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七十四章突变
    钟扬失望地站在原地,暗运玄力将听觉一下子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他从来都没有像此刻一样充满了控制欲,他通过敏锐的听觉来辨别周围行人的呼吸、脚步,试图发现特殊的目标,因为他知道刻下暗记的人有功夫。

    “咦,怎么又是你?”保安的出现打断了钟扬,他疑惑地看着钟扬,“昨天的东西没找到?可是今天人更多,想碰运气可更不容易咯。”

    钟扬尴尬地笑了笑,“东西丢了就丢了,也不是太值钱的东西。”

    “那你是在等人?”

    “你怎么知道?”钟扬条件反射般地仔细打量着他。

    “别这样看着我,我不是你要找的人,跟我来吧,我们进屋坐坐。”保安抖了抖披在身上的大衣,请钟扬进了庙里,转过一道回廊,到了一个僻静的小屋。

    “我叫齐远,是齐峰的堂弟。”保安给钟扬倒了杯水。

    “你怎么知道我来找齐峰?”钟扬有些疑惑。

    “我昨天就看出来了,你们哪是找什么戒指啊?我看见你在台阶上添了记号,今天等了你一天了。”齐远笑着说,“你很守时,不过我倒是希望你早点来。”

    钟扬耸了耸肩,没有接茬。

    “出示一下信物吧,”齐远的神情严肃起来。

    钟扬略一迟疑,摇了摇头,“我没有信物,你也不是齐峰。”

    齐远豁然站了起来,“你是在怀疑我吗?”

    钟扬不吭声,算是默认,又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齐远根本不想留给钟扬思考的时间,目光变得凌厉,冷声喝到,“把信物交出来!”

    钟扬笑了,“我很好奇,为什么一开始你不说你就是齐峰呢?也许我会相信。”

    齐远一愣,马上哈哈大笑,“能找到这里来的,必定跟齐峰有着很深的渊源,冒充根本没有用的。”

    “可是你没想到,我只是代人前来,而且我对齐峰一无所知,”钟扬显得很轻松,“很抱歉,我身上没有你要的东西。”

    “这可由不得你,就算东西不在你身上,你今天也要留下。”齐远冷笑着拍了拍手,从里间钻出来四个身材魁梧的大汉。

    钟扬毫无惊惧,在他进入这个屋子之前,他就已经察觉到了这些人的气息。

    四个大汉一齐上前想要来拧住钟扬的胳膊,钟扬早就运起了玄力,不闪不躲,把自己当成了一件人形武器迎上四人的拳头,巨大的冲击力把四个大汉撞开,玄力透过他们的身体直接把人震晕了过去。

    “哟?没看出来还是个内家高手?”齐远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之色,双拳齐出,一上一下分别袭向钟扬的头部和腹部。

    钟扬稍稍扭头躲开上路拳,腹部却是往后一缩,利用玄力卸掉拳势,双手抓住他的手,用力一绞,齐远顿时吃不住剧痛,立刻摔出去好几步,顺手抄起一把椅子往钟扬脑袋就砸,被钟扬一把抓住椅脚,玄力透过椅子直接侵入齐远的身体,针扎一般的刺痛瞬间使他失去了抵抗力。

    钟扬猱身而上,拿膝盖抵住他的身体,“齐峰在哪里?”

    齐远阴骘地笑着,“我也不怕告诉你,他被关在一个他永远都无法出来的地方,这辈子都别想了。你要找他,可以去那里找,哈哈!”

    “你是他的堂弟,你居然出卖了他!我真为你的行为感到耻辱!”钟扬冷冷地望着他,手指点在他额头,一股钻心般的疼痛令他感到炸裂般,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齐远被激起了凶性,“齐峰就是个傻子、呆子!他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恰恰相反,我什么都知道!所谓的‘使命’,所谓的‘国士’,就是我们一代代人守着这个荒谬的规矩,甘于庸碌一生?士农工商僧道俗,全是扯淡!我齐远就是不服,我不做国士,我就要做我自己,谁挡着我,我就灭了谁!你别得意,当你真正被这个使命束缚的时候,你就会跟我一样!哈哈!你看着吧!有种杀了我,不然这个仇我早晚要报!”

    钟扬渐渐松开了手和膝盖,冷漠地望着齐远,眼神中带着怜悯,“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产生了变化,我可以想象你之前一直跟齐峰共同进退的,我可以告诉你,我只是我,如果‘使命’如你所说的荒谬和不堪,我就根本不屑一顾,而如果我觉得这个‘使命’有足够重大的意义,我会向齐峰一样选择。你已经背弃了,其实你背叛的是自己,好自为之吧。”

    齐远呆呆地望着钟扬转身离去,这个外貌看上去有五十岁的人却莫名让他感觉到格外的年轻,他知道是向南天派他联络齐峰的,向南天是“商”,齐峰是“俗”,按照国士组织的规矩,所属七大派系之间的协作必须通过信物来达成,因此他想守株待兔,他觊觎着向南天的黄玉扳指,意味着无限财富的信物。可是他失手了,他根本不会想到向南天派来的人能如此轻松地把自己的人全部放倒,甚至连任何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钟扬匆匆走出小城隍庙,冲对面的茶楼示意撤离。

    冬梅马上绕路出来与钟扬汇合,“发生了什么情况?”

    钟扬眉头紧皱,“我们马上返回省城,立刻就走。”

    向南天没想到钟扬连夜赶回,立刻把他叫到了书房,只有他和钟扬两人,连秦雅都没有资格进来。

    “怎么这么快回来了?难道没有见到齐峰?”向南天已经意识到了情况的复杂。

    “齐峰出事了。”钟扬把见到齐远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而且结合自己的推测,又着重强调了三点,“第一,齐远是受人引诱出卖了齐峰,但是我感觉他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结果,或者受制于人在奚州设局,目的是要拿到你的信物。第二,你跟我说过的国士和使命已经不是秘密,但是我不认为突破口只有齐远一个人,所以我想了解更多,从你口中获得的信息和将来从别人口中得来的信息意义不一样。第三,我不知道你找齐峰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如何帮助你,但是我能确定,你目前已经缺失了你计划中的关键一环,所以我都觉得你的对手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其实我们从别墅出来就被人一直跟踪到高速,这很能说明问题。谁可信赖?谁不可信?我说了不算。”

    向南天的脸色很难看,他知道钟扬很聪明而且老于世故,他不愿意接受现实,但是又不得不去面对。

    “还有,我出于私人感情,我还是很愿意帮助你的。”钟扬尽量宽慰着他,“你应该是时候转变思路了,你的对手对你太了解了,而你还是保持着一贯的风格,这样对你太不利了,继续下去只能缴械投降。”

    “你说我该怎么办?”向南天脱口而问,却发现自己问得太可笑了,尴尬了一会,却仍没有对钟扬全盘托出的想法,或许他有他的坚守,或者认为时机不到。

    “这个任务很遗憾,我没有帮到你什么忙。”钟扬起身告辞。

    向南天没有挽留,陷入了沉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