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七十一章小城隍庙
    快到过年时节,这里有过早年的习惯,有的人家甚至腊月二十六就开始吃起了年夜饭,街上显得比较冷清,而寺庙的香火却非常旺盛,前来许愿还愿的人络绎不绝。

    钟扬和冬梅跑了最近的两家,都没有发现任何标记,转眼就快天黑了,爆竹声又渐起。

    天空始终飘着雪花,虽然不大,但是落在身上很快就融化,打湿了两人的外衣。冬梅有些不太习惯这种湿冷,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钟扬抓着她的手,一股柔和的热力透过她的手臂为她驱散寒冷与潮湿。

    冬梅自从被收养开始,从来都没有感觉过一个男人的温暖,而钟扬用他最独特的方式温暖到了她的内心,主人这个概念悄无声息地在她的心里得到了认同,她知道,钟扬是一个值得信赖值得依托的男人,她不禁潸然泪下。

    “你不舒服?”钟扬对女人的敏感始终表现迟钝。

    “不,我很好,有你在我身边,我觉得很……舒服。”她原本想说幸福。

    “那好,我们再跑一家,如果还是没有收获,再想办法跟老爷子联系。”钟扬拉着她的手,加快了脚步。

    西郊的小城隍庙是一个荒弃的古建筑,除了庙堂里还供奉着城隍爷的塑像之外,其余的空间都被改造成了一个小型的商业区,还有不少摊贩和娱乐设施,当地人还保留着赶庙会的习俗,小城隍庙成了首选,因此晚饭后过来游玩轧闹猛的人很多。

    钟扬赶到小城隍庙,正是人多的时候,雪渐渐小了,更是点燃了人们的热情。

    敲锣鼓的、踩高跷的、舞狮舞龙的各色表演队粉末登场,把个小城隍庙附近的人都吸引过来,一时间热闹非凡,庙门口大街更是水泄不通。

    钟扬在山里根本见不到这样的景象,即便是长宜似乎也没有这种习俗,冬梅也差不多。毕竟是少年心性,两人边看着表演,边慢慢地往庙门挤,不亦乐乎。

    随着表演队逐渐转过街角,庙门口的人群尾随而去,钟扬与冬梅总算等到了机会。

    庙门很宽,墙脚垫着半米多高的一溜花岗岩,围墙是新修葺过的,还有五六个孩子蹲在墙边好像在画着什么。还没等钟扬他们走近,有一个大约三、四十岁的汉子,穿了保安制服出来对几个孩子喊了声,“你们是谁家的孩子?知不知道这是新粉的墙面,在这里搞破坏,都把你们家大人找来!让他们来看看!”

    孩子们显然都熟悉他,也不发慌,见他真的作势赶过来,发一声哄都散开跑了。

    保安骂了句小兔崽子,并不追赶,从旁门的保安室里拿出一个挤水拖把,在墙面上被彩色粉笔涂花的地方擦了又擦,确认看不出来了,然后又回了保安室。

    钟扬和冬梅很郁闷,因为保安把痕迹擦拭得很干净,几乎找不到什么线索。两人绕着两边又仔细查看,还是没有收获,更是郁闷。

    钟扬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个小城隍庙是极佳的藏身点,如果他是齐峰的话,肯定会优先考虑。钟扬不甘心,与冬梅继续寻找线索,保安似乎发现他们在这里逗留了有些时间,披了件大衣出来问道,“你们在找什么?是不是丢了什么重要东西?”

    冬梅连忙点头,“刚才人太多了,我只顾着看热闹,没留意戒指找不到了。”

    “戒指?”保安很重视,“刚才人确实太多,不过我看见大多数都是本地的,没见多少陌生面孔,大概是掉地上了,我帮你们一起找找。”

    保安室的门虚掩着,从门缝中透出一些光来,恰好斜照在正门进门的石阶边缘。

    钟扬目力极佳,循着这道光,他发现在石阶的侧面交界靠近泥地的地方,似乎有锐物划过的痕迹,心中暗喜,马上给了冬梅一个眼神。冬梅会意,带着保安往街心走着,“我记得刚才就站在这里被人群挤得很厉害,后来见人太多了,我就慢慢退出到庙门口附近转悠了一圈,正要走才发现戒指不见了,我墙角附近的都找了没有发现,您要不帮我照着往外看看。”

    保安很热心,一边安慰着,一边打着手电。

    钟扬快速跑到石阶前,果然看见了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z”,随手找了一块尖角石子,在中间画了一横,石阶很坚硬,居然需要用上玄力才可以留下痕迹。钟扬暗暗惊奇,对齐峰有了大致的一个印象判断,抛开使命不说,他有功夫,而且是内家功夫;他有大毅力大恒心,甘于蛰伏;他选择如此隐蔽的位置留下印记,说明他极其谨慎,宁可人家找不到他也不轻易暴露。

    钟扬与冬梅会合,再假装找了一会,感谢了保安,脸上带着遗憾离开。

    “你确定吗?”冬梅忍不住问钟扬。

    “印记是人为刻上去的,这一点毫无疑问,”钟扬回望了一眼灯火阑珊的小城隍庙,“我们明天晚上再来吧,希望很快就可以和他见面。”

    回到旅馆已经是近11点了,为了避免节外生枝,钟扬决定就待在房间里直到第二天天黑,让冬梅去附近的超市买些食物和水果,自己趁便冲了个澡,静坐在窗前。

    等待的时间很枯燥,冬梅回来以后换上了干爽的睡衣,把房间的空调温度调高了些。

    “你没有受凉吧?”钟扬关心地问她。

    冬梅笑着摇头,“多亏你帮我驱寒,对了,你应该是修炼了内家功夫吧?刚才为我驱寒的时候那股力道真是神奇,到现在我还能感觉到余温呢,能告诉我那是什么功夫吗?简直就像是在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功夫,爷爷从小就教我这个,强身健体很有效果,”钟扬含混地解释,“我觉得,不管是功夫也好、医术也罢,只要能对人体有增益的作用,那就是我作为医生的修行目标。”

    “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我想听你小时候的事情,”冬梅满是期待。

    “我有什么好讲的?从小跟着爷爷相依为命,四处行医治病而已,你呢?”

    “我?”冬梅神色一黯,“我跟你说过了,在老爷子收养我们之前的记忆很有限,可能那时候太小了,之后的生活很富足很优渥,什么都不用我们考虑,反正我们喜欢什么就做什么,没有约束……可是,我总觉得我的记忆是不完整的,至少我都记不清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