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八章执业资格
    考场设在市医科大学附属中学,离第一人民医院仅有5公里,过2个红绿灯就到。

    张佳佳陪着钟扬一起走进医大附中,周末的校园略显冷清,偶尔有球场传来的呼喝声。尽管在大山里也有学校,尽管只有几位老师十来个孩子,钟扬以为学校都一样,只是人多人少的区别,可是当他第一次进入真正意义的校园,还是感受到了明显的不同,眼神间不经意流露出些许向往。

    张佳佳敏感地感觉到了他的一丝异样,微觉心疼,很自然很大方地挽起了钟扬的胳膊,“这就是医大附中,是不错的一所高中,由于是医科大学附属,一般医院医生护士培训进修经常会借用这边的教室……所以,以后你也有机会到这里学习。”

    “真的?”钟扬开心的就像个大男孩,充满了憧憬与渴望。

    “那当然了!只要你拿到执业资格,以后就能参加专业学术的培训进修班,也许1个月、也许3个月……”

    “太好了!我一定尽力!”

    考场有3个,钟扬在第三考场,距离开考时间还有近半小时,考场里已经来了不少人,大多数都是中年人,有相熟的人彼此交流寒暄着。考场门外的墙上贴了考生名单和座位,钟扬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第四排靠走廊最后一位。

    “快进去吧,姐就在外面等你。”张佳佳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钟扬点头,走进教室,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然后拿出准备好的文具。钟扬一直随爷爷习惯用毛笔书写,在住院期间才接触到的钢笔,说不上太熟悉,他遵照张佳佳的叮嘱又检查了一番,突然发现有不少人投来奇怪的目光。

    有人开口问,“这位同学,你们班主任老师没有说今天这个教室要做临时考场吗?现在都快开始考试了。”

    钟扬旋即明白,原来他们以为自己是学校的学生,忙解释道,“我是来参加考试的。”

    “什么?”大家的眼神更古怪了。

    隔了一会,距离自己比较近的一位考生转头过来搭讪,“小伙子是哪里人啊?你这么年轻怎么参加这种考试?”

    钟扬也觉得很奇怪,问,“这个考试有年龄限制?”

    “这倒没有,不过……你还没到20吧?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多数都应该在念书呢,你看看我们这里除了你之外,最年轻的都超过了35岁,有几位的孩子都比你大呢。”

    “我还是不明白,这个考试跟年龄有关?”

    “我来说吧,”又有一位50来岁的老考生搭茬,“年轻人更应该脚踏实地、求真务实,而不是好高骛远、异想天开,就算考不上大学,也可以学习各种技术,有一技之长才能在社会立足。”

    “我来考执业资格证,就是为了要去医院做护工的。”

    “哈哈哈哈……”不少人都听得大笑。

    “执业资格,做护工?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事情。”

    钟扬明显感觉了到这帮老油子话语中的轻视和嘲讽,顿时脸色肃然,不再理会。

    那位老考生继续说着,“小伙子,你离高考失败估计也就1、2年的时间吧?打工谋生的方法有很多,可你为什么偏偏要选中医呢?!你问问在座的,哪一位不是经验丰富、远近闻名的老中医?我们考这个证还那么费劲,你以为随便写个ABCD就可以撞大运过关的?”

    众人纷纷哂笑不已。

    钟扬绷紧了脸,心中却是冷笑。

    考试共2天,分上下午四个阶段各150道选择题,总共600题。第一阶段试卷下发。

    钟扬早就熟悉了考试范围和考试内容,纵览一遍试卷之后就开始答题。不得不说,他的中医根基非常扎实,哪怕是只有短短十多天的突击准备,大多数试题都很轻松,尤其是选择题求广不求深,钟扬的答题速度非常快。

    仅仅过了一个小时,钟扬就交卷了,此时大多数人都完成了不到50道题,众人都不以为然,想当然认为他只是在碰运气。

    两天很快过去,四个阶段考试全部结束,钟扬每次都是第一个早早离开了考场。

    张佳佳对他极有信心,从来不关心考试的情况,除了接送考场之外,就带着钟扬熟悉长宜这座城市,领略长宜的名胜古迹、风土人情、特产美食,当然还有购物,乐此不疲;当然钟扬也慢慢适应了城市的生活和节奏。

    笔试完的三天后,钟扬收到了专业技能考试的通知,老地方、老时间,也就是说,钟扬的笔试顺利过关。虽然张佳佳对此毫不意外,但还是为他感到高兴迈出了资格证的第一步,钟扬却有些古井无波,因为他答题时已经有了超过8成的把握,而及格线只有360分。

    这个周六张佳佳没有陪去,推说家里临时有事,钟扬稍稍有些意外,不过他对医大附中已经熟悉,也没多想,提前十五分钟到了学校。

    技能考试安排在了一个小礼堂,门外张贴了笔试成绩的公示,围了一些人悄声议论着。

    “第一名,钟扬,522分!”

    “厉害啊!这个成绩了不起啊!”

    “钟扬是谁?这个名字我怎么觉得有点熟悉?是我们圈子里的吗?”

    “老沈,你肯定弄错了,我们‘赤脚医生’虽然不是‘正规军’,可好歹也有行业协会的,什么时候协会里有过姓钟的大夫了?”

    “也是,老哥儿几个都那么熟的,兴许这个钟扬科班出身想自己开诊所创业……别不会是李老哥你那片儿的,就凭这个分数,新人要抢生意咯!”

    “切,一个新人能翻起多大的浪花?再说了笔试成绩厉害有用吗?还得看经验的。”

    “说得也是。”

    ……

    钟扬看了一眼成绩,默默地站在人群的边缘。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肩膀,“咦!小伙子又是你?”

    钟扬回头,认得,曾经跟自己一个考场的,依稀记得他叫王海,是某个县下面乡镇的赤脚医生。

    “这么说,你居然通过笔试了?真是好运气啊!”王海已经四十五岁开外了,之前考过很多次,无奈文化底子实在太差,药名都记的白字,这次总算是撞了大运。

    一般来讲,活跃在乡镇农村的赤脚医生有没有执业资格证其实对实际行医影响不是特别大,正所谓信者求医,除了有技能之外,更重要的是口碑。随着相关政策法律的规范,从医疗风险角度考虑,考个执业证就是合法行医的保障,但是赤脚医生群体年龄偏大、且教育程度偏低,这种考试对大多数人而言,那就是碰运气,只要过了笔试,实操技能环节就是强项,极少有人马失前蹄。

    王海就认为眼前的年轻人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笑容中不自觉地带着想看好戏的意味。

    不多会儿,人到齐了。

    与笔试不同,笔试出勤率不高,因为反正来碰运气,有些人临时有事就不来了,可是技能环节不同,入围者必到。这一次笔试上及格线的人居然比去年多了一倍,而最终能拿证的按惯例大概是40%左右,也就是说在场的三五十人里,起码还要淘汰十个人。

    王海看了看四周,多数人比较熟,暗自拿自己跟他们一比较,实话没什么优势,更何况自己的分数刚刚踏过及格线,心里不禁打鼓,不住地盘算着。

    此时,考场中有组织者出来,宣读了技能考试的规则和纪律,然后点名,“第一位,钟扬进,第二名准备。”

    钟扬迈步而出,众人顿时一阵惊呼,包括王海在内谁都没有想到钟扬就是这位年轻人。

    “慢!我有疑问。”王海突然喊了一声。

    组织者疑惑地望着他,“有什么疑问?”

    “我怀疑他是否具备考试资格!”王海脑子转得很快,“他的年龄如果念的医学类学校,顶多也就是个大一、大二的学生,毕业证都没拿吧?他又有什么资格参加执业考试?”

    王海的话多少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质疑,包括组织者都觉得钟扬太年轻了,“请出示你的准考证和相关证明。”

    钟扬不知道王海为什么会针对自己,但是关于开后门报名的细节,刘强有过特别交咐。钟扬拿出了自己的准考证,还有一份合同以及证明。

    组织者接过合同,微觉诧异地看了钟扬一眼,再核对合同落款签名,不由得笑了,“难怪这么年轻就有这么扎实的中医理论基础,原来是柳老先生的弟子,我确定这份师承合同是柳老亲笔签字。请赶紧进入考场。”

    按照相关规定,报考执业资格条件有3类,一类是具有国家承认学历的高中等中医药院校毕业生;一类是国家认可的以师承方式学习的人员;一类是符合报名条件的外籍人员和台港澳居民。钟扬显然没有专业学历,刘强却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能说动柳文山为钟扬开具了师承关系合同和《出师合格证书》!要知道,柳文山是清源省中医界泰山北斗级的人物,既是省中医协会名誉会长,又在省医科大学担任客座教授,许多中医都得过他指点,但是真正得到柳老公开认可的弟子却仅有3人,现在又似乎多了一个年仅18岁的年轻人。

    望着钟扬的背影,王海满脸的苦涩,他竟然质疑柳文山的弟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