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五十九章木偶的泪
    整个国医馆就剩下钟扬,马秀兰和青伢子一直在医馆里搭伙,马秀兰非常勤劳一有空就帮忙做些清理事务,钟扬给了她1万,她坚决不要,但是钟扬却说是给青伢子的压岁钱,来年上幼儿园用,这才收下。

    马秀兰母子打算就在医院过年,钟扬特意跟李学敏打了招呼照顾一二,今天马秀兰特意从食堂买了四菜一汤来医馆吃饭,钟扬看着时间匆匆吃完,嘱咐道,“我今晚要出诊,明天会陪朋友出一趟远门,时间不好说,你们自己保重。”

    “你是做大事业的人,不用担心我们母子,”马秀兰站起身,为钟扬整了整衣领,“出门在外,万事小心。”

    “知道了。”钟扬摸了摸青伢子的头,转身出门,打车赶去碧泉别墅。

    碧泉别墅是整个长宜市最顶级的别墅区,依山而建,总共坐落了近50栋别墅,集中了全长宜一半以上的顶级富豪,罗家在这里有产业毫不奇怪。

    12栋别墅很容易找到,钟扬按了门铃,却没有人开门。

    不多会儿,手机收到短信:门没关,自己进来,我生病了,再楼上卧室。

    钟扬只好推门而入,屋子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但是丝毫影响不了钟扬的视线。厅堂很大,室内的布置极尽奢华,厚厚的地毯一直铺上楼梯,钟扬慢慢走到二楼,却见一间卧室中透出些微的灯光。

    钟扬敲了敲门。

    “你来了?进来吧。”

    只见罗璇身上只披了一件粉色珊瑚绒的睡袍,倚在窗台前,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眺望着窗外的黑夜,有风,也飘着零星的雪花。房间里温暖如春,只是窗外偶尔飘来的朔风带着些许寒意。

    钟扬放下了药箱,掸了掸身上些许残留雪花融化的水珠,“有什么事就说吧。”

    罗璇转过头来,脸上赫然有一些明显的伤痕,在微弱的夜色里显得格外刺眼,她看到了钟扬脸上的惊讶,却像是自嘲般地说道,“随便坐吧,不过我的房间里从来没有放凳子的习惯,不介意就坐床上吧。”

    钟扬笑了笑,没有挪动脚步,“我站着就行。”

    罗璇缓缓离开了窗台,睡袍没有系上腰带,宽松的衣服任性地随风摇摆,一张一翕之间露出一副傲人的身材,一步一踱带着无限的风韵,走到钟扬面前,凝视着钟扬。

    钟扬迎着她的目光,对视。

    双方都想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些什么信息。

    “我真的很好奇,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般魔力?”罗璇一口把手中的红酒喝光,顿了顿,又说,“不好意思,我给你打这个电话请你来,之前我就犹豫了很久,而打完电话之后还是踌躇不定,现在你来了,我倒是安心了许多。谢谢你。”

    钟扬联想起国医馆开业那天他与梁志成联袂而来的情形,心中微动,试探道,“如果真是你自己的决定,似乎不应该这么犹豫,而且据我了解,你是一个杀伐果断,不会拖泥带水的人。”

    “哦?你对我了解?”罗璇微微一惊,很快又恢复如常,笑道,“你是听蔡骏他们说的吧?他们能说我什么好话呢?其实真实的我就站在你的面前,杀伐果断这样的描述,让人家真的很伤心呢……”

    钟扬也笑了,算是一种回应,缓缓地说着,“我很好奇,一个人会改变另一个人到如此地步,罗小姐,真的不应该啊。我猜,应该是梁二公子让给我带什么话吧?或者让你代表他来跟我谈什么事情,不知道对不对?”

    “你很聪明,如果你联想不到这一层,那根本就不值得……”罗璇没有说下去,笑容显得有些僵硬,有些苦涩,又喃喃自语,“也许我还真的需要治疗,不知道你能不能医?”

    “世上没有心药,你的心病我怕是真的无能为力。”钟扬摇头。

    罗璇没有任何失望的表情,反而第一次真正地正视着钟扬,“我不得不承认你的不凡,我现在真的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可别,”钟扬连忙摆手,“对不起,如果你没有其它事,我就要告辞了。”

    “先别急着走,能不能把我当做朋友一样,陪我坐坐、聊聊天?”罗璇是在恳求。

    钟扬有些迟疑,但还是点点头。

    罗璇又倒了些红酒在杯子里,轻轻摇晃着,纤细的手指如兰花一般优雅,“你要不要陪我喝点?”

    “不了,我不喜欢喝红酒,你随意。”

    “是他让我找你的,你知道找你做什么吗?”罗璇看着钟扬,放肆地大笑起来,“他要我跟你上床!”

    钟扬沉默,不解。

    “他说了,你是一个天生就对女人有吸引力的男人,同理,你对女人也有着极大的需求。他对你进行过很全面的调查,你身边的确有不少女人,所以他觉得女人或许会影响到你的一些决定或是行动,所以他要让我成为你的女人,要我把你彻底征服。”罗璇平静地说着,仿佛置身事外般平静,“我并不知道你到底能为他带来什么,但是我骨子里对他的决定非常反感,因为我已经是他的女人。讽刺的是,是我的父亲决定了我的命运,是他让我此生非他不得接近任何男人,是他把我推向他的怀抱,尽管我第一次交给他的时候心甘情愿,但是他最终令我失望,当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的心已经无药可医。”

    钟扬真的很同情眼前这个本是英姿飒爽的可怜女人,轻叹一声,“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我想反抗,更不想让你被他控制或者利用,”罗璇哭了,尽管无声,但是伤心到了极点,强忍着又说,“他说对了一点,你真的对女人有一种天然的吸引力,在你面前我感觉到了安全、信赖。”

    钟扬渐渐把梁志成的一切举动串联在一起,林泉、裘老,可谓步步惊心,稍有不慎就可能产生极其严重的后果,虽然最终完美解决,但是心有余悸。然而罗璇的事倒是有了明显的转变,不太符合他之前的风格,说明梁志成在释放一种新的信号,显然他已经料定罗璇的性格决定了她不会轻易接受这样的角色。

    一想到这里,钟扬更是感觉到了罗璇的悲哀,他想安慰开导,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罗璇极少有这样的负面情绪,哭得累了,乏了,浑然不知钟扬的存在,恍惚间觉得似乎身边还有旁人,竟突然抱紧了钟扬,抽泣。

    钟扬有些不知所措,轻轻地想推开她,不料被她抱得更紧,她身上的睡袍却完全松开了,肌肤间的柔软透着热度传递给钟扬极其强烈的刺激,钟扬想帮她把睡袍拉起,她却说,“我没有任何意思,只想找个肩膀,就一会儿。”

    钟扬感到衣服湿了,女人还在抽泣,起伏的身体令他起了自然的生理反应,罗璇真切地感受到了,抬头望着钟扬,渐渐有了异样的眼神,“能留下来陪我吗?”

    “不合适,”钟扬果断地拒绝了,“时间不早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吧。”

    “如此相似的场景,我那天也是这么勾引他的,他要走了我的身体,当然他当时没想到我是第一次,可是现在你却拒绝了我,你的眼神那么的清澈,让我再也羞于启齿,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罗璇的失落包含了太多的情绪,木然。

    “别想太多了,我完全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有些现实是回避不了的,”钟扬挎上了药箱,“其实我很感谢你的坦诚,你对我说了很多不该说的秘密,请你放心,我不会对任何人再说起,我想我们以后会成为朋友的。”

    “朋友?是的,我也这么认为,我送送你吧?”罗璇披上了一件外套。

    “不用了,外面风大,你还是留步吧。”钟扬转身下楼。

    罗璇倚着楼梯口目送他,突然说了句,“对了,邱良是他的人。”

    钟扬一顿,冲她挥了挥手,“明白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