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八十章知一堂
    “嗯?”王其信的目光落在画卷上就再难挪开,拄着拐杖站了起来,颤巍巍走近画卷,心里似乎起了不小的波澜。

    王海峰很诧异,他这才认真地观赏起画卷,其他人的目光也或多或少有了变化,此时的刘济昌有些不知所措。

    “好笔力!好意境!好功夫!”王其信一口气连道出三个好来,听得钟扬下意识仔细打量老人,奇怪的是他没有感受到老人身上的力量波动,显然他不习武。

    “这是一幅道家的五峰图,”王其信对众人解释道,“五峰分别对应金木水火土五行,取相生相克之意,金峰挺拔、火峰狂野、木风内秀于中、土峰取法自然,真是上乘的佳作!”

    “咦,爷爷,那不是只有四峰吗?怎么是五峰呢?”王馨宁忙问。

    “这个就是此画作者的意境高明之处,你们看,四峰之间由水相连,水之流态蜿蜒从上到下只有一道主笔,这一笔就是点睛之笔,浑然一体一气呵成!妙啊!”

    听老人这么一点评,几人都有了些感觉,纷纷赞叹。

    仅仅从表象上,钟扬这幅画已经完全过关了,秦雅暗自松了口气,算是有了个开门红。

    哪料钟扬却问道,“老爷子,您老见多识广,这画到底是何来历?”

    王其信一愣,还真被问倒了,看看周围几位都不像有什么线索的样子,老脸憋得通红也无济于事,索性很光棍地说道,“确实是好物件,而且起码是晚清甚至之前的东西,不是寻常人家作画,必定大有来历,不过从画风来看,应该是道家修士,而且作画是在壮年之后,画卷中偶有几处峥嵘,可谓壮心犹在,可惜我似乎找不出可以考证的人物。”

    也不知怎么了,从钟扬进来之后,刘济昌屡屡针对发难,然而他选择的时机和捕捉的重点却值得商榷,与一贯的沉稳极不相称,此时又道,“老爷子一席话令我们茅塞顿开,画是好画,只是可惜没有落款难以考证,你一再追问出处,用意何在?”

    钟扬笑着摇头,因为刘济昌的话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引起了反感,就连王海峰的眼神中都有了异样,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刘敬熙见势不妙,忙打起了圆场,“老爷子,济昌的意思只是想听听这位钟扬小兄弟有什么见解。”

    钟扬此行出奇的顺利,已经收到了预期的效果,也不再卖关子,一指画卷右上角留白的部分说道,“老爷子,请看这里,您觉得以作画人的造诣,留白部分会不会略多了一些?”

    王其信点头,“其实我也觉得留白是多了些,我一直觉得这里似乎有些缺失,也许题诗再加落款比较合适,可是我也找不出画卷损坏后补的痕迹。”

    “我不会作画,所以我冒昧问一个很外行的问题,如果在纸上用清水作画,水干之后,对纸张有没有影响?”

    “清水?这个肯定有影响的,宣纸的质地越好,作画者就越珍惜,轻易连半点水渍都不会沾染,你是说故意为之,那为什么呢?即便如你所说,用清水作画,干了之后痕迹消失……”王其信说着,不自觉地在留白处仔细查看,竟还真发现纸质似乎有些微不可察的皱痕。

    刘敬熙怕刘济昌再说错话,抢先问道,“就算是清水作画,就算有残痕,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还能还原?”

    钟扬颇有深意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刘济昌,“我有一个大胆的推测,这个画应该另有玄机,所幸玄机是在留白的部位,即便我尝试失败,也不影响目前的画卷。”

    刘济昌轻哼一声,“只怕有些人早就预谋好的,这是你的画,你把这玩意早研究透了,现在来玩这么一出鬼把戏。”

    钟扬哈哈大笑,“老爷子,有个事情我要先跟您道歉,我刚才撒了个小谎,我本来打算马上回长宜了,临时来拜访您老,实在没有准备,这不,中午刚去的古玩市场买的画,至于我一开始说前几天,是不想让您觉得我太轻率了。雅姐,你把下午买画的凭证给这位先生看看。”

    秦雅立刻把购买凭证拿了出来,轻笑道,“新鲜出炉还热着呢,上面写得字墨水怕还没干。”

    刘济昌悻悻而退。

    王其信只关心恢复画卷的事情,疑惑地问道,“你有什么办法?需要我们准备什么东西吗?”

    “先别急,答案就在画卷里。”钟扬一摆手,“作画者是一位内力深厚的武者,恰好我也修炼过一种比较独特的内家功法,勉强可以辨认出他在作画时运用了内力,从画卷上每一笔的运力方向来看,几乎都指向同一个地方,那就是留白的方向。我怀疑,他在留白部分还隐藏了什么,可能是画的一部分,也可能是落款。同理,如果他用清水作画仍使用内力的话,是完全能力透纸背,至于他的内力能使纸张发生什么样的效果,我也不好判断,但是从画卷的反面看起来,线索应该更清晰一些。”

    说着,钟扬把画卷拎起,悬在手中,装裱绫绢的映衬被光线透过,从反面看去,确实有一些比较明显的淡痕,依稀像有图案有字迹,看不真切。

    王其信倍感好奇,“居然有这么神奇的事情!?我活了这把岁数,终于可以大开眼界了,钟扬啊,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取一盆清水来,用羊毫笔均匀打湿画卷留白的部位,先看看效果。”

    王其信马上吩咐下去,王馨宁见猎心喜,“这个事情交给我来。”

    说着,王馨宁按照钟扬的指点,蘸了一些水,在画面上轻轻打湿,一遍再一遍,画面如同胶片显影一般慢慢地有了一些变化。钟扬同时暗暗运转紫霄玄功,竭尽全力把残留在画卷中的内力痕迹捕捉清楚,又指挥王馨宁循着大致的运笔轨迹重点湿润,两人的配合非常默契,很快就还原了留白部分的内容,果然与王其信判断的差不多,题了一句诗,落款写着“知一堂勋臣”的字样,印章却是没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