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五十章 陈世之死
    第五十章 陈世之死

    王师爷和陈世落荒而逃,夹着尾巴逃,遍体鳞伤地逃。逃至远处,看不见螺头村烟火屋顶时,这才敢停下脚步。

    舍命逃时,心思都在如何远离徐清上,如今停下了脚步,这才发觉身上青肿红伤,疼得是嘶哑咧嘴。

    “啪!”陈世忽的一嘴巴扇在了王师爷脸上,骂道:“老混蛋,都是你,若不是你向我叔父要这差事,今天能挨这顿打?”

    “你还敢打我!”王师爷也是憋着一肚子火,一嘴巴子扇了回去,也骂道:“竖子!要不是你鲁莽行事,今天也不会被打!”

    雪地上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只见王师爷捂着脸,疼得直叫哎呦。陈世还在一遍不满道:“别提这事,刚才把我们分开时,谁先说谁活命,你说那么快干嘛?哦哦哦,莫非你是早就想要本公子死?”

    王师爷也是怒极,他又觉得打嘴巴太亏,便推了一把陈世。谁知陈世一个脚滑,竟然在雪地上摔着了,接着又滚下了一个直坡,不见身影了。

    可怕的是,陈世还没发出一个声音。王师爷后背上的汗,一下子就结成了冰块。暗道一声不好,王师爷小心翼翼接近那直坡,往下一看,呜呼哀哉!

    只见陈世的脑袋扣在了一块尖锐的石头上,雪地上,绽开了一朵扎眼的红花。

    “怎么办?”王师爷慌了,他是靠着给陈世出歪点子吃饭,如今主子死了,没饭吃不说,恐怕还会被陈家对付。从今之后,他熟悉的地盘上,再也没他容身之处。

    关键是,这人还是死于他的手里,是被他一手推到了石头上。

    王师爷慌张的看了一看周围,哎,还好没人。

    逃!能逃多远逃多远!把尸体用雪堆住,反正这雪地上没人来,发现尸体也是明年了。王师爷心里计算起来,忽然想起陈世在哪哪哪还有一包银子,一笔没收的帐。若是把这些钱都收了,那也够他安生过够后半生了。

    王师爷想到这里,不由得镇静下来了,似乎还有一点翻身做主人的喜悦。那朵雪地上的红花,愈看愈可爱。

    他慢慢滑下直坡,对着陈世的尸体道:“少爷,呸!畜牲,今天你死在这儿,都怨你自己,还怪那些个螺头村的。别怪我,我伺候你这么些年,你想骂则骂,想打则打,我也算受够了。你的那些个钱,就算给我的养老钱吧!”

    说着,他伸手去陈世身上摸东西,银子,玉佩,香囊,到最后连那一身华丽的新衣服也给扒了下来。正要把人埋进雪里时,直坡上冒出几个人影。

    “嘿!好个师爷,竟然杀主夺财!”

    王师爷差不多吓得跪下,好不容易抬头一看,发现竟然是小走一步的班头!

    此时,班头带着十几个衙役,一并站在直坡上,打量着雪地上的陈世尸体,和抱着好些东西的王师爷。

    一切都完了。

    王师爷大脑一片空白,听见班头跳了下来对他道:“王师爷,你们不是挺霸气的吗,如何落在了这个地步。”

    此时,王师爷也回过神来了,他直视班头道:“这不怪我,都怪这主子太莽。若不是……”

    班头打断了王师爷的话,仿佛十分理解地道:“我都懂,这主确实不好伺候。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面前之事,我等兄弟当作没看见。”

    王师爷瞬间想到了:“我也懂你的意思了。”

    这次出来,班头一行人除了勾人还要保护陈世的安全。由于徐清的干扰,勾人一事就是没做成,他提前走了,也不敢走多远。因为没法法交差啊,正进退两难之时,他偶然看见了陈世和王师爷二人,还看见他们互扇耳光。后来陈世一下子不见了,他们跑过来一看,就看见王师爷在扒衣服了。

    刚看到时,他还以为自己发现了一桩杀主夺财的勾当,能大敲一笔。可跳下直坡后,他想起了自己的职责,如果告发了,下场绝不会哎王师爷好。

    与其这样互伤,还不如互利共赢呢。王师爷说明白了,就是明白了这个。

    班头环顾一下衙役们,数清楚了周围都是熟悉之人之后对大家道:“今日之事,你们若想以后吃口衙门饭,就都烂在肚子里,若实在是别人问起,不得不回答,你们就统一说是这样……”

    “王师爷,”班头说着看了一眼王师爷然后才道:“听好了,你们就说螺头村村民犯上作乱,兄弟们一时不差,陈世公子被他们用石头砸中了。”

    王师爷咳了咳道:“没错,这个话说得过去,既坐实了螺头村包庇嫌犯,我撇清了我等嫌疑。”

    说着,他还去看了看陈世脑袋扣中的那块石头,发现石头不大,然后道:“还好这石头不大,说被砸的没人怀疑,可以抬回去做物证。”

    王师爷嘿嘿笑了两声:“班头老弟,陈世身上的钱嘛。我看就均分了吧?”

    班头点点头道:“那是自然,见者有份,除了这衣服要重新给他穿上……”

    王师爷嘴上说可以可以,心里却道:这陈世身上的钱没多少,外面的帐,家里放的钱才是大头。只要不让螺头几个捉回去,隔日就脚底抹油溜了吧。

    这么打量着,几个人就一起回了县衙,报丧去了。

    自陈世一行人走了之后,徐清回笼补了一觉,又陆陆续续地迎来了几个护卫。说是杨成怕徐清不安全,特意派来的。又怕徐清不喜欢人多,还亲自挑选了一番。

    午后,螺头山上下来一个悍妇,找到徐清和珞布老爹说,巫母在山上将所有巫法一一传授给秀秀,受伤的村老也已经送上山了。还说,三天之内,请珞布老爹和徐清共同主持螺头村的事务。

    悍妇收拾了不少吃的用的走后,珞伏山也醒来了,只是脑袋糊涂,分不清谁是谁。水牛说了好一会儿他小时候的事,他才肯让水牛接近。

    水牛守在旁边好一会儿,熬汤做菜给他吃了,未说什么话,倒头又昏睡过去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