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五十二章 早有耳闻
    第五十二章早有耳闻

    “吧唧吧唧……”

    “呸……”

    “嗯?”徐清一摸兜儿,叹了口气道:“槟榔又没了。”

    不到的两个时辰,徐清把兜儿几十个槟榔全嚼没了。这槟榔软和,嚼得虽然多,可一点也不伤口。

    “无聊,怎么还不来……”徐清托腮,望着一望无际的雪野,他跟手下护卫那是拍胸脯说好了的,不等天黑,县衙里一定会派人过来。

    “哎?”一个护卫奇怪地指着远处两块缓缓上升的牌子道:“主公,那里来人了!”

    徐清腾地站起来眺望,只见那两张牌子上,一个这些肃静,一个写着回避。

    二牌渐渐露出全貌,只见其后又是官衔牌,再之后就有衙役拿着铁链、木棍、鞘鞭、金瓜、尾枪、乌扇、黄伞……

    徐清看着不禁感叹,他这个县伯爷出行,也只是多带几个护卫。而这知县一级,却多了这么多华而不实的东西,徐清心里暗暗发誓,下次出来,也一定要有这么大排场,最好牵几只老虎豹子出来溜溜。

    随行仪仗之外,徐清又听“哐”的一声响,竟然还有“鸣锣开道”。

    州县官出行鸣锣,打三响或七响,称为三棒锣、七棒锣,意为“速回避”、“军民人等齐回避”

    若是道府级别的文官出行,则打九响,称九棒锣,意为“官吏军民人等齐回避”。节制武官的大官出来,要打十一棒锣,意为“文武官员军民人等齐回避”。

    还有藩王,极品等大官,出行则打十三棒锣,意为“文武百官官员军民人等齐回避”。

    徐清听见铜锣声,还听见依着铜锣节奏有人在大喊:“君子不重则不威”七个字。

    县令出行之打七响的“七铜锣”,依节奏也只能喊七个字的“君子不重则不威”一句话;同理,司马刺史喊的是“子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督抚司则喊“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这螺县只是下县,知县一官排在八品,只比得上别的县之县尉一级。按照惯例,他是只能敲打三铜锣,喊“速回避”三字的。如今喊七个,那是超规格的。不过螺县山高皇帝远,又是下乡,知县已是顶天的官,就是鸣铜锣十三下也没人会觉得不好。

    徐清看着越来越近的知县一行,早已经派人去把村民喊来了。还未等知县到眼前,珞布老爹便带着村里的年轻后生,拿着猎弓柴刀守在门口。

    徐清问珞布老爹要了槟榔,坐着细细咀嚼,感受这甘甜和芳香。再站起来时,锣声响在门口。

    “知县老爷到嘿!”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喊到:“快叫巫母,村老,族中老人都出来拜见县老爷!”

    珞布老爹想出去,徐清拦住了他,对着外面回到:“村老巫母都不在村里,村里老人不会汉话,出来拜见,恐怠慢了知县大人啊。”

    门外安静了一下,那声音又喊到:“那派你们村里最能管事的出来,县老爷有要事相商。”

    这时,徐清放开珞布老爹,细细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只见珞布老爹走上前去喊到:“县老爷,平日里你来,敝村不敢不竭尽全力恭敬你,可今天却不行啊……”

    “哼!如何不行,本仙看你这破村里,是有什么猫腻吧!”陈知县走出轿子,指着村头上众人骂道。

    珞布老爹继续陪着罪:“唉呀,冤枉啊,县老爷,不是我驳您面子。今日您若不带点礼物来,还真不好进这张门!”

    陈知县愣了愣,一时没捋清楚珞布老爹的话。心里还在嘀咕,平日里都是接客的地方,以准备不周为由拒人,今天怎么怪客人没有准备。难道是螺人说汉话,一时口误?

    对,一定是口误,这群螺族人死到临头想用钱打发我,结果说错话了。可我陈知县可是即将成仙的人啊,那钱这种田米共土、俗物搪塞我,岂不是当年骂我?

    想到这里,陈知县气得呀,一身正气地道:“好大的胆子,到了如今还敢行贿本仙!”

    珞布老爹装作委屈道:“知县老爷,实在是冤枉啊,我等不是想行贿。”

    陈知县听了更加怒了,你欲行贿是知道闯的祸,怕了我陈知县,如今连行贿都不准备,岂不是不把我陈知县放在眼里?哼,本仙人可是要成仙的,还敢不放在眼里!

    陈知县怒道:“此螺头村包庇罪犯,意图作乱,来人,给我拿下来!”

    “嗬嘿!”众衙役都是提起水火棍。

    “不要哇……”珞布老爹大喊:“我们村里也有大官,也有大官!谁要是冲撞了,吃不了兜着走……”

    “什么?螺头村里还有其他官?”陈知县犹豫了,他虽然“快要”成仙了,可不还是没成不是?既然还是凡胎**,那就应当持重。若真的遇到其他官,不好得罪。

    可陈知县也没当这螺头村能冒出来多大官,最多是他县,州里派过来,或者出公差路过的罢了。

    他不屑道:“村里的官,什么级别啊?难道你分不清孰大孰小……”

    陈知县鄙视完珞布老爹,众衙役也都应景的干笑几声。

    珞布老爹哈哈一笑,这次换他刺史陈知县了,他道:“老夫六十有余,你这小娃娃多大,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长,你说我分不分得清大小?”

    陈知县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有什么大官路过,只道是珞布老爹打肿脸充胖子,在那里装腔作势,他讥笑道:“哈哈,老犟驴,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珞布老爹摇头道:“小娃娃,别的不说,至少螺头村里这位,比你要大上不止一倍。”

    陈知县见他仍是如此,不耐烦地道:“给你三息时间,若不说出实在的,别怪我打你八十板子!”

    珞布老爹缓缓道:“住在我村这位,乃是圣上亲旨委派,赐予鱼符,敕封县伯,如今奉旨回朝述职的沧州刺史,徐清徐大人!”

    陈知县听了,张着嘴巴合不拢。这沧州刺史徐大人,他早有耳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