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五十六章 赵老将军
    第五十六章赵老将军

    一个个青螺土兵走过,被扒下皮甲,徐清便一个个盯着审看。过去几十个,徐清觉得都一个模样,实在难看出来谁比较突出。他想村老年纪老一些,巫母胸大一些,总会看得出的。可现在,他也只能摇头干瞪眼。

    一个老成的声音在徐清背后响起:“徐刺史的计策用得恰到好处啊!”

    “哦?”徐清转过身,见杨成和一个老将站在一起,杨成拱手唤了一声主公,那老将缺纹丝不动,他点点头,看向那老将道:“阁下就是潭州总兵,赵宇梁赵将军?”

    “正是老夫……”赵宇梁点点头,却仍旧没行礼。

    按说这总兵不过从七品下,徐清是正四品下。官大一级,就要行礼,官大三级,便要跪迎。徐清随从现代而来,心里不在意那些个繁文缛节,可在官场混迹也这么久了,难免染上那些俗气,别人见他都跪拜,独你连礼都不行,心里难免有些芥蒂。

    他打量一番赵宇梁,却见他穿的是鱼鳞黄甲,心叹原来如此。

    在初唐时,队正,伙长,府兵属于军队的最底层三级,乃是兵农结合的。也就是平时国家给田地养你,战时征召你打仗,当然还拨付一点钱粮补贴。这种而到了把总,营正,总兵这里,就属于了朝廷命官,是有官格的。总兵,营正是一个东西,驻兵称总,行军称营。

    队正那三级,是需要自己准备装备的,一般横刀一把,弓一副,盔甲一套,甚至口粮,驮马,一般军队只提供箭矢和铁枪。后来,唐朝渐渐繁荣起来,才将盔甲,横刀也纳入公给的行列。

    到了把总这里,朝廷就有了佩刀,盔甲,马匹等配置了。可这些人的等级太低,基本和普通府兵自己打造的没什么区别,最多头盔上加“缨”,刀柄上加字。徐清在河北打刘黑闼时,这种盔甲横刀,是看不上眼的“laji”。

    而总兵的,比把总要好一点,不过,也就是粗练的鳞甲,黑乎乎,加块铁板缝合。绝不会如面前赵宇梁穿得这般,色彩鲜艳,平滑精湛。

    眼前这赵宇梁,要么是家里有钱,要么就是身份不简单。看他年纪,加上谨慎,徐清选择相信后者。

    于是,也不等赵宇梁行礼了,他抢先行礼道:“赵老将军,小子在此谢老将军搭救,敢问老将军,可是高勋?”

    唐朝散官,实官并行。实官一个萝卜一个坑,没那么多人能当。可散官有名无实,数量不限,可做勋,赏赐给立了功的人。散官勋,只有钱粮土地,属一次性赏清楚的,徐清最开始那个仁勇校尉,就是这么个尿性的官。另有一个爵,是既有土地,还有俸禄的,属于国家白拿钱养着的。

    一个人可以有职,有勋,有爵,里子不同,面子却都响亮,一般而言,报名之时,选择其最大的那个。也有谦虚,韬晦的选择小的那个。

    官场说话,将就“话出”有名,两个初次见面的人,又非上下级,打量一下官职,就要直来直去,不饶弯弯,免得驳了面子不好受。

    赵宇梁听了徐清的话,笑了笑道:“老夫勋加明威将军,现任潭州总兵,摄掌本道半数兵马。”

    徐清闻言大惊, 当初刘赞在山东剿匪之时,不就是明威将军?如今的徐清,虽然比明威将军还是要高一个头的,不过还是不敢在赵宇梁面前拿大。

    为何?这赵宇梁可摄掌着湖广半道兵马哩!

    湖广较其他地方比较安定,折冲府比较少,潭州是行道所在处,于是就有总兵代管折冲将军之事。赵宇梁是高勋低任,又低职高管的传奇人物!

    徐清整理整理衣衫,再恭敬拜到:“赵老将军。”

    赵宇梁笑了一下摆摆手:“不用这样,你可是刺史,哪有拜我的道理?”

    徐清暗骂一声,不让我拜,你扶我起来啊,你让开啊,说这些没用的做什么。不过,徐清还是一个马匹顺手拍上:“唉,赵老将军,自古以来礼贤尊圣,那有论官大官小的。小子官再大,见到赵老将军,还是要恭恭敬敬行礼的。”

    赵老将军一捏须,转移了这互捧的话题,他道:“徐刺史,我方才观你与这位兄弟,是你家丁吧……”

    赵宇梁指指杨成,又道:“你的几个家丁用那个旗子传信的方法不错嘛,若是将此法推广之军中,我等打仗也可在两座山头上互传军情。再不用派士兵一个个去冲破敌阵传信了。”

    这令旗之发,其实早就有了,只不过一直来,只作为人数代表。比如一根旗,就代表两队人,旗有阴阳两面,如同虎符一般。若是有命令,就有偏将拿一面阴旗带兵去完成。这旗只是可带兵力的凭证,所以打探敌军数量是,只需要数旗就行了,历史上也有虚造旗帜吓敌人的案例。

    旗只代表数量,金鼓才是传递军令的,鼓则进,金则退。可这也只是在做阵法的时候才用,两军之间却用不了。

    徐清用这两面旗,小小的组合了一下,就可以传递许多信息了。赵老将军在军里待了一辈子,自然知道这小小变动的大功用了。

    “哈哈,此事易耳,”徐清简单把旗子如何表达进退守,还有表达敌军大致方向的旗语和赵宇梁说了一下。本来就简单的不行,以赵宇梁的本事,一下子就记住了。

    赵宇梁用双手当作旗帜比划信号,徐清皆是点头,夸了几句老将军好记性。赵宇梁便笑得胡子一颤一颤的,脸色也红润起来,他道:“此法简单易行,就是小儿也学的会,这种办法放在军中最好不过了。”

    两人交谈甚欢,一时忘记了周围还有数百刚刚投降青螺人,特别是徐清,吹其牛来,早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

    忽然,那些排队脱皮甲的青螺人发出嘈杂之声,徐清还未转过头去看,赵宇梁便大叫一声不好,把徐清摔在了地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