧,”徐清吃完咂咂嘴道:“嗯,有大厨的风范。”

    “那当然了,今日算你小子幸运,他们看望祖父,送了鱼肉来,不然今天就啃蒸馍吧!”珞秀秀笑意盈盈道:“祖母呢?”

    “阿姳巫母还有点事……”徐清吞吞口水:“不如我们先吃吧?”

    珞秀秀多么想点头答应啊!两个人,生个炉火,点支蜡烛,把窗户一关,不,徐阿哥是汉人,喜欢风花雪月,得开着。呃,可汉人身子又弱,那就开一半窗吧。暖暖和和,堂堂亮亮,两个人坐下,吃着自己的拿手菜!

    多么想答应啊!

    可是不能,秀秀知道她和徐清有缘无分。她使劲摇摇头,一方面把自己甩出幻想,一方面装作是拒绝徐清的提议。

    珞秀秀道:“长辈不来,晚辈不能动筷子,再看见你偷吃,就剁了你的手!”

    “啊?”徐清面露不快,珞秀秀马上改口道:“好好好,不剁手,你是饿了吧,等着,我去给拿鸡蛋!”

    只听见脚步由近至远,又从远处回来,珞秀秀几乎就是闪现一般,徐清还没看清,就用袖子包着,一手拿一只蛋送到了徐清眼前。

    徐清接过鸡蛋,就着桌边就敲破来吃,还不说,刚才全神贯注地“做手术”还是十分累人的。秀秀见他狼吞虎咽,不由得笑得灿烂。

    “好了好了,慢点吃,慢点吃……啧啧,别噎着……”

    “嘿嘿……”

    就在这时,门口外面有人喊:“巫母,救命,巫母啊,珞伏山伤到了!”

    “咳咳咳……”徐清鸡蛋没咽下,听此消息不由卡住。

    珞秀秀急忙探头看向外面,手拍拍徐清的背,仿佛自然一样,当她知晓了,脸顿时红起来。

    徐清也是探头出去,只见三五个汉子气喘吁吁跑了过来,一个人身上还背着人。

    “怎么了?”徐清跑了过去,留下秀秀一个人跺脚。祸事到了眼前,跺脚没用,秀秀用锅盖细细盖住桌上的几个菜。

    徐清到外头一看,竟然是珞伏山,他被人背着,一只手折了,垂着头不知死活。那个被他的人喝到:“巫母呢?巫母在哪儿!”

    “珞伏山!”秀秀也出来了,看着不知死活的珞伏山,一下子被惊到了。她虽不太喜欢珞伏山,可珞伏山好歹和她一起长大,又对她极好,怎能不担心?加上今日她已经为村老的重伤受过惊吓,此时早已如惊弓之鸟。

    珞伏山仿佛是听见了珞秀秀的声音,另一只手动了动手一个嘶哑地声音传了出来:“秀秀……”

    那些跟他一起来的,早已经去扣门前面的议事堂。徐清吓了一跳,巫母方才说要卜筮算命,卜筮就是作法,在徐清的认识里,作法之时是最忌讳别人打扰的。听闻当初诸葛亮用长明灯续命时,就因魏延闯门灭了一盏灯,这才导致诸葛亮续命失败的。在今日之前,徐清只当故事听听,可在救村老时见了巫母的手段,也就对那个故事信了一半吧。那些人此时莽撞敲门,难道不会冲撞到什么?

    不一会儿,巫母还是走了出来,满脸焦急,却不见阴郁,徐清放下了心道,还好。

    “哎呦呦,今儿个是怎么了,血光之灾专闯螺头村呢!”巫母不看徐清,径直走到珞伏山身边查看,一眼看过,便道:“送到房里去,秀秀去拿接骨木,伤得地方多,却无大碍,只是手断了……”

    “哎……”秀秀应声而去,其他人也马上把珞伏山送到了床上。

    为了驱寒,大火也烧了起来,热水,毛巾,草药等等东西都让他们给准备好了。

    阿姳巫母进去治病,徐清却被珞伏山几个同伴拦住了。

    “让他们进来!”阿姳巫母冷着声音斥道。

    “(螺)可是,可是他和伏山兄弟有过矛盾,我怕他……”

    “当初偷鸡冤枉他,螺头村多少人和他有过误会,他不还是救了村老?”阿姳巫母喝到:“你们出去,让他进来!”

    徐清也不在意,带着备好了的医箱进去了。

    房门忽的一下关了,房中只剩下躺在床上的珞伏山,和阿姳巫母徐清三个人。阿姳巫母脱了珞伏山的衣服,用毛巾一个伤口一个伤口清理。徐清扫了一眼,只见珞伏山身上大大小小,有十几处刀口,大的有寸深,此外还有钝器伤害。

    “徐清,我的寿只有三天了。”阿姳巫母一边擦一边说道,似乎不在意床上的珞伏山。对啊,知道自己只有三天寿命了,能伸手救他就不错了。

    “是刚才?”徐清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心道果然有影响。

    “不是,他们敲门之时,我正好收法。是天命啊,我以为没有孩子……”阿姳巫母低头擦拭,看不清表情:“我以为没孩子,就没血亲,可谁知还是多折了寿。”

    徐清恍然,原来救至亲之人还会加倍折寿,此时他又不住对阿姳巫母心生佩服,要知道她一辈子作法救了七人,且都不是至亲啊。

    可此时说什么没意义了,徐清想安慰阿姳巫母,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若是你之前知道了这个,还会救村老吗?”

    阿姳巫母猛地抬起头,看着徐清思考一会儿,笑着道:“呵呵呵,救,当然救啊,不救他救谁?”

    “佛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一次路过。巫母您和村老结成夫妻,天造地设,其实莫大机缘啊。”徐清也确实佩服他们二人,一个甘折寿只要你安康,一个愿孤守不弃你满头白发,满脸皱纹。

    “不错,不错,我说一看见老头子就觉得十分有缘,王八看绿豆啊……”阿姳巫母自嘲道:“可是,我死了却不是去你佛那里,是变成田螺,爬满十万亩稻田啊。”

    嘟嘟嘟,有人轻声敲门,

    “祖母,接骨木拿来了。”

    原来是珞秀秀。她推门进来,看了一眼徐清,把接骨木递上。

    阿姳巫母看着秀秀,满眼慈爱,又看了一眼,似乎有些玩味。不过,救命要紧,她还是飞快的选择草药,探寻珞伏山手臂的伤路,只闻咔擦一声,珞伏山发出一声低吼。

    “骨接成这样,就靠他自己了。”巫母说着,把接骨木给珞伏山绑上。然后对徐清道:“接下来,还要麻烦您了,老身是做不了什么了的。哦,配了几副药,这副吃的,这这一副去淤伤,这一副治红伤。”

    徐清听她话里用的是“您”的称呼,自觉这是阿姳巫母实在无法了。

    做完这些,阿姳巫母站起来秀秀道:“跟我去螺头山,我们要闭关三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