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六十四章 管仲之才
    第六十四章管仲之才

    不得不说,听完了红山镇这两年的发展历程之后,徐清在心里头佩服起了杨文。炒米糖,仙人酿代售,听起来只不过是做个糖,卖个酒罢了,可实际操作中的困难却要比这难上数倍。杨文凭一己之力,就把红山镇的大小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还欣欣向荣,的确是有“管仲之才”。

    只是,“管仲之才”在后世不重视,因为管仲之才重事功,将就功利性,而文人们,无论儒派还是道家,都是轻功利的。要不说,开国之君主,都是务实派,亡国之君主、之大臣,就都只知道吹毛求疵了呢?杨文若是有一个让他施展才能的舞台,必定熠熠生辉。可徐清,又怎能拱手将这么一个好管家推出去呢,自己这个伯爷府里也不算辱没他的才能吧……

    刘三又讲了些其他的事,如这些年的税收,徐清名下的户口涨了多少男丁之类的,不过都是好事。看来刘三也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人,不过徐清也理解,毕竟人家是宫里的嘛。

    不一会儿,刘龙刘虎钻了进来,先拜了徐清,又拜刘三,刘三却不敢在徐清面前受别人的跪,忙让他们起来,问道:“你们二人有什么事,不见少爷和我正有事情嘛?”

    刘龙刘虎道:“干爹,方才我们整理老爷箱子的时候,找到了这个,灰不溜秋,圆滚滚的……”

    徐清闻言脸色一变,心道我怎么把那个东西给忘了。

    刘三喝骂到:“你们两个瓜娃子,少爷的东西你们乱动什么?”

    徐清脸色恢复正常,抬手示意刘三不要生气,然后问道:“你们怎么找到那个的,没扔了吧?”

    “没有,”刘龙刘虎道:“是那个盒子掉在地上,从里面滚出来的,我们看那东西生的好奇怪,怕是砸坏了,故而来请教老爷。”

    徐清闻言,摆摆手道:“无甚么要紧,去重新拾起来,装盒子里,抬到这里来吧。”

    “喏……”

    刘三悄悄问道:“少爷,那是什么东西啊?”

    徐清笑着解释道:“我在路上采到的,一种果子,只有几个,等改日种出来了,才能放开肚子吃。”

    刘龙刘虎抬了箱子进来,徐清扫了一眼土豆,觉得数量没差,于是放下心来。忽然心中一动,问道:“最近徐庄来没来什么车队?”

    刘三先摇了摇头,又仔细想了一下:“我没见到……”

    徐清问这个话,是因为之前让杨信运了几缸土豆回来。那些土豆都是已经发了芽的,为了不浪费,徐清就用水缸培植着。他手上这十几枚,是没发芽的,于是就放在了手边。

    不过,徐清绕远路都能回洛南了,不知为何杨信还没到。

    这时,徐清肚子里一阵咕噜咕噜,只见他讪讪一笑,原来是肚子饿了。

    刘三拍拍额头,歉笑道:“是老奴糊涂了,糊涂了,少爷大老远赶来,竟还没给少爷做饭,老奴这就去……”

    徐清笑着道:“刚才听故事听得入迷,我也是忘了,你这里还有多少炒米糖?我拿点去,给雪儿她们垫垫肚子……”

    拿着炒米糖,徐清正要去后阁楼找几女,却听见大门口一阵嘈杂,有人拍门道:“刘三,快开门,少爷回来了,你竟然不告诉我们?哼!看今后怎么教训你……”

    徐清一听便知,这是郑老伯,再听旁边的声响,有牛吃草等人,还有荀伯父似乎也来了。看来是牛吃草把他们二人叫来的。徐清想了想,把糖放在怀里,自去开门。

    门外面,郑老伯嘀咕道:“这刘三,莫不是给少爷做饭去了吧,怎么还不开门?”

    此时,大门吱呀一声,就是开了,郑老伯笑了一声道:“刘三啊刘三,你是又尿不出了?怎么这么久……”

    “啊呀,少,少爷……”郑老伯见是徐清开的门,不由得慌了手脚,然后忙跪下拜见。徐清和其他几人都是大笑,徐清道:“起来吧,不兴这套哩!”

    “嘿嘿,少爷,平日可以不兴这套,可这么久不见了,小老儿说什么也要来一次。”郑老伯说着,站了起来。

    荀伯父是荀雪儿的伯父,自然也是徐清的长辈,他是不用拜见的,反而徐清要先行礼。于是徐清拱手道:“荀伯父……”

    荀伯父扶住徐清道:“唉,怎么看起来瘦了?”

    “哪有哪有……”徐清这才打量起二人,只见他们都穿得结实,仿佛一个小地主,便知这些年他们是过得不错的。徐清随即道:“大伙儿进来吧,刘三方才去做饭了,大伙儿一起来吃……”

    于是一起进屋烤火。

    荀雪儿几女见到这么多人吃饭,徐清把徐文交给徐清,都下厨去帮忙做饭了。另一个原因,也是怕徐清吃不惯别人做的菜。

    一个屋内,就是一帮大老爷们。徐文自然就成了众人讨论的重点,郑老伯二人问为啥取徐文这个名字,不如徐万金,徐聚宝好听。徐清笑着和他们解释,这是当今皇上,李渊给取的。又说徐文已经被皇上赐了官,就是乡长见了也要行礼的。于是郑老伯和荀伯父唏嘘不已,荀老伯想起这是自家人,便笑得灿烂起来。

    徐清又想起一事,问道:“荀小二几个月前说要回来,我派了护卫送他,不知现在在哪儿?”

    荀伯父唉了一声道:“小二的确早回来了,和我见了一面之后,就搬去了红山镇。”

    徐清疑惑问道:“这是为何?”

    荀伯父摇头道:“毕竟当初那件事,还是让我父子有了隔阂。后来,他娘改嫁了,被后夫活活打死,小二得知这件事情之后,怪我太无情。他不知,我也是在他娘死后才得知的这件事,之前怎么问他几个舅舅,也不说改嫁到哪儿了。”

    荀伯父说着不由落泪:“唉,这能怪谁啊,我,唉,只能让县衙重判,把那后夫铡了。又把他几个舅舅赶去边疆做苦,可他娘还是回不来噫……”

    斯人已去,留者重悲。

    徐清听了,也只能好生安慰荀伯父,说他去劝劝荀小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