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四十一章让我来
    “张仲德?他的桌牌上怎么写了张贤?”钟扬不禁想起爷爷的遗嘱,就是要自己把一本《金匮要略》转赠给一个名叫张仲德的人,他一直托人在打听这个人,却杳无音讯,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不由问道,“他是不是我们长宜人?”

    “张贤是他的大名,但是他喜欢人家称呼他仲德或者仲德先生,你怎么知道他是长宜人?”梁志成顿时来了兴趣,“他非常神秘,好像没人知道他是哪里人,但是他在长宜居住过大概有十年以上的时间,后来经历了老城区改造,他就折了现钱四处寻师访友,无拘无束,逍遥自在。”

    “这就难怪了……”钟扬很是高兴,总算可以了结一桩心事。

    “看起来你跟他有过交集?”梁志成似乎很关心。

    “我自然不认识他,不过可能祖辈、父辈有些来往吧,”钟扬并不清楚自家与这个张仲德到底有何渊源,仅凭猜测。

    “哦?能和张先生这样的名医有来往的,想必你的家学渊源定是不凡了。”梁志成又开始套话。

    钟扬不再搭话,梁志成无趣,心里别有心思。

    张仲德还在滔滔不绝,钟扬却有些心不在焉,再难提起兴趣,他也隐隐察觉到,张仲德很有可能是冲着自己来的,或者说是他已经给林泉看过了病情,而且他经常在关注自己,尤其是讲到涉及林泉身上隐穴部位的时候,特别会留意钟扬的反应。

    钟扬一直保持着平静,一来两人所认的同一部位隐穴的叫法不同,二来即便他讲对了穴位,也不太可能拿出有效的化解手段。

    时间很快就到了中午,张仲德停止了演讲,全场立刻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张仲德修养极好,微微举手致意,回到原座。

    柳文山宣布暂时休会,请大家到餐厅用餐。

    钟扬起身就要走,梁志成笑着一把把他拉住,“钟医生请留步,我还有些事情想要请教。”

    钟扬狐疑地看着他,“你有什么事?”

    梁志成说,“我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梁志成,我是林泉的表哥。”

    “原来如此,”钟扬毫不意外,平静地看着他,“林泉也来了吧?”

    “没错,就在宾馆房间里。”梁志成看了看时间,又说,“快到正午了。”

    正说话间,柳文山和张仲德一起走了过来。范进则需要招呼客人。

    钟扬连忙给两位前辈行礼,柳文山亲昵地拍了拍钟扬的肩膀,“好小子,你的文章我看了,我们几个老家伙都感觉受益匪浅,恨不能马上进行临床研究,真是了不起!”

    钟扬忙道,“先生过奖了,我只是胡乱写的,不然来参加这个年会两手空空交代不过去吧?”

    在八百里陵川,“先生”就是对人最尊敬的称呼,意思就是老师,但是称呼的尊敬程度远高于老师,钟扬此时叫的一句“先生”,顿时把柳文山乐得哈哈大笑,得意万分。

    张仲德在一旁只是笑着,并不插话。

    梁志成敏锐地把握住这个时机,对几人说道,“既然几位是咱们清源省最好的医生,不如请几位移驾到客房,为我表弟看看病情,怎么样?”

    柳文山一听,顿感兴趣,“就是这段时间疯传的京城公子的怪病?”

    “这哪是什么怪病啊,分明就是有人的恶作剧,对吧?” 张仲德马上接口,笑眯眯看着钟扬。

    钟扬还是不接话,不过倒是也想见见林泉的情况,此时却紧跟在柳文山的身后。

    很快就到了一间套房,套房很宽敞,只见林泉弄了一个担架放在地上,自己平躺在担架上,正在吩咐随从把他的手脚捆绑固定,离玄力发作还有10分钟左右。

    柳文山一看这情形,顿时疑惑不解,问梁志成,“你表弟这是?”

    梁志成先看了钟扬一眼,回答,“每天中午和半夜12点,都会有一次很厉害的疼痛,我表弟已经连续撑了有十来天,他把自己绑住能稍稍缓解痛苦。”

    “有这么古怪?”柳文山想伸手为林泉诊脉,林泉立刻看见了他身后的钟扬,顿时气得暴叫,直接差点从担架上蹦起来,破口大骂,“钟扬!你个王八蛋!把老子害成这样,居然还来看我笑话,来人,快把这小子从楼上扔出去,我就不信摔不死你!王八蛋!”

    钟扬完全无视,却对着张仲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张仲德笑了笑,对林泉说,“林少,先别着急上火,我已经印证了我的猜测,只要12点一到,我有把握解除你的痛苦。”

    林泉一愣,“真的?”

    张仲德点点头。

    “你有几成把握?”林泉有些不敢相信,又想到钟扬曾经警告过自己,不敢轻易让人尝试。

    张仲德想了想,“七成。”

    林泉沉默了,梁志成也在犹豫。七成这个把握显得有些勉强。

    倒是柳文山轻轻拉了拉钟扬的衣袖,悄声问,“什么情况?”

    钟扬摇头,示意柳文山暂时观望。

    时间到了,林泉的四肢开始抽搐,他咬着牙不吭声。

    张仲德又问,“试不试?”

    梁志成决定赌一把,不过他的赌注并不是押在张仲德的身上,而是因为钟扬和柳文山都在场!

    张仲德靠近林泉,默默运转内力,从他的颈部开始逐步试探穴位,两股不同的力道立刻在林泉的体内产生了激烈的反应,一时间林泉痛得死去活来。

    “坚持一下,”张仲德一边宽慰着他,使他尽可能地放松身体,一边加大了力度,5分钟后,成功地把一处隐穴中的玄力抵消。

    钟扬暗暗点头。他明白,张仲德采取的是冲穴手法,仗着他内力雄厚企图打散寄存在林泉体内的玄力,这种方法没毛病,关键是时间。他抵消第一个隐穴就花了足足5分钟,而如果在发作开始半小时内没有解决所有12个穴位的玄力,终是徒劳。

    第二个、第三个……张仲德速度不断加快,一口气完成了7个穴位,已是累的满头大汗,时间仅剩下6分钟。当张仲德的手移到下一个穴位的时候,钟扬突然打断了他的治疗,“你错了,不是这个穴位,而是在这里的灵制穴。”

    张仲德狐疑地循着钟扬手指指着的地方,“灵制穴?我怎么没听说过?”

    “我是始作俑者,你不用怀疑我。”钟扬面色凝重,“你应该知道认错穴位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相信我,让我来吧。”

    张仲德神色一黯,却是紧紧盯着钟扬的手法,不想放过每一个细节。

    不料钟扬只是在林泉身上看似随意地游走一番,就收回了所有残留的玄力,林泉立刻恢复如常。

    众人都惊呆了,这简直太神奇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