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十二章潦倒之人
    持续半个多月的降雨终于停止,八百里陵川迎来了久违的阳光,随着众多江河水流东去,意味着这片古老的土地即将开始新的生活、新的发展。

    钟扬这个名字很快成为全市、乃至全省媒体的宠儿,但是他拒绝了一切媒体的采访,他喜欢安静,更喜欢忙碌充实的救护工作。

    居力对钟扬这种寄人篱下的“还债”生活很不以为然,几次鼓动他自立门户,钟扬始终坚持要履行完两年的承诺,居力觉得不便逗留,就借口出去访友,他虽然不清楚,跟着钟扬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境遇,但是至少他敬服这个比自己小20多岁的年轻人。

    邵雪卿的调动手续全部完成,把医院的宿舍让给了马秀兰母子。马秀兰非常聪慧,适应能力很强,很快就在医院附近一家小餐馆找了份工,做起了服务员;青伢子长得虎头虎脑很招人喜欢,妈妈上班去的时候经常在医院里玩,有很多热心的老人都爱逗他玩,日子倒也舒心。

    钟扬的工作很辛苦,几乎24小时待命,很难保证正常的休息时间。马秀兰坚持要帮他清洗衣服,算是报答他的恩情,钟扬拗不过她,给了她一个钥匙。

    一切都归于平静、平淡。

    这一天晚上,钟扬刚完成了一次出勤回到医院,迎面碰到准备下班的张佳佳。

    “哟,这不是咱们的小神医吗?难得一见啊。”张佳佳开起了玩笑。

    “佳佳姐,你就别取笑我了,”钟扬见她心情不错,问她,“最近怎么样?”

    “我还能怎么样?老样子呗,上班下班睡觉,哪有你那么能折腾,对吧?”

    钟扬装出一副苦瓜脸,“咱能不能好好聊啊?”

    “能啊,聊聊邵主任呗,或者聊聊那个叫马什么的也行,”张佳佳俏皮地继续挤兑着钟扬。

    “有件事我早就想跟你说,不过有点……”

    “有事快说。”

    “那天的事情,我好像听你说,他得了一身病,似乎因此被单位开除……”

    张佳佳立刻绷紧了脸,“你什么意思?”

    “你别误会,”钟扬慌忙摇手,“我想告诉你,其实他没有病,至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病。”

    “你怎么知道?”张佳佳突然松了口气,却又追问,“你当时只是跟他碰了个照面,你怎么能确定他没有那种病?”

    钟扬记得很清楚,当时张佳佳发飙之后沈斌想要动手打她,却被钟扬拦住,产生了肢体接触,钟扬暗运玄力印证过张佳佳的说法,结果是否定的。当然此时钟扬却撒了个谎,“嗅觉。”

    “嗅觉?”张佳佳半信半疑。

    “相信我,不管你从哪里听到的传言,我能确定,他没有那种病,你不必担心。”

    “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跟他分房一年多了……”张佳佳没来由地脸色一红,心里着实卸下了不小的包袱,自从那次冲突开始,她都是郁郁寡欢的,有心去做详细的检查,又怕影响自己的声誉,此时终于一块大石落地。

    “如果真是因为传言中所说,导致他被单位开除的话,他实在是很冤枉。”

    “他活该!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了。”

    钟扬笑着说,“他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他来纠缠你是不是因为连基本的生活都维持不下去了吧?如果能帮助他一些什么,或许这个结就解开了,毕竟你们曾经是夫妻。”

    张佳佳沉默着,显然有些意动。

    钟扬接着说,“只要能说服他去做一个全面的体检,用事实来攻破谣言,尽管帮他恢复工作会有难度,但是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挽回他的名誉,毕竟以这样耻辱的方式离开自己的岗位,任何人都接受不了。我唯一担心的是,你能否说服他。”

    有一点钟扬没有提到,那就是原因,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会有人用这样极端的手段去对付沈斌呢?张佳佳似乎慢慢也意识到了这点,“难道他得罪什么人了?他原来在市建委工作过,手里管过不少工程,他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在外面有了女人,我们大吵过一架,闹得很凶,后来他不知道为什么换到了文保局……”

    “最好还是问问他自己吧,”钟扬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用我的电话,可能方便些。”

    张佳佳依言拨打号码。

    与此同时,在离医院不远的一个公园里,沈斌手里拎着一个酒瓶,满脸的胡渣、满身的酒气,通红的双眼浑浊无神,摇摇晃晃地走在林荫小道上,打着酒嗝,对面交错而过的行人纷纷掩鼻绕道。

    沈斌苦笑着又喝了一大口,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呛得弯下了腰。

    “哟,这不是建委的沈大科长吗?这么久不见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一见面还给我行了个大礼,哈哈……”一人阴阳怪气地说笑。

    “可不是嘛!沈科长走路可要留神了,别不小心就——”又一人直接动手,按着沈斌的脑袋竟要抬膝盖磕!

    沈斌只是下意识用手压住了膝盖,却吃不住劲儿,后退好几步,惊出一身冷汗,酒顿时醒了大半,抬头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却都不认识,“你们是谁?你们想怎么样?”

    “哈哈……”两人放肆大笑,“大科长还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认得我们那就对了!听说你现在被开除了,你已经不是科长了!”

    沈斌是辽北人,在中原念的大学,毕业之后就在长宜的机关打拼,今年也就三十岁出头,经人介绍认识了张佳佳并迅速闪婚,事业、婚姻都非常如意。尤其是在建设口子工作的时候,特别珍惜羽翼,轻易不与开发商、施工单位打交道,经手的工程也都是走公开招标流程,正因为如此,也得罪了不少人,结果一纸调令到了文保局,阴差阳错之下遇到了一个令他神魂颠倒的女人,谁知就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沈斌盯着向自己逼近的两人,那种戏谑、那种轻蔑、那种肆无忌惮,令沈斌骨子里迸发了血性,“你们想干什么?别逼我!”

    “逼你又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样?”两人狞笑着抡起了拳头。

    沈斌重重地挨了几下,猛然想起手里的酒瓶,甩手就往其中一人的脑袋上砸去,“嘭”的一声闷响,鲜血立刻从那人的额头冒出。

    另一人吃了一惊,冲着沈斌当胸就是一脚,踹得沈斌连退了好几步摔倒在地。

    被开瓢的那人顿时反应过来,追上去就是一顿狠踹。

    沈斌佝偻着身子,双手抱头护住要害,嘴上却是发狠,“你们俩的样子我记住了,有种弄死我!千万别让我逮着机会!……呜,呃……”

    两人下脚确实够狠,眼见着沈斌渐渐动弹不了,远处似乎有人过来,也不敢停留,匆匆离开。

    沈斌全身伤痕累累,身板倒还算结实,半天缓过劲来,挣扎着站起来扶着树边,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夹杂着酒精吐了一地,此时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踉跄着前行。

    电话响了,沈斌看了一眼破碎屏幕,是一个陌生号码,“你是谁?”

    “我是张佳佳,你在哪里?”

    “你管我在哪里?现在所有人都等着看我笑话,让我自生自灭,你满意了?”沈斌的心底其实还是充满了后悔,可那又能怎样?

    “不是的,快告诉我,我有事跟你说。”

    “笑话,你巴不得我早点死掉,你能有什么事?还不是想看我笑话?我告诉你,我刚被人打了,你开心啦?不用来找我。”

    “什么情况?你被谁打了?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琴岛公园南门附近。”沈斌觉得张佳佳很反常,反正自己这副模样早就破罐子破摔,被前妻羞辱根本不算什么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