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四十七章 鲜衣公子
    第四十七章 鲜衣公子

    “珞布老爹,你看清楚了,可真是官家的人?”徐清说着,踱步起来。

    “(螺)该不会错,他们带着衙役呢!”珞布老爹说得激动起来,吐沫横飞,得亏徐清踱步离开了,不然就涂了一层防冻霜。

    珞布老爹说完,那小翻译一字一句说给徐清听,听完他嘶的一声,眉头皱了起来。

    见此,珞布老爹忧愁道:“(螺)怎么,连你也压不住他们?”

    徐清定住身形问道:“珞布老爹,你怎么知道我说官家人的?”

    珞布老爹嘿的一笑:“(螺)那还不简单,从你说话就可看出,一口一个官府,”珞布老爹摆摆手:“百姓们不会那样……说实话,你是个什么官?”

    徐清无奈地笑笑,看来自己以后要少说官官府了,他安慰珞布老爹道:“放心,不比来人的舅舅,叔伯小就是了。”

    徐清又犹豫道:“只是,这毕竟是人家的道场,就怕人家大人也不懂事,打了小的惹大的狗急跳墙。”

    徐清是刺史,官场上以职位定大小,又以实权分尊卑。对付几个官二,徐清是十拿九稳的,打了人都还可以说是帮忙教训。可就怕遇到那种蛮不讲理,极为护短的大人,不吃徐清这一套。加上潭州刺史,螺县知县,都是现管的人,而徐清只是路过的刺史,更在气势上落了下风。

    珞布老爹却久久未能回过神来,徐清年纪这般小,竟然可以比刺史了?

    他见徐清犹豫,也是无奈道:“先帮我螺族过了此关吧。若真是遇到了不讲理的,徐大人可先走了。”

    “珞布老爹放心,能帮的我尽量帮忙。”

    二人说着话,也走到了村口,只见十几个壮班衙役,拿着水火棍,一个班头提着朴刀站在门口。他们身后,一个鲜衣公子,一个文服老头。村子里头有几十人堵着,和外头的人争吵。

    “怎么的,春冬两役少了?,夏秋二粮短了?说好的平安四月官府不下乡,今天怎么来了?”

    “呸,一群刁民!”班头用朴刀指着众村民道:“狗屁规矩,老子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拿我怎么样?有本事去县衙里和我说!”

    “好啊,耍横不是,今天你要进得了螺头村,我跟你姓!”一个村民躲在人群中骂道。

    “去你玛德,咱们螺县除了县老爷不姓珞,谁他妈不是一个姓,少拿这个忽悠我!”班头也不是笨人,嚷嚷着道:“别他妈废话,快开门,备酒做菜,不然挂你一个不敬之罪!”

    听了这话,村民们不惧反怒,都是骂道:“我呸!你还知道已经姓珞?你就该姓狗!狗娘养的,一个族的,有你这么把自己人鱼肉搜刮的吗?”

    “嘿,我说你还骂人了嗬!”班头挥着朴刀道:“说实话,你们螺头村那窄窄的腊肉我还吃不惯,磕牙,今天兄弟们是来捉拿要犯!”

    一舌怎么比得过百口,有村民立即回到:“咦?更不对了,螺人犯法,移交族中议会,县里什么时候管过?”

    村民们一看,竟然是村西的刘寡妇,女人都来守门了,那还怕他个球?

    接着便有人质疑道:“再说,你有什么证据?”

    附和是最容易的:“是啊,你有什么证据!”

    班头再一次被村民们给怼了回来,连声责骂,刁民刁民。不过,他后面那个鲜衣公子显然不高兴了,把他扯回去吩咐了几句。

    只见班头又站到了前面,喝到:“你们懂什么?去把村老给我叫过来!”

    这一次村民们没反驳了,他们心里也在嘀咕,咦,阿布老爹呢?不是说好了去去就来,让我们撑撑门面的,可现在人呢?

    珞布老爹事实上是去追徐清了,徐清则是去找彪壮护卫了。因为他在村口一瞅,发现那鲜衣公子竟然是在浏阳那处驿站是碰见的那位。谁曾想前几日他扮成刺史儿子被徐清打了,今日又在这里装刺史外甥?不过,这一次他人多势众,再不能干上次拿着踢门而入的事了。

    带着护卫,再走到村口,徐清对珞布老爹道:“珞布老爹,你先去应付,我躲在人群里先看着,看看情况再出来,”

    珞布老爹奇怪的看着徐清道:“(螺)你小子怕了不成?”

    徐清挺挺胸膛道:“哪能呢,我是章给他一个惊喜罢了。”

    “惊喜?”

    珞布老爹还想再问,可村民们已经看见他了,便拉着他道:“老爹快来,我们撑不住了。”

    珞布老爹狐疑地看了一眼徐清,也知求人不如求己,吩咐小翻译留在徐清身边,直一直驼背的腰,似乎想这样恢复往日当村老的风范。

    珞布老爹走上前缓缓说道:“(螺)非粮役之时官不下乡,裸人犯法交由族中处置,县里提人需族老带人。这三条,是螺族和官府的约法三章,百年前便是。你是官府衙役,怎能不知?”

    此话一出,班头无言以对,尴尬的这啊,那啊,村老的话,句句是真。村民说来,班头还能骂他们不懂个中真实,可村老这样说,他就没那个资格反驳了。

    倒是后面那个文服老头上前一步道:“你说的约法,早是齐、梁、隋的故事了,如今已是李家天下,这法嘛,自然是要变的。”

    “(螺)你说汉话?我听不懂……”珞布老爹一闭眼,表示不知。

    “你……好,我就用螺话再说……”文服老头用螺话又说了一遍,然后道:“这该听得懂了吧?”

    “哦!李家天下了,哦好好,那官府提人,需要押书,勾票,你拿的出吗?”

    “押书?勾票?哈哈哈……”文服老头摇着头,笑道:“你可知我二人是谁?”

    说着,指了指那鲜衣公子和自己。

    鲜衣公子笑着,仿佛早已经准备好了一般,迫不及待地道:“我是你们知县的侄儿,顶头大官的潭州刺史的儿…外甥。”

    文服老头显然对鲜衣公子的急出场而不乐,可鲜衣公子哪里意识到了,他狂笑一声道:“刺史你们知道是什么东西吧?”

    这时,人群后面传来一声喝问:“混账,你竟敢说刺史大人是一个东西!”

    鲜衣公子一愣,下意识改口道:“不不不,刺史大人不是东西……”

    人群之中的那个声音再一次想起:“混账,你竟敢说刺史大人不是东西!”

    鲜衣公子再笨,也知道了这是有人戏耍于他,他怒道:“那个王八蛋?站出来!”

    “王八蛋说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