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七十九章到来
    “婚事?”王其信转头看着王海峰。

    王海峰心知老人装傻,却硬着头皮回答,“爸,您忘记了吗?我早就跟您说过的。”

    王其信重重地哼了一声,语气较为严厉地说道,“我只想知道,馨宁丫头为什么离家三年?在这三年里,她都经历了什么?你们谁能告诉我?”

    刘济昌不徐不疾地回答道,“馨宁去了南中省九河市下坝口村做支教,下坝口是一个偏远山村,全村一共67户286人。馨宁所在的下坝口小学除了校长和教导主任,只有3名支教老师,馨宁是其中之一。下坝口民风彪悍但很热情,村长的微信极高,村里人对馨宁一直非常和善,但是毕竟贫穷落后,馨宁的生活很清苦。”

    王馨宁感觉很不舒服,她没想到刘家对下坝口的情况这么熟悉,她看了刘济昌一眼,刘济昌微一点头致意,又继续说道,“虽然我知道馨宁可能对这个婚约有她自己的想法,但是我们毕竟从小熟识,她去山区支教的行为令我非常感动,所以我对她在那里的生活也很关心。”

    刘济昌的话说得很圆滑,可谓滴水不漏,但是在王馨宁听来,总觉得有几分虚伪,但是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她选择沉默。

    王其信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脸色稍霁,“如此说来,济昌你有心了。”

    刘济昌忙道,“这都是我应该的,只是馨宁现在都回来了,我还没有去过那个山村,很是遗憾。”

    “谁说我回来了?我还是下坝口小学的老师,我自然还要去的。”王馨宁实在有些忍不住,还想说什么,被身边的苏静文轻轻拍了拍手,这才作罢。

    王其信看了看时间,问道,“还有一位小客人什么时候到?”

    “我刚发了短信,应该快到了。”王馨宁觉得厅里很闷,想去门口等钟扬,苏静文没有阻拦,连王其信都没说什么。

    刘家父子都觉得有些诧异,王海峰更是一头雾水,却不敢开口。

    钟扬和秦雅到了,王馨宁正好到了门口,其实王林安排了佣人张妈做引导。

    “你终于来了。”王馨宁很热情地挽着钟扬,“就等你们了。”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想总不能空着手上门吧?我猜你家老爷子是大儒商,想必喜好古玩字画,这不,淘换了一件山水画,所以来晚了。”钟扬笑着扬了扬手中的画卷。

    “咦?你还真是有心了,爷爷喜欢收藏,不过他的眼光极高,你临时淘换来的东西……”王馨宁见画卷的卷轴木纹清晰古朴,装裱的绫绢略显粗糙不像现代工艺,不由得好奇地问道,“这个画不像是做旧的,你花了不少钱吧?你哪来这么多钱?”

    秦雅笑了,“钟扬都自己开了国医馆,凭他的医术,钱这个东西真不算什么,都别在门口呆着了,先见老爷子要紧。我真想见识这个画到底有什么玄机。”

    钟扬和秦雅跟着王馨宁进去,王馨宁临跨门的时候才松开了钟扬的胳膊,介绍道,“爷爷,我的朋友来了,他叫钟扬。”

    钟扬神色一肃,略整衣衫,按儒家的习惯给王其信做了一个揖,动作非常标准,只是没有宽大的衣袖,略显单薄,“晚辈钟扬,见过老爷子。”

    向南天之前提醒过钟扬,王家的事情总要有个了断,迟早得见王家的长辈,尤其是王其信极为清高,非常重礼守信,所以见面时少不得遵守一些繁文缛节。

    第一印象极为重要,秦雅在路上就跟钟扬商量过,王馨宁这么重视这次见面,很可能刘家的人也来了,事情牵涉到刘家,钟扬就必须谨慎对待,因为他了解向南天和刘希成的关系,他不想轻易地让王家站到刘家这一边,他就是要搅局。

    王其信望着钟扬,被钟扬罕见的国风深深吸引了,相比英俊的外表,他更在意的是钟扬身上有一股深邃而神秘的气质,这种气质出现在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身上,令他讶异不已。王其信哈哈大笑,“早就听静文和馨宁提到你,对你赞不绝口,今日总算是见面了,果然卓尔不群。”

    众人闻言,神情各异。老爷子没有用俗套的仪表堂堂来形容,而是用上了卓尔不群这样的评价,“卓尔”二字竟是隐隐把钟扬和刘济昌做了一个对比,高下立判!

    刘济昌哪怕修养再好、再有城府,毕竟是年轻人,心里不服却不敢显露在脸上。

    钟扬连忙谦逊一番,又介绍了秦雅,拿出了画卷,“这次来得仓促,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礼物,听馨宁姐说起过老爷子酷爱收藏,凑巧前几日偶得一幅比较古怪的山水画,今天带来给您老品鉴一下,以博一笑。”

    “哦?”王其信显然对钟扬的印象极好,笑着问,“书画一道,我还是有些发言权的,不知这画有什么古怪?”

    钟扬搬过一张方几,把画卷摆放整齐,慢慢开卷,神情一丝不苟。倒不是他故弄玄虚,只是这画卷用内力而作,他是发自内心真正的尊重,但是在其他人眼中却不是这么回事,刘济昌就轻轻地哼了一声。

    钟扬笑着对王其信说道,“这幅画是老物件,卷轴很沉,装裱考究,笔力苍劲,唯独一点,没有落款,因此不知此物出处,实在可惜。”

    在座的都是出身大家族,一般的字画玉器之类的都有涉猎,钟扬一个山里出来的穷小子竟然拿了一幅没有落款的山水画来,实在有些令人哭笑不得,却见王其信像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众人都没发表自己的看法,暗自腹诽不已。

    刘济昌笑了,“没想到钟扬小兄弟眼光独特,另辟蹊径,没准以后还真能让你捡到漏呢。”

    他的话充满了讽刺意味,火药味也很浓,听得刘敬熙不禁皱眉,这个事情原本就等着钟扬出丑,可是刘济昌一插嘴,就摘不出来了,万一钟扬的画真的有些来历,那么刘济昌在王其信心中必定大大减分,少不得就是心胸狭窄不能容物,变数很可能就这么在不经意间产生了。

    钟扬满不在乎,把整幅画卷全部铺开之后,就站在一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