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四十八章 风中凌乱
    第四十八章 风中凌乱

    “王八蛋说……嗯?”鲜衣公子一愣,心道,此番情景似曾相识啊!他回头看向王师爷,只见王师爷也面露疑惑。

    王师爷沉吟一下道:“是谁在暗处作怪,难道见不得人吗?”

    出了风声,还是风声。

    鲜衣公子冷哼一下道:“少装神弄鬼,今日是我的地盘,凭你什么人,也得给我乖着!”

    “哈哈哈……”一声大笑从人群里传出来,众村民都是让开一天路,此人就是徐清,只见他道:“这位公子,前些日子你还是董刺史的儿子,今日怎的变了外甥,那不成,哎呦,乱,乱呦。”

    “果然是你!”鲜衣公子怒道:“今日我人多势众,定要报那日羞辱之仇!”

    “公子,慢……”王师爷持重,他拦住了鲜衣公子,对徐清拜了一拜道:“徐大人,往日是我等不对,可今日之事,你不要管。”

    “哼哼,古之刺史,有监察一职,今日路过,我也不能辱没刺史这一且说你们来此做什么吧?”徐清睥睨着眼前那些衙役说道。

    王师爷皮笑肉不笑地道:“徐大人真乃贤臣啊,吾辈不及,我等奉知县之命,前来捉拿伤人要犯。”

    徐清也是照磨道:“既是捉人,那就押书勾票不可少,此乃官府规矩,王师爷乃官场旧客,岂不知?”

    王师爷作势叹了一口气道:“也怪也怪,知县大人忙得不可开交,想着有他侄儿在此,就派他来出这躺公差。知县家人在此,不比一纸文书要强?”

    徐清心道一句,这不是哄鬼嘛,不过嘴上还是问道:“再问一句,所抓之人所犯何罪?”

    王师爷哦呵一下,把早就准备好了的一套话倒了出来:“嫌犯珞伏山打伤四人,致使三人冻死野外,抢劫其财物,犯的是杀人罪,抢夺罪。”

    “你胡说!伏山伢子打的是偷子,抢的是他们的偷鸡赃款!”有人高呼道。古时候民间有个规矩,抓住小偷,打死无罪。

    “哼,这里轮得到你说话?!”王师爷提了一口气斥道,骂完人,又对徐清道:“徐大人,你说这人抓得抓不得?”

    “你是说, 珞伏山一个人抢劫四个人?”徐清装作惊讶道。

    王师爷也觉得此事不对,改口道:“徐大人,这是不是抢劫,还去县衙里才能审了才能知道。”

    “既是这样,那我很难做啊,”徐清摊摊手道:“你一无票据,又无证据,我不能要看着人被你提走。”

    王师爷冷冷道:“徐大人,你管得太多了!”

    “放肆,就你也敢质疑本官!”徐清板着脸不客气地回到。

    “好,好,”王师爷气急了,指着班头道:“班头,让兄弟们把这人拿下,我有赏!”

    王师爷是混幕府的,班头是混脚班的,比起阴谋诡计,官场暗规,班头拍马比不上王师爷。可比起察言观色,王师爷可不如班头。

    班头小心着问道:“你不是说他是官嘛,我们只能捉民,不能捉官。”班头自知,如果捉了,那只是做了他人的炮灰。

    “你……”王师爷果然被噎,他看向鲜衣公子道:“少爷你看,这些衙役不听指使,你叔叔是知县,你看着办吧!”

    鲜衣公子果然经不住这一激,他皱着眉头道:“班头,你今天捉了他,我让我叔父提你到捕头。”

    听到捕头二字,班头眼前一亮,班头只是临时工,捕头可是有编制的。不说捕头吧,就是捕快,拿吃的也是朝廷的钱,不比班头,只拿几个赏钱,搜刮穷苦人家的。

    “你以为,就凭这几个人,能捉到我?”徐清轻蔑地一笑,三个彪壮护卫站了出来。旁边的村民也是挺挺胸膛。

    班头沉思一下,还是拉住了要上前的衙役,他问到:“敢问这位大人,是什么官?”

    “什么官你也惹不起,”徐清冷冷道:“我就是一个芝麻儿大的官,只要你敢动,就等着吧!”

    班头一凛,是啊,圈子放在哪里呢,哪怕是个乡正,也能轻轻松松把我从衙门里挤走。这知县的侄儿得罪不起不假,可那个自己就是官的,更是得罪不起啊。

    班头给王师爷拱拱手,又给徐清行礼道:“小人只是蚂蚁,看不得神仙打架,也帮不上二位什么忙了。”

    说完,班头对所辖衙役道:“不想死的,还想在衙门里混饭吃的,就随我来!”

    王师爷和鲜衣公子都是气急败坏,指着齐齐走去的衙役骂。可渐渐的,他们发现那些村民已经悄悄围起来了。

    看着面色不善的一众村民,二人顿时咽了咽口水。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也不知谁喊了一声“打”,安静的空气一下子热闹起来。王师爷和鲜衣公子下意识地抱着头蹲下,可这一蹲更是让村民们胆子大了起来。

    反正人多,你有闭着眼睛,那还不我一拳你一脚先解了气?刚才他们污蔑珞伏山为劫犯,已是让心地淳朴的螺头村村民气愤不已。况且村民里头,还有许多珞伏山的本家呢,岂容你胡言?

    匹匹扑扑一阵子,众村民都过了一把摸老虎屁股的瘾退到一旁。徐清上前一看,哎呦,这可不得了,没死吧?

    徐清刚想抬脚去看看死活的,那王师爷竟然趴在地上嚎道:“别打了,再打就死了。”

    徐清止住腿问道:“那你交代一下,这后生和知县,刺史什么关系!”

    “大人,公子和知县有叔侄关系不错,可和刺史没关系。只因他母亲给刺史大人上过一杯茶,便说他是刺史外甥了。”王师爷接着还补充了一句:“叔侄关系,是表叔,表侄。”

    “唔,你昨晚上吃的什么?”徐清忽然问道。

    “啊?”王师爷不知所措,弱弱地答到:“鱼,干鱼。”

    “哦,既然是吃的干鱼,那我问你……”徐清顿了顿道:“那我问你,知县和青螺村的联合起来对付螺头村,其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干鱼和这有什么关系?”王师爷风中凌乱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