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五十一章招兵买马
    李学敏把方案看了又看,不放过一个细节,不禁咂起了牙花,“钟扬啊,我大致清楚了,启动资金包括经营场所等前期准备,医院方面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利润的分成有点夸张了,我在医院的决策会议上,该如何跟各位同仁解释呢?”

    “我相信您会有办法的,跟我合作,我可以在三年内让第一人民医院的中医水平达到长宜市乃至全省最高水平的标准,而且可以为医院培养至少五名具有相当知名度的年轻中医,这个标准以参加两省中医交流年会资格为标准,”钟扬意气风发,充满了自信。

    “这……”李学敏简直不敢相信,“你有多大的把握?”

    “十成!”

    “这个关系到我们医院未来三年的发展趋势,你可不能过于自信啊,我可以相信你,但不能保证其他领导对你有同样的信心……”

    “好吧,那就九成,再低的话,就显得气势不足了。”钟扬蛮不在乎,十成与九成根本没有本质区别,异常轻松。

    李学敏多信了几分,却问,“扩大中医分部规模可不是儿戏,你一个人独挑大梁忙得过来吗?你很清楚,现在分部的那三位,根本就难以指望。”

    “这点你放心,我有一位得力帮手,他叫居力,是苗疆居家中生代最杰出的代表人物。”钟扬怕李学敏对居力不了解,接下来就抛出一个又一个猛料,“只要这个计划可以实施,张仲德老先生会担任名誉顾问,而且柳、范二位也会派遣直系子弟前来实践观摩,人手方面根本不用担心,短时间内就可以组建起一支优秀的中医团队,有这样的团队氛围来进行传帮带,您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李学敏笑了,钟扬的部署几乎将清源、中南两省最顶尖的中医名家都绑在他的战车上了,他不再犹豫,做出了他这辈子最明智也最容易的重要决定,立刻开会研究讨论合作意向。会议上,李学敏拿出了近年来极罕见的“家长”作风,全力确保合作方案顺利通过,刘强虽觉奇怪,但事关钟扬,也是极力支持。

    钟扬分别给居力和张仲德打了电话,居力立刻东山赶来,张仲德也要入伙,钟扬却劝阻了,因为他知道张仲德有自己的招牌,现在还没到进行资源整合的时候,敲定了一个名誉顾问的身份。

    范凌请了假,代表范进来磋商具体合作事项,钟扬跟他一商议,索性一同前去拜访柳文山。

    自从年会以后,柳文山就把钟扬这个名字挂在嘴边赞不绝口,三名嫡系弟子包括其他门下多有不服。

    柳文山在老城区有一处清末时期建成的临街老宅,有普通大户人家的三进深,门面倒是不大,两排厢房加上厅堂,实际使用面积非常宽敞,后门还带有一个小花苑,非常符合柳文山的要求,二十年前花了大价钱收购下来,既可以开门经营,又可以安排学徒住宿。

    “就是这里了。”范凌一指门头匾额“回春堂”三个大字,遒劲有力,显然出自大家手笔,两边对联写着“杏林岁月浑忘老,骥枥生涯志不移”,落款却是柳文山本人。

    钟扬笑了,“柳老不愧是我辈学习的楷模。”

    范凌点点头,带着钟扬进了门,只见一处天井当院摆着张记录桌,左边是一排就医的隔间,右边则是药房,有不少求诊的人,以老人、儿童为主,年轻人则陪着。

    范凌跟随长辈来过几次,带着钟扬往内厅走,却被一个年轻人拦住,“请问你们找谁?”

    范凌笑了笑,“我们找柳文山老先生。”

    “哦,柳老刚出去,约了出诊,可能下午回来。”

    “这样啊,那我给他打个电话,就在这里等等吧。”范凌拨着柳文山的电话,却没人接听,招呼钟扬找个地方坐下,一副自己人随意的模样。

    年轻人很有眼力见,连忙给两人倒了水。

    钟扬四处转悠,对柳文山的医馆很感兴趣,不仅地方宽敞、环境幽静,而且各处的布置都别具匠心,古典气息很浓。医馆的工作人员待人和善,职业素养很高,从问诊到治疗再到抓药,各个环节都井井有条,还有三两个年轻人主动引导病者就医。

    钟扬很喜欢这里的氛围,不知不觉围着天井绕了一圈,刚想回头,却听得一个隔间里似乎有一些争吵声音。

    “医生,您再给看看,我们家老太太的脚到底这么样?”

    “哎呀,我不是跟你讲了吗?老太太的脚没事,开几服药内服外敷就好。”

    “可是我们上个星期来,你就是跟我们这么讲的,到现在都好几天了,一点效果都没有……”

    “这才几天啊?哪有那么快见效的?你既然不相信我,那就去别的地方看,要不然干脆就去大医院做个外科手术,立刻就好!”

    “这……我们没钱,去一趟医院就是好几百,我们哪有那个钱啊。”

    “所以说嘛,花不起钱,看什么病?再开几服药试试看,过几天再来。下一个。”

    ……

    钟扬在门外听得很清楚,心中顿时不悦,一掀帘子就走了进去。隔间不大,比医院的门诊室略小,一张桌子一张凳子,有一位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医生,桌边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怕是有七十岁,显然是来自农村的,比较显老,身边有一位老实巴交的中年汉子,冬天就穿了件毛衣,粗布鞋。

    医生头都没抬,以为是下一位病人进来了,草草写了张药方,塞给汉子,“抓药去吧,跟上次一样。”

    汉子叹了口气,无奈地想要把老太太扶起来,被钟扬拦住了,“方子给我看看。”

    汉子不知道钟扬是谁,却还是把方子递给了他。

    钟扬瞥了一眼,方子上的字迹很潦草,依稀辨认出赛葵叶、积雪草等几味极其寻常的草药,外敷倒是无可厚非;内服药明显就草率了点,甚至还搭配了一些作用不大却没害处的百搭草药,换句话说,这位医生的目的是调养而非治疗,再加上老太太年岁不小,身体机能下降,自愈的速度自然缓慢。

    医生一把抢过钟扬手中的药方,“年轻人,你难道不知道医生的药方是不能随便乱看的吗?”

    “那也得看是什么药方,”钟扬冷笑着,一口气把他药方上的药名都报了出来,又补充道,“就这样的药方,还需要保密吗?简直是笑话!”

    “你!”医生气急败坏,“你到底是谁?居然来这里捣乱?赶紧给我出去!”

    钟扬完全无视他的存在,柔和地对老太太说,“老人家,请你把伤口部位给我看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