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章误涉危局
    不知不觉间,钟扬的额头沁满了细微的汗珠,可见救治的过程并不轻松。施救的关键是用砭石游走病者全身的脉络,这个过程需要运用特殊的功法,以前在山间行医主要针对局部病痛部位,很少用到大面积的的经络疏通,即便有也是爷爷出手,这次急救让钟扬耗费了大量的精力,脸色都显出几分苍白。

    粗犷男见状欣喜万分,忙过来嘘寒问暖,对钟扬的医术赞不绝口。

    老人明显地感觉到身上轻松了许多,定了定神,望着眼前的年轻人,不觉有些诧异,“小先生真是妙手!你是用的什么办法?这才一多会儿,我竟然感觉一下子好像年轻了十岁,不,二十岁!真是厉害!”

    钟扬这才仔细打量起老人,实际年龄应该有八十岁左右,但是看起来显得异常年轻,身材很魁梧,面相有些凶,眼神极具穿透力,仿佛在他面前几乎藏不住什么秘密,让人很自然地产生了一种敬畏感。

    在之前的急救过程中,钟扬发现老人身体肌肉很结实,显然是经过长期的锻炼,甚至还可能是练家子,按常理来说,拥有如此好的体质,心脏也没什么大问题,那么线索只有那股香味了。

    钟扬斟酌着措辞说道,“作为医者,我需要给您一些建议。第一,您的心脏可能已经出现衰弱迹象,我觉得您应该马上去大医院进行系统性的检查或治疗;第二,您目前坚持锻炼的应该是一种比较少见的锻体术,实话说,您的年龄早已经不适合了,也许练练太极可能效果会更好些,第三……”钟扬突然有些停顿,犹豫了一下,又道,“第三,就是建议您应该适当减少剧烈运动,比如……房事。”

    老人一愣,旋即哈哈大笑,“真没想到,我坐一趟火车还能遇到你这么个有趣的小家伙!你是怎么知道我那个方面很厉害的?”

    钟扬一脸严肃,“您老说错了,那不叫厉害,这个事情需要节制。”

    老人当着这么多人在场,却丝毫没有任何不好意思,反而傲然说着,“我今年都82岁了,我还需要节制什么呢?只能说我天赋异禀,做男人的哪个不羡慕我?小六,你说呢?”

    小六就是粗犷男,自小就跟着老人,对老人的生活非常清楚,忙笑着逢迎,“那是当然,老爷子可厉害着呢!”

    钟扬颇感无语,“我只是尽医者的本分,至于您老听不听,我说了不算。现在您已经醒了,现在您需要休息,我看还是暂时待着这里静养一晚吧,不用回自己车厢了。”

    老人突然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向钟扬鞠了一躬。

    钟扬慌忙躲开,“您这是?”

    “我向南天今天这条老命是你救的,感谢的话我不会讲,鞠个躬还是会的。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呢?”老人伸手,小六忙从包里拿出两沓现金。

    钟扬一摆手,笑着推辞,“您老客气,我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老人见钟扬不像是假意推托,也不矫情,心里不禁高看了几分,“小哥叫什么名字?在哪里高就?”

    “我叫钟扬,刚从老家山里出来,去投奔长宜的亲友。”

    “长宜?”向南天笑了笑,“小六,老九应该就在长宜吧?”

    “对,九叔在长宜,他那边的买卖做得不小。”小六恭敬地回答。

    “嗯,那就好,”向南天拉起钟扬的手,取下手中一枚黄玉扳指递了过来,小六顿时闪过一道异样复杂的眼神,“钟扬啊,你到长宜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去找蔡成章,报我名号,他懂得怎么做的。”

    钟扬感觉到了老人浓浓的江湖气,对这种豪气、这种做派不禁也心生向往,当下也不客气,恭敬地把扳指放到帆布包里,“有空我一定去拜访蔡九叔。”

    向南天亲自送钟扬走出车厢。

    医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时之间无地自容,早已默默离开。

    钟扬回到自己的车厢,已经是接近午夜了。

    王馨宁静坐在对面,眼神中满是敬佩与好奇,“你真厉害,刚才那位医生所用的急救措施也没有什么不对,可就是没什么效果,为什么你用一块小石头就能解决问题呢?”

    钟扬淡然一笑,“那位医生的处理确实没什么问题,是他让你把老人扶起靠在椅子上的吧?他就是按照心脏引起呼吸困难的诊断采取的措施,这样可以很好地延缓静脉回流从而一定程度上保护心脏。可是他忽略了,老人的体质非常好,正常情况下心脏功能甚至比普通年轻人都要好,也就是说……”

    “天啊,难道你是说有人用外物暂时减弱了老人的心脏功能?”王馨宁瞪大了眼睛。

    “你很聪明,我闻到了老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香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就是这种香味影响到了老人的心脏,而且还有某些致沉睡或者暂时昏迷的效果。我敢肯定,这个香料出现的时间很短,不超过三天。”

    “你是说,有人故意要害他?”

    “也许吧,也有可能是巧合。”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或者提醒他?”

    “我说了的,我建议他不要回自己车厢,因为在他身上没有香料,那么香料很可能在他的车厢里或者是行李中……”钟扬顿了顿,又说,“看得出来,老人有着很特殊的身份和地位,同样的,他有着远超常人的智慧和手段,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察觉到什么,也许还会来找我,要不你先睡会吧。”

    “……”王馨宁突然觉得钟扬的话有些暧昧,就像情侣一般,可是迎着那清澈的眼神,她偏偏又不知如何回应,没来由“哼”了一声,气鼓鼓地趟在属于钟扬的中铺,把自己的上铺留给了钟扬。

    钟扬呆了呆,苦笑。

    这一幕恰好被走来的向南天看到,揶揄道,“怎么了?小两口闹别扭了?”

    王馨宁俏脸飞霞,幸好夜间灯暗,索性侧身向内,耳朵却是竖着。

    “老先生您来了,请坐。”钟扬起身打了个招呼。

    向南天微觉诧异,旋即会意,又取笑道,“你能未卜先知?还算得这么准,赶你媳妇儿到卧铺,给我留座呢?”

    “媳妇儿?我跟她萍水相逢,对吧?王……”钟扬忙解释着,听见王馨宁轻咳一声,忙改口道,“馨宁姐。”

    向南天偷偷看了一眼卧铺,暗暗竖了个大拇指,压低声音,“好小子,旅途泡妞不孤单,有我当年风范!”

    钟扬哭笑不得,正色道,“老先生来找我,可不是来闲聊的吧?”

    向南天也马上回归正题,严肃起来,脸上闪过一丝阴翳,“我知道,刚才人多口杂,你应该有话要说,告诉我,我刚才是不是被人暗算了?”

    “暗算我不敢说,但是从你突发的情况来看,确实存在外部的诱因,”钟扬马上把自己的判断全盘托出,又补充道,“如果是有人故意把香料放在您的身边,那么这个局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您的命。因为一位80岁的老人心脏衰弱导致呼吸困难乃至进一步衰竭,极少会引起怀疑,而医院往往只会从直接病因入手检查,而忽略潜在的诱因,幸亏您的体质非常棒,心肺功能也完全正常,所以这一次昏迷造成的影响不大。”

    “那是因为我运气好,遇到了你!”向南天不由地感慨。

    “其实,即使没有我在场,您也会苏醒,只是时间问题。之前那位医生所采取的措施很得当,我为您施展一次砭术只是加快苏醒而已。”

    “你不用谦虚,我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原来你懂砭术,没想到这小小的砭石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功效!”向南天话锋一转,“关于你的推测,我也猜到了一些,现在让小六去翻行李箱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钟扬轻轻摇头,“我猜您的身份可能比较特殊,轻易能在您的行李箱里放东西的,恐怕没有几个人吧?”

    向南天目光一凝,“你是说小六?这不可能吧?他是我一手带大,不可能!”

    “世事哪有绝对?”钟扬早就想好了对策,“如果他最终找到的可疑物是某种香料的话,那可以暂时排除嫌疑;如果他找到的是其它东西或者没找到东西,而香料‘自动消失’的话,那就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了。对了,在车厢外关心您的人似乎有些多。”

    钟扬的提醒,在向南天的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向南天已经充分意识到了自己处境的危险,心里早就放下了一贯的刚愎、固执、桀骜,已经真正地正视起某些人的某些背叛行为,暗暗盘算着应对危机的雷霆手段。

    不多久,向南天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狠决,他深深地望了钟扬一眼,起身缓缓离开,丢下几句话,“老九恐怕也靠不住了,以后你遇到困难,随时可以到京城找我,我在南天集团等你。还有,我给你扳指很重要,决不能交给别人。”

    谁都没有发觉,侧卧着的王馨宁听到“南天集团”时候的震撼。南天集团是华夏国最著名的财团,背景极其深厚,旗下有数十家大型企业,产业遍布房地产、金融、科技、生物、医药等十多个领域,绝对是一个庞然大物。即便是钟扬这样的偏僻山医,也在报纸上、谈论间多有耳闻,虽然向南天和南天集团的名字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可毕竟一位超级富豪乘坐最普通的列车却是匪夷所思。

    清晨3点时分,火车缓缓入站,广播中传来报站的声音——“长宜”。

    钟扬起身离座,却见王馨宁睡意正浓,有心打个招呼想想还是作罢,最后留了张纸条,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下了火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